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见殊途-开学式神隐中

填坑的速度比不上脑洞的速度。

轻度社障,希望能和你好好相处。

微博ID @音羽殊途

杂食。

【刀剑乱舞】破碎的星辰(4)

ooc预警

基本上是无cp向的正剧

此篇为敌婶婶系列的过去篇

尚未阅读正文系列应该不影响阅读吧....大概。

正文走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敬业之燃烧的本能寺【上】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友善之阿津贺志山异闻(一)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和谐之秘宝之里(一)

【刀剑乱舞】震惊!今天的敌审竟然如此少女(一)

阅读顺序:敬业 → 友善→和谐→少女


【7】

庆应三年11月15日晚,天异常的冷,不知是不是溯行军打破这个时空位点的关系。

坂本龙马如史书记载出了门,我和山姥切跟在他后面,随时准备除去想要改变历史的敌人。如果我们有更多的战斗力,就可以提前在近江屋做下部署,可惜这个时代目前只有我和山姥切两个被偶然传输过来的倒霉蛋而已。

“后世流传的最广的版本是京都见回组的佐佐木只三郎暗杀了坂本龙马,”山姥切收起提前打好的小抄,“佐佐木那边不用管,只要盯着龙马就好。”

“山姥切,有一件事我想拜托你。”

我尚未说明想要托付他的事,山姥切已然明白了我的想法,他取下自己的披风罩在我头上,帮我系好拉带。

“你有话想对坂本龙马说。”

是。我想在龙马去世前告诉他,他所畅想的未来已经实现了。人类不仅仅可以搭乘飞行器翱翔于天,甚至研发出了穿梭于时空的技术,将我们送到这个时代。

“反正你也算不上什么战斗力,溯行军就交给我,你自己保重。”山姥切说,“一切结束后来近江屋后门找我。”

语毕山姥切轻盈的跃过矮墙向着近江屋去了,我的谢谢噎在喉咙没能说出口,满腔感情化成嘴边的一口雾气,散在冰凉的空气里。

我拉紧还带着山姥切体温的披风,从另一条路往近江屋去。街上没什么行人,零星几个都被北风吹着小跑着从我身边经过。山姥切说近江屋是个卖酱油的铺子,大老远就看见招牌,倒也不难找。

“老板,能借我碗热水喝吗?”

我半靠在板门上,跟店里的老板打招呼,此时已经过了晚上九点,我贸然出现立刻引起了老板的警觉。

我把兜帽取掉露出披散的头发,“天冷的紧。”

老板见我是女性稍微放松了一些,他看我的眼神里带着打量,估计把我当成了和谁私奔的女人。不过在这个动荡的年代,顾全自身尚且不易,老板只是随口问了几句,便倒了碗热水给我不再搭理我了。想从这酱油店老板嘴里得到坂本龙马的情报,还真是不容易。

楼上亮着灯,坂本龙马正和陆援队长中冈慎太郎争论。这两人一个主张和平演变另一个主张武力倒幕,为了防止争论过程中伤到对方,他们约定把武器放到触手不及的地方,这为今晚的悲剧埋下了火种。我就在楼下,职责使我不得不对这场悲剧视而不见,一想到要亲眼确认友人的死亡,我的胸口就一阵钝痛。

“阿峰,你去哪?”楼上下来了一个男人,酱油店老板招呼他,“先生差遣你做事吗?”

下来的男人是坂本龙马的仆从峰吉,我怕他认出我,用披风遮住脸背对着他坐在门口。

峰吉呵了口气搓搓手,“先生要我去买只烤鸡,我去去就回。”

经过我身边是峰吉回头看了我一眼。

“姑娘,早些回去吧,晚上冷。”

我点点头,目送峰吉离开这条街。他大概永远也猜不到,就在他离开近江屋的短短半个小时,一切都将发生改变。

【8】

这个时代没有路灯,入了夜后除了店家门口点着的灯笼就再没有什么光源。今夜月光蒙蒙,给街上笼上一层寒气。峰吉走后不久路的尽头快步走来三个人,在近江屋门口驻下脚步。

为首的男人蒙着脸,却表现的十分恭谦,他向来应门的藤吉递上名帖。

“坂本先生在吗?我叫十律川,特来拜访先生。”

我躲在阴影里听不真切,刚想凑近一些,突然被一双手捂住口鼻。捂住我的手带着淡淡的血腥气,我不敢出气,直到身后的人开口。

“是我,情况有变,”山姥切说,“检非违使来了。”

检非违使,极端维护历史者。与我们不同,是会为了历史亲自杀人的守门犬。

“不是说检非违使只会在过度干预历史的情况下才会出现吗?”

不对,过度干预历史?难道那些中毒的人是...

山姥切肯定了我的猜测,“那些中毒的人本应死于风寒,是历史修正主义者投下毒药诱导我们出现,借我们的手救了他们的命。”

“我不明白,风寒和中毒导致的结果不是相同的吗?”

“大面积风寒本应发生在十天前,他们提前让那些人出现中毒现象,如此,那些理应死于风寒的百姓就会得到照顾有机会保住性命。”山姥切说,“但历史修正主义者并不是真的想要救那些百姓,而是要引来检非违使拖住你我,坂本龙马那边....”

他话还没说完,近江屋大门就传来惨叫声。我探出头看,发出惨叫的人并非坂本龙马手下的藤吉,而是蒙面三人中站在最后的那位。

裹着黑雾的高大人形振落刀刃上的血,向着自称十律川的男人走过去。

“糟了。”

山姥切放开我,冲上去与敌方太刀战成一团。十律川和剩下的一人得到脱走的间隙,追着藤吉上了近江屋二楼。

现场一片混乱,山姥切与被派来杀害十律川(佐佐木只三郎)的溯行军缠斗,近江屋二楼也传出打斗声。一阵电光闪过,近江屋的房顶出现了没见过的敌人。

是检非违使。检非违使中的一人跃下房顶加入了山姥切与溯行军的战圈,检非违使的强度远高于溯行军,不出十个回合就将那太刀斩碎。黑雾散去,检非违使踩着太刀的残片逼近山姥切。

太冷了,这样的天气让我的手都在颤抖。也正是因为这寒冷,终于让我冷静下来。

凝神静气,握风成刃。最终出现在我手心中的是一柄长///枪。

“山姥切,请你收回之前的话吧。”我放低中心将长///枪瞄准那检非违使的额心,“身为审神者,我希望成为你的战友而不是你的拖累。”

“毕竟我是,正义的伙伴啊。”

------------------------------------tbc-----------------------------------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