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见殊途-开学式神隐中

填坑的速度比不上脑洞的速度。

轻度社障,希望能和你好好相处。

微博ID @音羽殊途

杂食。

【刀剑乱舞】救命!我变成狐之助了!(上)

前方高能预警

本文有毒     不要相信题目系列  短篇两发完结

主cp:刀匠♂x狐之助♀

副cp:一期一振x女审神者

非腐向  请注意避雷

并不是报复社会的产物,其实这是为了表扬我家刀匠锻出太爷爷的奖励

really?go!


下篇走:【刀剑乱舞】救命!我变成狐之助了!(下)完结

番外:その前に  

           あの時 

          未来ヘ

【1】

梅雨季雨过初晴,政府大楼前,有一赤发青年盘膝席地而坐。虽说已经进入机械自动化清洁的时代,在刚下过雨的路面上还是难免积存些泥泞。青年似乎毫不在意路人看他的眼光,施施然坐在泥水里,再加上他身边围绕着种类不一的动物听他说话,颇有些仙人下凡讲论大道的意味。

很遗憾,只有青年自己是这么认为的,反正在我眼里他脑子绝对有点问题。

围绕在青年身边的也并不是什么普通动物,只是当局用现代科技捏造出来的动物形态的“式神”罢了。

“你们都明白了吗?我可没有闲心再给你们复述第二遍。”赤发青年不耐烦的用手指梳理耳侧的垂发,“啊,真麻烦,为什么要我来做指令导入。”

“这是您的责任。”莺型的“式神”停在青年肩头,“明白指令后就请各司其职,现在解散。”

那绿色的小鸟话音刚落,我身边的各式各样的动物就纷纷开启传送结界离开了这里。我还没来得及开口,对面的一人一鸟就齐刷刷的把视线投过来,仿佛看着一个智障。

“那边的狐之助,你脑壳坏掉了吗?”赤发青年说。

这句话我要完完整整的回敬给你啊!

 

【2】

“我不是狐之助。”放慢语速又重复一遍的我感觉心好累。

“时空管理部门的电话是多少?”赤发青年完全没有听人讲话的意思,“啊麻烦死了时政局那边的老古董们总是弄些有故障的东西出来。”

“正在为您拨通时空管理部,请稍后....”

青年肩膀上的那只莺眼神突然犀利起来,嘴里念叨着什么来模仿电话接通的忙音,蠢极了。

没想到那只莺型式神还真有电话的功能,青年偏过头和“电话”那头的人说了几句,脸色渐渐变得难看起来。

“你说你不是狐之助?”

挂断电话,那一人一鸟终于肯认真听我说话了。不过他们和刚才没什么大的区别,仍是直勾勾的盯着我看,就像要从我这张毛茸茸的脸上看出什么表情似得。

“我不是狐之助,”第数不清几次的重复了这句话,我用短的令人难过的右前腿指了指自己。“我是个普通人,接受时政局的聘用来做审神者的。不知道出了什么岔子,在灵力测定的时候变成了这个样子。”

“所以你们有办法解决吗?”

青年和那只鸟愣住了。我倒是不介意。我已经等他给那么多动物式神做完了全程指导,不差这点耐心再等他们一会儿,毕竟突然听说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人都是很难接受的嘛。

 

最重要的是时政局的上层告诉我,这里能解决这个问题的只有我面前这个赤发青年。他看上去没什么特别,干的也是基础的式神指令输入的工作,却是本区域最有前途的公务员。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真可悲啊真可悲。

 

 【3】

“十分抱歉!”

你见过土下座吗?就是那种五体投地恭恭敬敬的姿势,多用于谢罪。

人的土下座倒是不难见到,但是鸟的土下座就很稀奇了。

一人一鸟向我,一只狐之助,谢罪的场景更是闻所未闻。如果这个时候有哪个路人看见这一幕拍下来,明天我们铁定上头条。

“请...请起?”我往前走了几步,“你们这个反应我觉得自己没救了。”

青年甩着他那一头飘逸的红发抬起头,“别小看我,不过是修正一个小错误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哼。”

青年语气之倨傲,仿佛现在土下座的人不是他一样。

“把铃铛交给我。”

我习惯性的抬起“右手”,想把脖子上的铃铛解下来。我忘记了这具身体根本不存在什么手指,狐狸爪子拨弄了一下铃铛,根本没办法碰到后颈上的暗扣。倒是这铃铛不知道有什么机关,碰了一下竟然发起光来。

“我解不开....”

