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见殊途-开学式神隐中

填坑的速度比不上脑洞的速度。

轻度社障,但希望能和你好好相处。

杂食。

【刀剑乱舞】破碎的星辰(4)

ooc预警

基本上是无cp向的正剧

此篇为敌婶婶系列的过去篇

尚未阅读正文系列应该不影响阅读吧....大概。

正文走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敬业之燃烧的本能寺【上】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友善之阿津贺志山异闻(一)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和谐之秘宝之里(一)

【刀剑乱舞】震惊!今天的敌审竟然如此少女(一)

阅读顺序:敬业 → 友善→和谐→少女


【7】

庆应三年11月15日晚,天异常的冷,不知是不是溯行军打破这个时空位点的关系。

坂本龙马如史书记载出了门,我和山姥切跟在他后面,随时准备除去想要改变历史的敌人。如果我们有更多的战斗力...

被屏蔽了一波旧文。之后找时间补档。

【刀剑乱舞】破碎的星辰(3)

ooc预警

基本上是无cp向的正剧

此篇为敌婶婶系列的过去篇

尚未阅读正文系列应该不影响阅读吧....大概。

正文走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敬业之燃烧的本能寺【上】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友善之阿津贺志山异闻(一)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和谐之秘宝之里(一)

【刀剑乱舞】震惊!今天的敌审竟然如此少女(一)

阅读顺序:敬业 → 友善→和谐→少女


【5】

食人俸禄,忠人之事,为报坂本龙马一宿一饭之恩,天亮之后我硬着头皮跟着他前往京都近郊的疫情区。

“大概是十天前出现的大面积风寒,”坂本龙马说,“今年的寒气来的格外的早。老人和孩子是最...

【刀剑乱舞】破碎的星辰(2)

ooc预警

基本上是无cp向的正剧

此篇为敌婶婶系列的过去篇

尚未阅读正文系列应该不影响阅读吧....大概。

正文走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敬业之燃烧的本能寺【上】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友善之阿津贺志山异闻(一)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和谐之秘宝之里(一)

【刀剑乱舞】震惊!今天的敌审竟然如此少女(一)

阅读顺序:敬业 → 友善→和谐→少女


【3】

“你还好吗?”

山姥切扶住我,贴心的帮我擦掉脸上溅到的血迹,不争气的我还陷在刚刚斩杀敌人的场景中。身体仍不可控的颤抖。

“这就是战争,我们的命运。”山姥切说,“如果你接受不了,就...

【刀剑乱舞】破碎的星辰(1)

ooc预警

基本上是无cp向的正剧

此篇为敌婶婶系列的过去篇

尚未阅读正文系列应该不影响阅读吧....大概。

正文走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敬业之燃烧的本能寺【上】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友善之阿津贺志山异闻(一)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和谐之秘宝之里(一)

【刀剑乱舞】震惊!今天的敌审竟然如此少女(一)

阅读顺序:敬业 → 友善→和谐→少女


【1】

“真的不能再通融一下了?”我偷偷指了指身后的那位付丧神,“您也看见了,我跟他相性不好,以后在一起工作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多尴尬啊。”

狐之助没有回答我,它摇了摇尾巴。若换成人类,这个...

刀剑男士不出阵的时候都在干些什么?(番外篇)(11)完结

全员向 

ooc预警

女性审神者

认真您就输了


其 番外  长发王子与白马公主(11)


简短的军事会议后我做出了决定。

“请问您要进来了吗?”洋屋的门完全打开到可以看见内部装修的程度,里面的灯盏也依次亮起,“现在进来可以给您B套餐的五折优惠。”

“嗯?爷爷我进去的时候没有听说这个呢。”三日月说,“B套餐为何物?”

“所谓B套餐就是本公司新推出的‘dokidoki’心跳骤停企划的新产品,”被关注的电子音突然来了兴致,竟事无巨细的介绍起来,“包括女性幽灵买一送一,无痛就死,和血液湿身spa等服务,收费仅仅三条灵魂,很划算不是吗?”...

刀剑男士不出阵的时候都在干些什么?(番外篇)(10)

全员向 

ooc预警

女性审神者

认真您就输了


其 番外  长发王子与白马公主(10)


吟游诗人。

既然挂上诗人两个字应该就是那种特别风雅出口成章的文化人吧,先说明白我不是怀疑平安老刃的文化储备,只是好奇被冠上吟游诗人头衔的三日月宗近有什么属性加成罢了。

右手边的歌仙兼定偷偷瞥过来,看来好奇的人不只有我一人。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

三日月盘膝而坐,从腰间的牛皮袋里抽出一把和他如今风格完全不搭配的和扇咻的声展开,一滴露水恰从他头顶的树叶上滴落,扇上绘着的枫叶荻花被露水打湿,红色颜料晕成一片,就像那荻花本就是红色一样。

“...

刀剑男士不出阵的时候都在干些什么?(番外篇)(9)

全员向 

ooc预警

女性审神者

认真您就输了

其 番外  长发王子与白马公主(9)


龙之谷,字面意思是龙所居住的山谷。自渡河后我就一直注意周围的地形,只要找到山谷就说明我们到达了目的地。我早该想到这个异世界的造物主根本不会按常理出牌, 这次又被他坑了个正着。

“药研,你看看我....”

“大将,你的眼睛没问题,也没发烧,更没有中幻术。”药研抢答道,“这里就是你想的那个地方。”

我们现在正站在一座破败的洋房前。

没错,洋房,就是那种百分之八十的冒险RPG里都会出现的废弃洋馆。要说它有什么特别之处,大概就只剩下洋馆名牌上歪歪...

我仔细想了想为什么极短和极胁的时候我没有现在这种感觉。

大概是因为他们年龄合法外表太小吧。

但是极打不一样。

极打可以【屏蔽词】啊!他们可以【屏蔽词】啊!

扶我起来,我还能为极打打call一百年。

另外,诸君,我爱虎哥的菊花。(各种意义上。)

1 2 3 4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