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见殊途-开学式神隐中

填坑的速度比不上脑洞的速度。

轻度社障,希望能和你好好相处。

微博ID @音羽殊途

杂食。

刀剑男士不出阵的时候都在干些什么?(番外篇)(10)

全员向 

ooc预警

女性审神者

认真您就输了


其 番外  长发王子与白马公主(10)


吟游诗人。

既然挂上诗人两个字应该就是那种特别风雅出口成章的文化人吧,先说明白我不是怀疑平安老刃的文化储备,只是好奇被冠上吟游诗人头衔的三日月宗近有什么属性加成罢了。

右手边的歌仙兼定偷偷瞥过来,看来好奇的人不只有我一人。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

三日月盘膝而坐,从腰间的牛皮袋里抽出一把和他如今风格完全不搭配的和扇咻的声展开,一滴露水恰从他头顶的树叶上滴落,扇上绘着的枫叶荻花被露水打湿,红色颜料晕成一片,就像那荻花本就是红色一样。

“秋时纵多露,遍染荻花红。”三日月吟咏道,“方知景色晚....”

妙啊妙啊。

想不到三日月随口一念还真的成了诗句,不记录下来更待何时。

歌仙默契的掏出笔,小夜奉上纸,药研往便携砚台里加了点饮用水勉强磨成墨水,髭切,算了髭切根本在走神。鹤丸看我们这阵势不知所措,左右没发现什么好做的,索性弯下腰充当桌面示意我趴在他背上写字。

方知景色晚,然后呢?

三日月半阖双目似是在冥想,看他这么专注我们也不好意思打扰,只能陪着他构思。

...然而又一刻钟过去了。鹤丸咧着嘴表示自己的腰受不了,药研也把便携砚台伸过来晃了晃。

“大将,墨已经干了。”

三日月陷入了灵感枯竭的窘况。我把笔收起来准备给他个台阶下,“其实想不出来也没关系,我们就当是绝句....”

“嗯?”三日月悠悠然睁开眼,“大家围着我做什么?”

“三日月宗近大人,您该不会是,睡着了吧。”

被点名的老刃摆摆手,“哈哈哈,哎,好像不是笑的时候。”

拜托您不要自己吐槽自己好吗!

不过现在的情况好像也等不到我们吐槽。

“欢迎来到龙之谷。”360度无死角的电子音毫无预兆的在耳边响起。

可能为了配合效果,一直被当做背景板无视的洋屋震动了一下,并从内部发出嘈杂的声音,不知道的还以为那洋馆里藏着一支交响乐团。可惜的是这电子合成音太有科技感,把之前营造的诡异气氛驱散的干干净净,我兴趣缺缺,根本没心思听他说话。

“咳咳,欢迎来到龙之谷。”那电子音又重复了一遍,“勇士一行哟....”

“三日月,方知景色晚后面一句是什么?”果然我还是更在意这个。

三日月想了一下回答道,“深兮奈秋何。”

“你们给我差不多一点啊!”

电子音忍无可忍的咆哮声穿透空气在耳边炸开,众人没有防备的被声波击中,一时头晕目眩。

看来这个过场动画还是强制进行的,太不人道了,就不知道设置个跳过对话的选项吗!

“哈?那你有什么想说的吗?”讲真我现在很火大,甚至想烧掉洋屋解气。

“诶?不,不是那个,我....”没想到那电子合成音反而弱气起来,“对不起,能麻烦你们进来吗?”

“我们进去会发生什么?”

药研不知道是在问那电子音还是在问歌仙,但那电子音认定是在问他,颤颤巍巍的回答说。

“这个按照规定是不能告诉您的,”他话音未落,药研的小剪刀已经在洋屋的名牌上插出个洞来,“啊,请不要破坏公共设施QAQ。”

歌仙犹豫片刻。

“也没什么特别的,只是些会自行移动的桌椅,黏糊糊的血迹,和不知名的异世之物罢了。”

“被称作龙之谷的此处并不如书上记载的风雅,”歌仙面露难色小心翼翼的试探道,“主公,您能接受吗?”

什么?你神秘兮兮的要我做好心理准备就是为了这个?

-------------------------------------------tbc------------------------------------------------

下章番外完结,坑爹结局预警。

顶锅盖溜了溜了....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