话还没说完,对面的青年脸色更阴沉了。

“别...别碰!”

莺型式神飞过来一脚蹬在我头上,我被它这么一撞差点趴倒在地。

“小心爆炸!”

........这狐之助还带自爆系统怎么的。

【4】

“这个铃铛....是有自爆系统的。”青年擦掉额头上的汗水,小心翼翼的解下我脖子上的铃铛。

真让我说中了?这种危险的东西现在不毁掉更待何时。

“别想着把这个铃铛踩碎,”他猜中我的想法,“你要想传送回原先的身体,这个铃铛必不可少。”

天气闷热,青年摆弄着铃铛,汗水从脸颊滑下却浑然不知。他那贴心的鸟式神煽动翅膀,可惜微弱的风力起不到什么作用。

青年专心于更改铃铛程序的时候,莺型式神向我介绍了它的主人。

赤发青年的名字按照惯例不可说,他的工作是唤醒新“式神”,换句话讲就是给“式神”输入启动指令。

“那不就是程序员?”

“....要这么说也可以。”绿莺迟疑一下回答道。

我和那只莺没什么共同语言,介绍之后就陷入难堪的沉默。青年修正铃铛程序的时候也不和人搭话,我看着地面开起小差。

听说程序员工作辛苦,多有脱发早衰的现象。想到这个我越发觉得他那红的耀眼的头发像是人工制作的替代品。话说最近好像有家药剂公司研发出了新的生发产品,不知道该怎么委婉的向他推荐才好。

咔。

在我走神的时候青年那边传来不祥的声响,我抬起头与他对视。

他摊着的手里出现了一堆有些眼熟的碎片。

“你把铃铛弄碎了???!!!!”

我和莺型式神异口同声道。

【5】

“你先别激动!还是有...解决的办法的。”

听他话里的可疑停顿我就知道这解决办法没那么简单。

“九十天!只要九十天,忍忍就过去了,还能拿双份工资,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不是吗?”

这好处给你你要不要啊!

“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你要闹我也没办法。”青年索性躺在泥坑里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开车撞了他,都什么年代了还搞讹人这一套。

莺型式神直挺挺的站在一边看他的主人胡闹,仿佛自己只是一个鸟形装饰。果然是物似主人型,连逃避责任都学的惟妙惟肖。

按青年的话说,因为铃铛损坏,我要想回到自己的身体里,至少还要九十天。最可恶的不是三个月都只能以狐之助的身体活动,而是我不得不代替这个狐之助去某个本丸上任!

“我拒绝。”

撂下这句话我转身就走,谁知身后某个陌生的地方突然传来一阵刺痛。

那家伙竟然拉住了我的尾巴!

“你不能走!”青年眼眶里竟然有泪水在打转,“这个世界需要你!”

啥?我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成了超级英雄了?

“如果没有狐之助,就意味着某个本丸无法正常运行,四舍五入一下就等于某个时间线上失去了时政局的监控。”青年声情并茂的说,“时间溯行军会从那里下手一步步蚕食历史,迟早这个世界会毁灭的!”

如果这个世界上存在的都是像这家伙一样的人类,还是趁早毁灭了清净。

【6】

可惜这个世界上像那人一般无赖的还是占少数。

为了保护他口中的世界,我,作为狐之助,上任了。当然在上任之前,我没有忘记在时政局的官网上匿名投递了投诉信,那红发小子就算不被辞退多半也要扣半年工资。

一想到这个我心里就莫名酸爽。

“这里就是本丸,审神者大人。”

我领着位少女走出时空门,降落在建设于时间缝隙的本丸门外。少女审神者眼睛里带着闪光,看什么都觉得新鲜。

“为了辅佐您尽快熟悉工作,您需要选择一位刀剑男士作为近侍。”

五把打刀并排放在本丸门外的长桌上,只待审神者注入灵力,就能召唤出第一位刀剑男士。可能是早就做好了功课,少女审神者毫不迟疑直接向着加州清光伸出手。樱花散尽后,面容精致的刀剑付丧神于此处显现。

“我是河原之子,加州清光。”少年模样的付丧神走近了一些,“虽然不易使用,但还算是把好刀....”

加州清光话还没说完就被审神者一把抓住右手,少女脸上带着一副找到组织的表情。

“我叫阿梨,清光,希望与你合作愉快!”

