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见殊途-开学式神隐中

填坑的速度比不上脑洞的速度。

轻度社障,希望能和你好好相处。

微博ID @音羽殊途

杂食。

【刀剑乱舞】救命!我变成狐之助了!(番外编2)

前方高能预警


这里是关于狐之助篇的世界观以及一些没交代清楚的细节补充。分为三个部分:その前にあの時未来ヘ


刀匠♂x狐之助♀


上篇:【刀剑乱舞】救命!我变成狐之助了!(上)

下篇:【刀剑乱舞】救命!我变成狐之助了!(下)完结


あの時


阴影里藏着什么。

好久没用人类的姿态行动,意识到埋伏再做出防御已经太晚了。藏在角落的气息一触即发,还来不及反应的我被贯倒,后脑狠狠砸在地板上。

“痛啊,你这...”抗议被掐断。

压在我身上的人(姑且假设他是人吧,那速度和力道在我看来更像是某种凶兽)用手死死扼住我的脖颈,一丝一毫也不准备放松。借着月光我好歹看清了袭击我的是何许人——拥有异色瞳的男人面容平静,一点也不像刚刚从十步外冲过来的样子。

“你是谁?”他问。

我是谁?我谁也不是。虽然想这么回答,但他看起来不像是能接受这个答案的人,若不给出他满意的回复,我大概连求饶的机会都没有了吧。于是我双手上举在头顶做出投降的姿势。

“我虽然不认识你,但是你应该知道我。”我指指自己的喉咙表示我呼吸困难,那个男人的手指松开了一些,“我是狐之助啊,尊驾是哪位?”

那个男人闻言从我身上起来,我以为他打算放过我,果然这个世界上没有这种好事。

他抽出胁差,刀刃向着的是我的脖子。

“没办法了,就像切石灯笼那样将你切裂吧。”

---------------------------------------------------------------------------------------------

一回生二回熟。

第二次被笑面青江伏击的时候我已经能看清他的残影了。于是我举手面壁抱头蹲下一气呵成,大胁差化作的付丧神轻笑一声收回刀。

“你总是在夜晚出现,像幽灵一样。”

“晚上不睡觉蹲在墙角等着偷袭的你,才和幽灵一样呢。”我反唇相讥,“你对我这个态度我都要怀疑是不是白天的‘我’利用政府权能给你小鞋穿了。”

笑面青江耸耸肩表示没这回事。

月色正好,可惜本丸里其他人都睡了,唯二醒着的笑面青江和我迫不得已成为一同赏月的伙伴。

“你到底是什么身份,“笑面青江说,”怎么看你和狐之助都并非同一人。”

“你这话说的,狐之助根本算不得人类吧。”我笑岔了气,“算了,跟你说了也无妨,只是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要我替你保密?”他摆摆手,“不想让其他人知道你的存在吗?”

“正好相反,我希望你向‘我’隐瞒我的存在,至于晚上出现在本丸的白衣女幽灵什么的,就随你去说吧。”

----------------------------------------------------------------------------------------------

我将真相向笑面青江和盘托出,有了共同保守秘密的人,我倒轻松了些。

确定我的任务对这个本丸没有危险,笑面青江就不再次次都潜伏在我出现的地方防备我。而本丸里传出幽灵的怪谈后,夜晚变得更清净,托他的福,我的行动也自由了许多。

这个本丸的刀匠也属于‘早早入睡免得碰上幽灵’大军中的一员。但是他最近睡的不安稳,脸上也挂了彩。为了测试的准确性,我没有身为狐之助时的记忆,刀匠的反常原因也不得而知。

说起来,反常的不只是刀匠,连我也有哪里不对劲。胸口有某种不可名的东西在累积,和他共处的时候感觉更明显。

束在脖颈上的铃铛型监视器发出讯号,我摸索着打开了通讯开关,陌生男人的声音从其中传出来,毫无意外的是长篇大论的警告和问询。

“如你所见,我和他都没有异常,”我撑着下巴看刀匠的脸,不知道他梦见了什么,连眉毛都皱成川字,“这种没有意义的监视也该结束了吧,我可没有每晚观察别人睡觉的特殊爱好。”

“今晨收到了打破空间的异样之音,恐怕有恶战要发生。”男人叹了口气继续说,“如果狐之助能依靠自己的判断保护这个本丸,测试就通过了。”

我明白他们的意思。

要证明刀匠的价值,其实就是证明被赋予人类情感的我们,作为“人”的我们的价值。

人类可是会为了同伴牺牲自己的生物啊。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