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见殊途-开学式神隐中

填坑的速度比不上脑洞的速度。

轻度社障,希望能和你好好相处。

微博ID @音羽殊途

杂食。

刀剑男士不出阵的时候都在干些什么?(番外篇)(11)完结

全员向 

ooc预警

女性审神者

认真您就输了


其 番外  长发王子与白马公主(11)


简短的军事会议后我做出了决定。

“请问您要进来了吗?”洋屋的门完全打开到可以看见内部装修的程度,里面的灯盏也依次亮起,“现在进来可以给您B套餐的五折优惠。”

“嗯?爷爷我进去的时候没有听说这个呢。”三日月说,“B套餐为何物?”

“所谓B套餐就是本公司新推出的‘dokidoki’心跳骤停企划的新产品,”被关注的电子音突然来了兴致,竟事无巨细的介绍起来,“包括女性幽灵买一送一,无痛就死,和血液湿身spa等服务,收费仅仅三条灵魂,很划算不是吗?”

“那龙呢?”鹤丸问,“真的能看见龙吗?”

“....呃,有的,只是...唔....”

这可疑的欲言又止明显就是有什么不对吧,你们好歹也打着龙之谷的门牌不会连条龙也没有吧。

因为缺乏紧张感不知不觉中拯救歌仙本体的行动变成了龙族观光一日游,虽然我认识到这一点但也不准备纠正,因为我,也很想看见龙啊!

歌仙扭过头表示他不想给我们解释。

大概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吧。

“那么,请走这边。”

洋屋里滚出一条红色地毯示意我们顺着走,且不说龙之谷竟然是个破洋房这种坑爹设定,其实他们的服务还是很贴心的。

不过。

“不劳费心。”

我抽出一直用来挑包裹的洋剑,在后面捆了一条麻绳(由三日月友情提供)甩了几下放开手,那剑砸碎洋屋二楼的玻璃,牢靠的扣在窗框上。一切准备就绪,刀剑男士们借着麻绳轻松的上了二楼,然后把我拽了上去。

“既然从正门走会有奇怪的事发生,我们就自己找路走了。”

“诶,别啊,”电子音发出凄惨的叫声,“那个房间是...”

电子音的阻拦太晚了,我踏在洋屋二楼地板上的瞬间就和房间的主人对上了视线。

“大胆庶民,龙的房间你们也敢闯进来!”

龙的房间我就不吐槽了,反正就是普通的洋房卧室。我想吐槽的是那个被房间主人压在身下的歌仙兼定啊!啊,我说的是歌仙的本体。

不对,真正的槽点的是房间的主人,龙,竟然是....

“犬?”小夜拔出短刀,“龙的储备粮吗?”

“小夜,我觉得那就是龙本龙。”我指着那博美犬的脖子,“它吊牌上写着呢——‘龙:王浩然’。”

“为什么叫王浩然?”髭切疑惑道,“啊呀啊呀,这个名字一点也不可怕呢。”

“可能是因为比较好念?”我就知道不该对龙有什么期待,“不要在意这个问题了,现在的任务是把歌仙救出来。”

我现在算是理解了歌仙的难言之隐,本体被当做动物的磨牙棒这种事就算是我也说不出口啊。

“战斗准备,总之是最后一战了,大家打起精神来,”我捡回洋剑充当武器,“For love and peace!”

刀剑男士们没和我一起喊口号,倒是从我们的队伍里传出了相当有节奏感的音乐。我回头找音乐的源头,只看见三日月从他那仿若四次元的牛皮袋中掏出个收音机。

“甚好甚好,这就是在我的BGM里吾等即无敌吗?”

...

战斗一触即发,刀剑男士们选择鱼鳞阵向一只博美犬发动攻击。写作犬读作龙的最终boss也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不堪一击,他身材小巧灵活,再加上水汪汪的大眼睛,怎么都让人下不了杀手。

“可恶。”落了下风的药研扭过脸,“这简直就是作弊。”

我深有同感,做出攻击的手也忍不住收了攻势逗弄起那博美龙来。歌仙没有本体在手支援起我们来也力不从心。突然他福至心灵,从包裹中搜出我们没人想去碰的馒头向着龙的方向投掷过去,博美龙发射性的跳起来去接,馒头被他的尖牙刺破,流出紫色的,不明物质的馅料来。

叮咚——

“恭喜您获得奖杯: X包子打狗一去不回。”

“恭喜您打败龙,取得战斗胜利,即将为您开启大门,下一站——本丸。”

哎?等等,这就结局了?这么奇葩的结局,也只有异世界的造物主这个巨坑能写出来了吧!

“那个,我们真的不会被动物保护协会追责吗?”

看着倒在地上口吐白沫的某龙,我突然语塞,只能双目放空向着远方。

“反正我已经放弃治疗了。”

-------------------------------end----------------------------------------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