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见殊途-开学式神隐中

填坑的速度比不上脑洞的速度。

轻度社障,希望能和你好好相处。

微博ID @音羽殊途

杂食。

【刀剑乱舞】刀剑男士不出阵的时候都在干些什么?(7)

全员向 

ooc预警

女性审神者

认真您就输了

 

其七 假如我英年早逝

本丸生存守则第三十一条:永远不要妄想与鹤丸恶作剧。

窗户是开着的。

躺在床上也能看见外面的风景,不过那风景也没什么好看的就是了。与春之生机相对,秋天本丸自身的颜色几乎退化为零,就连隐藏在秋草中的虫鸣也断断续续时有时无。院落中央的树正对我窗口的枝上更是只剩下一片枯黄的树叶,就像此时的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凋零。

自古逢秋悲寂寥。

咳咳。

“药研,扶我起来。”

坐在我床边的药研藤四郎放下手里的书,他伸出的手还没拉住我的,只见窗外一阵光闪过,刺骨的风就卷了进来。

随着风,那片枯叶终于从树上脱落,飘进我的房间,啪的一声打在我脸上。

窗外的景色转瞬间已从仲秋幻化为沉冬。我从床上弹起窜到窗口往外看,鹤丸站在下面笑容满面。他看见我,扬了扬手里的景趣转换遥控器。

“主上,这个借我玩两天成不?”

我把树叶从脸上揭下来恨恨的丢出去,一口气堵在胸口,熟悉的眩晕感又涌上来,我感觉自己倒进了一个厚实的怀抱,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前情提要专用分割线---------------------------------------

我从来不是什么钻牛角尖的人,就算有什么天大的不愉快也是一顿火锅就能解决的事,如果不行,那就两顿。

但问题就出在火锅上。

远征平安时代的鹤丸带回了看上去很鲜美的蘑菇(实际上确实鲜美),不知他哪来的自信竟认为那东西能吃,并在当晚的厨当番中积极将理论付诸于实践。

作为全场唯一一个人类,我成为了毒蘑菇的受害者。早知如此我就该把远征归来的鹤丸国永关在本丸门外,打死也不让他进门。

好在吃了毒蘑菇并没有什么不适,只是产生了一些幻觉,比如药研藤四郎现在在我眼里是大太刀,一期一振的头发变成酷炫的亮紫色等等。对正常的生活虽没有影响,但在蘑菇的毒性消退之前,我都不敢往粟田口屋敷那边走,肌肉版药研还好,晃眼如舞厅的一期一振造成的精神刺激之大实在...无法描述。

“鹤丸老爷带回来的蘑菇检测结果已经出来了。”药研手里的纸张被翻动的哗哗响,“具体是什么品种没有记载,但是从现世现存的真菌类检索表中找到了同属的种类。”

他停顿了一下接着说,“这种现在已经灭绝的蘑菇有强烈的致幻性,其他毒性暂不得而知。”

“主的身体会有什么问题吗?我们要怎么做?”我听见长谷部问。

药研没有回答,周围陷入沉默。就算不睁眼也能猜到我家的刀剑男士们脸色有多难看。他们还不知道我恢复了意识,一个个围在我床边用凝重的眼神盯着我,若这视线能具象化,我身上恐怕要被烫出洞来。

嗯?

药研刚刚说,蘑菇的效果不明?

我突然产生一个大胆的想法。

--------------------------------回忆结束分割线---------------------

远征的,出阵的,内番的都暂停了他们的工作,我的房间因为挤满了刀剑男士显得狭窄起来。

“咳咳。”我捂住嘴,事先准备好的血包被我捏碎染红了被角。

小今剑看见血红的一片哇的一声扑过来,把脑袋埋在我胸口,顺手把血包的残骸藏进自己的衣襟。不愧是我选中的帮手,今剑的眼角充满泪水,悲切之情呼之欲出。

“莫哭,今剑。真是抱歉,明明说好要陪你一直到最后的...咳咳。”

我想起被鹤丸偷吃的点心,凄然的情绪立刻酝酿满格。大概从不知情的刀剑男士眼里看,我随时就会撒手人寰吧。

“主人!”今剑的声音拔高一个八度,“若您去往那紫云之上,我定随您而去!”

“不!今剑,你们要好好的。”我以纸巾掩面遮住颤动的嘴角,“代替我...活下去。”

我和今剑一唱一和演的欢快,和周围刀剑男士们的低气压成鲜明对比。我偷偷去看鹤丸的表情,果然和我想象的相差不多。若要形容,就是那种惊吓过度不知所措的表情。

此时不整他更待何时!

“鹤丸。”

我向他伸出手。

鹤丸愣了一下,慢慢踱到我身边握住我的手。

“这个留给你。”我把景趣转换遥控器塞进他手里,顺便扭出一个无力的笑容,“春樱,秋枫,冬雪,夏萤。以后的风景,就由你接替我看下去吧。”

“主上?”鹤丸微微歪着头,似乎没有理解我的意思。

按照剧本,这个时机正是我‘断气’的好机会,如果这里有摄像机,最好是能给我的手一个特写,用垂下的手来代表生命的流逝。啧啧,真是既狗血又实用的套路啊。

然而鹤丸并没有给我这个机会。

握着我的鹤丸的手加大了力量,“难道主上你想从我身边逃走吗?”

啥?

鹤丸你说什么?

这个时候不是应该你被吓哭然后我跳起来喊“surprise!”吗?

导演这剧本不对啊!

今剑见情势不对想要回到我身边,却被岩融抱离。正巧一阵风吹散烛火,房间暗下来,周围的刀剑男士们低着头脸上一片阴影。

这满满的灵异片既视感是怎么回事?难道毒蘑菇的致幻效果还没有退去吗?

“主上。”鹤丸的声音出现在我右耳边。

不对,他刚刚明明在我左边的。我猛地回头,正对上一双血红的眸子。

鹤丸国永,不,如果他还能被称作鹤丸国永的话。

黑发红瞳,取代洁白羽织的是漆黑的硬甲,面前的付丧神绝对不是正常状态下的鹤丸。

“比起去紫云之巅,不如和我一起前往隐世。”‘鹤丸’的眼睛充满侵略性,他俯下身体在我耳边说,“来吧,告诉我你的名字。”

救救救救命!

我掀开被褥几步冲向门口,长谷部突然出现堵住我了的去路。

“主,你要去哪里?”他抬起头,脸颊上隐约出现黑色的纹路。

这是怎么回事?全员暗堕?天地良心啊除了这次玩笑开大了些,我可没做能导致大家暗堕的事啊!

就在我以为这次铁定要英勇就义的时候门被拉开,石切丸出现在长谷部身后,他肩上有月光洒落,宛如神明降世。

“你们在做什么?”

石切丸声线平稳,在危急关头特别让人安心。我本想小鸟依人般扑进他怀里,却用力过猛撞得他向后踉跄两步。这下小鸟算不上,鸵鸟倒是模仿的惟妙惟肖。

... ...

意料之外。

并没有剑拔弩张的场景,有的只是鹤丸国永笑的快背过气的声音,我闻声回头,满屋子的刀剑男士笑成一团好不热闹。

“哈哈哈,主上,这个惊吓如何?”

鹤丸把玩着黑色假发说。


评论(21)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