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见殊途-开学式神隐中

【刀剑乱舞】刀剑男士不出阵的时候都在干些什么?(8)

全员向 

ooc预警

女性审神者

认真您就输了


其八  家有一老 国之重宝


敌方溯行军从正门冲了进来。

溯行军入侵本丸这种事听起来匪夷所思,我也只是在教科书上看到过:有千万分之一的概率历史修正主义者选择的时空位点与本丸重合,此时他们就可以无视阻碍直接显现于本丸之中。

但是谁也没想过这种小概率事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啊!我又不是什么升级流小说的主角 。

不巧午后刀剑男士都在休息,院子里只有刚刚结束畑当番的长谷部和江雪左文字。长谷部最先侦查到敌情,一个迈步挡在我前面。可惜他身着内番服,手里亮出来的并非国宝长谷部,而是一把沾了泥的锄头。为首的历史修正主义者左右虚晃假动作,竟直直穿过前来阻拦的长谷部和江雪来到我面前。

我当时正伏在方桌上苦恼如何记录我那惨淡的月战绩。一抬头与遮着脸的敌人面对面,吓得我笔都掉了,墨汁把战绩污了一片。

“....你要说点什么吗?”

都怪气氛太尴尬,我脱口而出一句蠢话。 若是下个瞬间我领了便当这句话成了遗言,不只是战绩连我的人生都要染上污点了啊!

那位分不清性别的历史修正主义者愣住了,他大概是初上任,支支吾吾半天才吐出一句要取我性命的话。

被这种菜鸟搞定我还做什么审神者!

把信札往木地板上狠狠一拍,我抓起手边的茶杯就准备丢过去。余光扫过,东边有一抹红黑正踱着优雅的步伐接近。

那刀剑男士拈花而来,神色安定。乍看下是个面容稚嫩的童子,实际上此刃身份没那么简单——他可是能让三日月自己穿好衣服的厉害人物!

只见小乌丸摁住我的手,接过茶杯将其稳稳当当的放回小方桌。

“唉呀唉呀,还像个孩童般的人真多啊,这种场面却把为父这般晾在一边,吾儿叛逆伤透为父的心。”

对方可能听不出,小乌丸模仿了前段时间在我家本丸挺流行的沙茶酱广告。讲真这种情境下听见广告台词甚是微妙,赶过来看热闹的萤丸噗的一声笑出来,被爱染压低了脑袋。

小乌丸从身后掏出一本线装书,缓缓翻开一页。他明明头都没抬,却自带威严的气势,对面的敌方刀剑汗洽股栗,好不滑稽。

“汝等可曾听说过哲学?”小乌丸问道。

即使隔着面具,我仿佛都看见为首者碎掉的表情。

小乌丸无视对方的沉默,翻开折着角的一页指给他看,“汝认为是‘人人创造历史’还是‘英雄人物创造历史’?”

那位思考片刻犹豫道,“英雄?不对不对,是人人。”

小乌丸收回书。

“那么请继续回答,这里的人人是指谁?”

溯行军首领陷入思考,站在他身后的一排敌刀呼吸放轻,生怕打断自家主人的思路。

半晌之后为首者终于拿定主意。他似乎对自己的答案很有自信。

他说,“所谓人人,即是你我,你我创造历史!”

“既然如此,人人皆可创造历史,汝不认为改变历史从某个人下手是无用功?”小乌丸继续说,“杀死吾主,会生成无数个替代吾主之人,你我只是悠悠历史长河中一芥子,何不追求一些更有意义的事呢?”

“或者说,汝今日杀死的当真是吾主?杀死吾主之人当真的是汝?历史修正主义者和审神者到底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宇宙以何为界,时间是否有尽头?”小乌丸将花插进历史修正主义者的鬓角,“如果汝等能回答出这些问题,为父的心就宽慰了。”

他当然没能给出答案,跌跌撞撞夺门而出。

目送敌方溯行军离开本丸,小乌丸拍拍手,坐到我身边。这一刻我仿佛理解了敌方刀剑的心情,后背一阵发凉,生怕他从哪再掏出本书考我功课。

“主公?”

“我马上就重写战绩!下个月我不偷懒了。真的。”

我把那染不染墨渍都很丢人的战绩单揉成一团丢掉,小乌丸捡起那团废纸叹了口气。

“吾并非为此而来。”

“吾没有指出那人的错误。”小乌丸说,“人人虽都为历史的参与者,却并不一定能创造历史,只有选择了正确道路之人才能在历史上留下痕迹。”

“辅佐主公夺取天下才是我来到此处的缘由。”小乌丸盯着我的眼睛,“您明白了吗,吾主?”

那一刻,小乌丸的背后仿佛燃起了严父望子成龙的火光。

长谷部拎着农具低头从我面前快步经过,悄悄在胸口比划了个十字架,江雪紧随其后,垂目低吟佛号,满脸悲切。

饶了我吧。

 爹啊,夺取天下什么的....我是真的做不到啊!

   
评论(2)
热度(89)
填坑的速度比不上脑洞的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