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见殊途-开学式神隐中

【刀剑乱舞】刀剑男士不出阵的时候都在干些什么?(10)

全员向 

ooc预警

女性审神者

认真您就输了


其十  胁差组的国王游戏与我与巴西龟(下)


哗啦。

那一刻我仿佛听见了金刀装碎掉的声音。僵硬的回头,堀川表示自己的刀装还好好的揣在身上。身后跟着的胁差组也纷纷表明自己的刀装并无异常。

大概是幻听吧。

“国广?”

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一个超级耳熟的声音传过来。

和泉守捧着堆碎屑走近,“主公?你们?”

天啊,我忘了我派近侍来万屋买木炭的事了!

和泉守一定是受到了极大的打击,捧着刀装碎片整个人杵在那边。堀川国广的左手一紧,连带着我的右手发出咔咔的响声,我吃痛抽手,才发现我和堀川已经可以分开了。

“我可以解释。”拜托你让我解释啊!

和泉守撇开视线把刀装碎屑丢在地上,再看过来的时候他眼睛里充满了“我懂 ”的意味。他把自己的羽织脱掉盖在我身上,一左一右携起我和堀川逃离了万屋。

回到本丸后堀川主动要求二十四小时远征,六胁差像逃难一般离开本丸,搞得好像我要追究他们责任一样,但我现在哪还有追究责任的心情。

“就算别人都不相信你,我都会相信你。”我家近侍说出了十分令我感动的话,“自上次那个大乌龙之后咱们就是一条战壕的战友了。”

和泉守指的是健身房事件。

被长谷部误会,接着被平安老刀挨个谈话的历史我真是不想再重演了。

可惜现在比那时更惨。

我面前摊开的时事报刊上头版头条,标题放大加粗的写着——《震惊!土方组决裂竟是为了她?》,更可恶的是这头条新闻还抓拍了一张和泉守的特写,他当时不知所措的表情倒真像是文章里写的那么回事

脸丢这么大,唯有切腹才能挽回我的名誉吧。

我悲伤的想。

这时门外传来两人份的脚步声,和泉守眉头一皱,“是长谷部,还有巴形薙刀?”

来了来了,兴师问罪。

“主,打扰了。”长谷部拉开门,和巴形薙刀一前一后进入我的房间,不过几叠的房间挤了身材高大的三位刀剑男士,显得狭窄起来。

然后和泉守就被“请”了出去。

这下我真的是孤立无援了。跪坐在我面前的两位刀剑男士面容严肃,同时开口。

“主,您有想要的东西吗?”

“若是主命,就算是...也为您取得。”

等一下,这是什么发展,你们不是来问罪的吗?还有长谷部你话里的可疑停顿是指什么!

 长谷部一向与巴形薙刀不和,今天却达成一致,一人掏出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出来。经历过今天的事件后我对这些包装好的盒状物产生了恐惧,连忙向后退了一些。

“这是什么?”

长谷部并不回答我,他自行打开盒子。 紫色的布制品躺在盒子中间,在那布制品靠边的位置印着木瓜纹,可不就是长谷部的刀纹?巴形薙刀也毫不示弱,他打开的盒子里装着的也是布制品,颜色则是温暖的橘色。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长谷部脸上虽没什么表情,耳根却赤红一片。

他说,“主若想要...男士贴身衣物...可向我们讨要,不必前往万屋。”

“您毕竟是女子,此事不风雅。”巴形薙刀接着说。

所以这里面的是你们的内衣?

我胸口一窒,话堵在喉咙吐不出来,恨不得以头抢地。

巴形薙刀完全没领会到我的意思,他从衣摆下掏出根红色长绳放在我面前。

“还有,龟甲贞宗托付我务必将此物交与您,想必是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吧。”


.......算了,还是切腹吧。

 “长谷部,介错就拜托你了。”我生无可恋的说。

---------------------------------------------幕间--------------------------------------------------

婶婶:话说回来,巴形你的,咳,内衣为什么是橘色,明明是冷色系刀剑男士的设定...

巴形(望天):我是没有铭和传说,没有故事的巴形的集合体。众多的巴形总有众多的偏好,某位巴形喜欢暖色系内衣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婶婶(震惊):原来还有这种设定吗!

-------------------------------

关于和泉守所说的乌龙事件请参照:【刀剑乱舞】刀剑男士不出阵的时候都在干些什么?(5)

关于巴西龟:形薙刀,嘿西(压切),甲贞宗。同担据否组。主命组。





   
评论(9)
热度(46)
填坑的速度比不上脑洞的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