我来不及阻拦审神者就把自己的名字和盘托出。

太莽撞了。

在现世交换名字是社交礼仪,但在这里却是十分危险的。倒不是为了防备刀剑男士,只是若被敌方溯行军知道了审神者的真名,她可能会受到咒术攻击性命不保。

“有什么关系。”阿梨握着清光的手并没有松开,“交换姓名是信任,也是我的托付。我会尽我所能保护本丸里的每位刀剑男士,也请你们保护我的名字不为溯行军所知。”

“如果有一天,我做了不可挽回的错事,就拜托你们用我的真名来阻止我了。”少女审神者认真的说。

我收回之前对她的误解。这孩子年纪虽不大,却是个称职的审神者。

【7】

我领着阿梨逛本丸。她脚步轻快,一步迈出去顶我五步。狐之助的身体诸多不便,行动受限就是其中的硬伤。

阿梨见我落后歪着头想了一下,弯下腰把我捞起抱在怀里。虽说我与她同为女性,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还是让我脸上滚烫。

不过我脸上现在都是毛,看不出来罢了。

直到加州清光推开锻刀房的门阿梨才把我放下来。

“这里是锻刀房,”我后退一步助跑跳过门槛,“召唤刀剑男士之前需要在这里锻造凭依刃,审神者大人,本丸初期资源存量不多,您可以先使用较少的资源锻造一把短刀增加战力。”

锻刀房和我之前得到的资料不同,各种资源竟堆着满地都是,阿梨和加州清光跟着我进来差点没有落脚的地方。

“刀匠在哪?”

我爬到堆成山的玉钢上面扫视四周,只看到刀匠的帽子丢在一边。

“审神者大人请稍等片刻,我现在联系时政局。”

我拨弄了一下新配发的低配版铃铛(如今我已经能熟练操作这个东西了),电话的界面投射出来,谁知忙音刚响了三声,一只手突然伸过来打散了投影。

“天下狐之助一般黑。”手的主人从资源山底爬起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那只打散投影的手勾住我的项圈把我拎起来。“动不动就打小报告,你的程序是谁设计的!信不信我格式化你啊!”

刀匠拎着我与他平视,眩晕感消失后我终于看清了这个偷懒的刀匠是何许人。

一头熟悉的红发乱糟糟,工作服穿的如揉成团的废纸。

 “竟!然!是!你!”

真是冤家路窄。

【8】

刀匠青年勾住我的脖子,压低声音道,“是不是你举报的我?”

“是又怎么样,”我露出尖牙,“没想到竟然和你分到一个本丸,更没想到你被发配过来当刀匠还是这么消极怠工!”

阿梨和加州清光一脸疑问的站在门口。

“那个,请问....”加州清光走过来,“你们是认识的?”

“不不不,不认识。”赤发青年把我丢到一边,搓着手上前,“你们要锻刀吗?资源比例如何分配?”

“最低消耗,不知道会锻出哪吧短刀呢。”阿梨有些期待,“之后还要麻烦清光制作刀装。”

加州清光点点头表示没问题。

刀匠从木炭底下摸出把铁锤在手里掂量,眼睛却往我这边看。知道的是他要锻刀,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把我扔进火里祭炉。

威胁也没有用。

是他失职在先耍赖在后,我不过是顺手举报了一下,甚至还没让他丢掉糊口的工作。反正时政局也向我保证三个月后我会被自动传送回原先的身体,我完全没有顾忌这红毛小子的必要。

见我没反应刀匠悻悻收手,我本以为他会老老实实的从点燃木炭做起,只见他从地上捡起一个操作面板,锤子也被丢到一边。

“我对这里进行了改造,审神者大人,你只需要在这个面板上输入资源比例然后点击锻刀,那边的自动化锻刀流水线就会工作啦。”

我一时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吐槽。

该夸奖他果然是个技术宅吗?所以刚刚他把锤子捡起来确实是为了威胁我对吧!

“那就all50?”阿梨征求加州清光的意见,清光点点头,把资源各项调整成审神者所说的数值,然后把面板交还给刀匠。

刀匠继续解说,“只要像这样点击锻刀,这里就会显示锻刀剩余时间。一般短刀只需要20分钟就能成型,届时请您回到这里为凭依刃注入灵力,就能召唤刀剑男士。”

他所说的和时政局事先讲给我的差不多,有他做讲解也省了我的口舌。我蹲在玉钢小山上等他讲完,一个没注意又被那赤发刀匠拎了起来。

“不过为了锻造出工艺复杂的刀剑,需要额外加持。”那家伙假笑道,“这时需要往炉子里面扔绘马,....或者狐之助。”

等等,等等!

