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见殊途-开学式神隐中

填坑的速度比不上脑洞的速度。

轻度社障,希望能和你好好相处。

微博ID @音羽殊途

杂食。

【刀剑乱舞】救命!我变成狐之助了!(番外编1)

前方高能预警


这里是关于狐之助篇的世界观以及一些没交代清楚的细节补充。分为三个部分:その前にあの時未来ヘ


刀匠♂x狐之助♀


上篇:【刀剑乱舞】救命!我变成狐之助了!(上)

下篇:【刀剑乱舞】救命!我变成狐之助了!(下)完结


その前に


公元2205年,时间溯行军向过去的历史发起攻击。

为了阻止历史被改变,时之政府向各个时代派遣审神者,与刀剑付丧神一同阻止历史修正主义者的恶行。

这场战争一度陷入僵局,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暴露出难以调和的冲突。

战损,少子化,以及经济利益得失促成了克隆人法案的通过。

在当局的默许下,被称为“椎名”的计划开启,同源的人偶被培养成审神者送上战场,前赴后继源源不绝。

当时的群众认为:“只要不拥有情感就算不上人类,被当成武器消耗也无可厚非。”

而持反对意见的天才少年不顾时之政府上层的反对,强行为“椎名”们植入情感程序,并利用某种手段为她们制作了记忆。

自此,人偶成为了人。

碍于伦理,椎名计划被搁置。

人造人获得了暂时的自由。

---------------------------------------------------------------------------------

“令人吃惊。”纯白的付丧神隔着玻璃和水盯着我看,“你们真的是一样的吗?”

和我长着同一张脸的‘那个人’摇了摇食指表示否定。

“我们是完全不同的个体,您真失礼。”

被人盯着看是相当不愉快的体验,我忍不住对他说了话。那刀剑化身的付丧神被我吓到,向后退了一步。

“活的!”

这是什么话,就准你的主人是活的,‘我们’就不能说话和活动吗?

从营养液里爬出来,衣服湿漉漉的贴在身上,本就烦躁的心情又添上一笔,现在我只想他们赶紧把话说完然后送客。

“有事找我就直说,别说什么来看望我们的客套话,你现在不是忙得不可开交吗。”

北原椎名难得严肃一次,与我面对面坐下,开门见山的对我说,“你还记得‘他’吧。”

“遮遮掩掩的做什么,又不是什么不能提的人物。”

北原所言的‘他’,是时之政府最有前途的年轻人,但因脾气倔强,十年来完全没有长进。

“很快他的名字就不能说了,”北原叹了口气,“上个月他被驱赶去指引式神。”

就他那脾气被降职是迟早的事,我没觉得有什么值得吃惊的。北原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条推到我面前,纸条上用密码文记录着密密麻麻的信息。

从上到下阅览一遍,我越看越心惊。那成串的字符翻译成通用语只有四个字——异端当除。

“这是上边的意思?”我把纸条揉成一团,看样子之前北原就这么干过一回了,“无法收为己用的就毁掉,真像是他们能干出来的事。”

一直在旁不做声的付丧神突然发出一声叹息。

“人类既复杂又矛盾,”鹤丸国永说,“我不明白。”

我也不明白。

明明制造出我们的是他们,想要毁掉我们的也是他们,现在就连唯一站在我们这边的人也被划进异端的行列。

“先把人踢到底层,再不知不觉的抹杀掉,激进派使得一手好手段。”北原椎名说,“可是也并非没有救他的办法。”

“要我做什么?”

我有些不耐烦,说不上怎样的情绪正在胸腔里持续发酵。血明明是热的,此时在我感受却从头顶凉到脚底。

“证明他的价值,”北原的手指在桌面上毫无章法的敲击着,感到不安的不止是我,“我来之前与保守派的谈判过,他们同意由我们来证明他继续留下来的价值。”

-----------------------------------------------------------------------------------------

这就是我站在这里的原因。

雨后的街道泥泞不堪,我远远的看着那个赤发青年坐在路边,时之政府的制服被他穿的像块破布,他却丝毫不在意。

“拟态程序三分钟后开启,你的部分记忆会被清空直到任务完成。”北原拍拍我的肩膀,“狐之助,你准备好了吗?”

别用这么土的名字叫我。

我拍掉北原的手,“只要证明我们对人类有用就好了吧。别担心,我会救他的。”

只要我们还有用,他就没有错,时之政府也就失去抹杀他的理由。

现在轮到“我们”来拯救他,就像他当初奋不顾身证明了我们的存在一样。

--------------------------------------------------------------------------------------

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在这里站了很久了。

梅雨季雨过初晴,政府大楼前,赤发青年盘膝坐在泥坑里。他不在意路人看他的眼光,专心给身边围绕着的种类不一的动物说话,颇有些仙人下凡讲论大道的意味。

但围绕在青年身边的不是普通动物,而是当局用现代科技捏造出来的动物形态的“式神”。

很快青年带着的绿色小鸟下达了解散的命令,那些动物式神纷纷开启结界离开,本藏身于其中的我暴露出来。

我是谁来着?

进入这具身体后我的记忆有些偏差,只模糊记得自己是个审神者, 因为时政局的失误被塞进了狐之助里。本想这么解释一番,那赤发青年却抢在我前面开口。

“那边的狐之助,你的脑壳坏掉了吗?”

这句话才要回敬给你啊,我这么想着向他走去。


评论(7)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