关注前请点开这里,谢谢!

北原(2017.1—),非著名挖坑运动员,墙上劈叉艺术体操爱好者,九艘跳爱好者,杂食动物。

我曾经想成为正义的伙伴,后来发现,果然还是成为爱的战士更快乐。

刀剑乱舞/FGO等

墙头众多,随缘更新

欢迎各种安利

更新时间不定。

© 未见殊途
Powered by LOFTER

爱尔兰与红宝石

(翻出来很多年前记录的一个梦,在这里存个档)

1

米白色的床帏隔断视线,日光熹微,四周弥漫着花的香气。从床上醒来的时候,我仿佛坠入另一个梦境。

这是我来到这里的第二天。还没有见到他,也没有人询问我的身份。

准备好的说辞失去用武之地,半分失望半分庆幸。

被婉转的提示后我学会使用红茶清洁牙齿,但繁琐的服装依然让我吃尽苦头。握刀的右臂比左边粗壮一些,包裹在严严实实的袖口中很不舒服。

当我停留在镜子前苦恼时,门被轻轻叩响,管家的声音传进来。

“爱尔兰小姐,您起来了吗?”

我吓了一跳,拉开门。

管家和昨天看起来没什么变化,他说。

“老爷请您去用餐。”

虽然预想到今天能见到他,却没想...

【鬼灭之刃】鬼杀队下级队士三途川见闻(完)

ooc预警 私设预警

鳄鱼老师您好狠

我不管我要自我治愈

 

*

我本是鬼杀队一介无名小卒,人生最辉煌的时刻在蜘蛛山,最悲惨的时刻亦如是。死亡瞬间来的太快,弗待回神已然身殒,与诸位同僚叠成一团落在三途川。

欸。

反正我生若鸿毛死得其所,事到如今再思考人生的意义,这件事本身也不存在任何意义了吧。

于是我留在这里,找了份工作。

*

您没有听错,我说我找了份工作。

*

三途川这地方具体长什么模样得分人。

在我看来只是普通的旷野,也听说有人看见的是花香满地、或白雪纷飞的景象。佛云,诸法从心而起,与心作相,大抵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但我不懂,也懒得追究。只知...

如果你讨厌一个人就从鬼灭里随机挑一对骨科安利给他吧。


【刀剑乱舞】界限波动之时~the case of 二重身(其五)

ooc私设预警

前方高能预警

压切长谷部x女审神者

架空世界观,具体设定请走文末主页

 

7

就算变得能够做到什么,也并不意味着成长,因为生长与成长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随着时间延续自然而然就能做到的事情,没什么可自傲的。

这些道理我早就明白,接受起来也确实痛苦。

幼时认定只要心怀正义就无所不能,凭借一腔热血做出的选择却不一定正确。就像现在,若是听从长谷部的建议暂时撤离这个房间,是不是他的战斗就会更轻松一点?

“请您注视着我。”可是他这么对我说。

于是我甩甩脑袋,把注意力重新放回他身上。

只见长谷部向地面借力,瞬间爆发出远超普通人的跳跃力,于狭小空间内迅速转身。同...

all alone with you

情感会被稀释,在重复的日常中趋于平稳。立香·阿其曼时常会想,奇迹发生那刻爆发的喜悦也是如此,最终被时间化作名为安心的细水长流。

与罗马尼阿其曼结婚已有十年。

时间神殿众人认为的最后一面,不久之后颠覆。追上潜航车的盖提亚留下一句“再不相欠”后便在那副躯壳的意识深处沉沉睡去。

而用兽的理性作为代价换回的男人有些尴尬的笑着,“我回来了”四个字如有千斤,说的艰难。

之后一切顺理成章。

迦勒底时就互生情愫的两人终于结为连理。她开始学习医术,穿上恋慕之人同款的白色大衣。

可就算把戒指藏在手套下,身上侵染的甜蜜香气亦会把两人的关系挑明。

坦...

call me by your name

她拥有温暖的发色,藏在手套下的手指戴着形状简单的戒指。口袋里塞着记录本,半长发随手拢成一束,穿着白大衣从走廊匆匆路过空气都染上草莓的甜香。

人并不总是突然发生改变的。细枝末节往往缓慢融化,逐渐和日常纠缠不清。意识到自己与从前不同的时候,她已经被人称作阿其曼医生了。

 

 

折腾了半天敏感词竟然是歌词(哭笑不得)老福特你倒是告诉我歌有什么不对吗!明明很好听!

这是上一篇罗曼咕哒的灵感来源。

歌词里写到的风景,想和医生一起看一看。

可惜做不到了。

【FGO】罗玛尼·阿其曼与死神代理人的三次相遇与别离(一发完结)

ooc预警

私设预警

隐藏罗曼咕哒子

实际上....算了不剧透了

 

***

罗玛尼·阿其曼作为人类短暂的一生曾与死/神的代理人有过三次相遇。

与民间流传的故事完全不同,罗曼在惊异之余想到,人们把死亡摆渡者比作黑色巨犬果然是无根据的妄想。眼前的这位非但与犬类扯不上关系,硬要用动物来做比喻的话,更像是关在阿尼姆斯菲亚本家地下室的奇珍异兽,平静的外表下压抑无数爆发的可能性。

她看上去顶多二十出头,眼睛里透着虚无,仿佛这世间已然不存在令她在意的事物一般。

罗玛尼有些自恋的想,也只有把视线投向自己的时候,她的表情才会有些微的变化。

也许是对将死之人的怜悯?或...

“四星任选我想请兰斯洛特卿回迦。”
“嗯?当初您不是这么说的,难道您不想要我二宝吗?”
“我改变主意了,学妹和我都需要一个新爹。”
“给您一个机会重新说。”
“……你和我需要一个证婚人。”
“成交。” ​

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