加绘马是没错,我可没听说狐之助是消耗品啊!

阿梨撑着下巴面露为难,“目前我没有绘马。”

所以你要扔我进去祭炉吗阿梨!

刀匠眼带笑意,勾着我项圈的手指也做松开状。审神者听信奸人谎言毫无作为,我只有自救。

我尝试晃动自己的尾巴产生冲力,一跃而起跳上刀匠手里的面板。那刀匠见我挣脱变了脸色,伸手想抓住我,我哪能随了这混蛋的意,一脚踢在他脸上。

眼看他失去平衡往后倒,咚的一声摔在地上,真是可喜可贺!

“锻刀开始。”

电子合成音在房间里响起,刀匠愣了一下掏出被压在身下的锻刀面板。

“3小时20分钟....”

三个多小时?短刀能用这么长时间?

刀匠哭笑不得的把面板调回资源页,上面赫然写着all500。应该是我们刚刚一番大闹碰到了面板使数值改变翻了十倍。

....我记得每个本丸的初始资源是各项1000来着。

【9】

资源大破。可怜阿梨刚刚上任就成为了一个资源难民。

“哎呀别在意,白手起家也挺好。”阿梨说。

听她这么讲我竟然有点内疚,甚至忘了刚刚她还在犹豫要不要把我扔进炉子。

我身边的刀匠也难得严肃起来,“这次是我的失误,我会尽力补救的。”

“我既然来到这里就做好了一切准备,当然也包括和友人同甘共苦。”阿梨往前挪了挪和我们坐的更近,“刚刚手忙脚乱的没来得及介绍,我叫阿梨,以后还请多指教。”

刀匠一脸感动的握住审神者的手,“我叫富士,以后请多多指教!”

等等,刚刚风太大你叫什么我没听清。

“我叫富士。”刀匠又重复了一遍,“就是富士山的那个....”

...

“主公大人,我有个提议。”我凑到阿梨耳边说,“下回锻刀干脆把刀匠丢进去如何?”

【10】

冤冤相报何时了。

我和刀匠进行了“友好交流”之后达成了暂时和平公约。

其实狐之助的身体也是有优点的,比如眼眶被打黑了看不出来。哼哼,刀匠富士就没那么好运了,他至少要顶着那对黑眼眶一个星期。

上回因为操作失误锻造出的是太刀一期一振,作为本丸的初锻刀,在本丸战力不足的时候他和初始刀加州清光异常忙碌,出完阵跑远征,回到本丸做内番几乎没有闲着的时候。这种情况直到其他刀剑男士陆陆续续来到本丸后才有好转。

转眼阿梨就任审神者已有三周。她成长的很快,我担心她这么拼会斑秃,就劝她晚上不要熬夜早点休息。

“说起晚上,我突然想起了最近在本丸流传的传言。”阿梨搁下笔,把灯调暗了一些,“在本丸的夜晚,超过十二点还未入睡的话,就有可能看见女性幽灵。”

“她拖着白色的长衣游走在长廊上,每走一步都有铃铛的响声,如果你看见了她千万不要与她对视,否则有生命危险。”

阿梨说着做了一个狰狞的表情。

反正就是笑面青江讲的鬼故事吧,我不信我家审神者能被这个吓到。果然阿梨兴致满满的把双手撑在桌子上。

“我还从没见过幽灵呢!”

一般没人愿意见到幽灵吧!还有这不是您熬夜的理由。

阿梨见我没有兴趣陪她熬夜找幽灵有些失落。

这一点我真的是爱莫能助,其实我过了晚上九点就会秒睡,而且睡姿及其不安稳。明明是在小方桌上睡着的,醒来却总是在地上。我猜是这个狐之助的身体有定时休眠补充能量的设定,真是特别不方便。

“我倒是可以把你改造成黑之助,夜间活动限定。”和刀匠探讨这个问题的时候他这么回答道,“就是有一点小小的副作用。”

不不不,还是算了。

刀匠嘴里的大小和我们正常人认知的大小根本不是一回事。大概在他眼里连自爆都是一件小事吧。

--------------------------------------tbc--------------------------------------------------

emmm....文中的婶婶阿梨是我的小伙伴  @一期一振梨花子 ,不知道能不能顺利的艾特到。

评论(18)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