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见殊途-开学式神隐中

填坑的速度比不上脑洞的速度。

轻度社障,希望能和你好好相处。

微博ID @音羽殊途

杂食。

【刀剑乱舞】不完全付丧神与伪物巫女(上)

ooc预警   私设遍地是   

cp 鹤丸国永 x 朝仓名  

审神者有名字请自行避雷,不过基本上是成为审神者之前的故事

【刀剑乱舞】不完全付丧神与伪物巫女(上)

【刀剑乱舞】不完全付丧神与伪物巫女(下)完结


“说起来,在来到这里之前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突然被自家审神者这么询问,鹤丸国永筷子上的青椒掉下来落在盘子里。

“你在吃惊什么吗?”

鹤丸摆摆手,“都这个年代了,主上你还在使用这么老套的搭讪方式。这足够让我吃惊了。”

【1】

按照惯例,故事发生前我们应该对故事发生的背景进行介绍。但是产生故事的村庄太过于普通,没什么好多说的。普通的地理环境——依山而建的小村庄,普通的村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普通的主角,啊,不对,也许我们的主人公不是那么普通。

在这个不大的村庄的最东边有一座神社。神社中供奉的并非常见的土地神或稻荷神,而是一把刀。

刀身上的铭文模糊不清,无法辨识,但是当地人都称呼这把太刀为“鹤丸国永”。你可能会觉得这个名字耳熟,没错,鹤丸国永就是在历史上十分有名的,“不惜挖掘坟墓,冒犯神社”也要得到的那个“鹤丸国永”。

当然在这个偏僻的小村庄是不可能有鹤丸国永的。这里的太刀只是一把仿制品,被冠上了鹤丸国永的名字罢了。这么做的意义不重要,也许根本没有意义。但是围绕着这把不知是谁打造出的“鹤丸国永”,逐渐聚集起了人群,组成了村庄。为了方便称呼,这个故事发生的村庄我们就叫它“三条村”吧。

我们的主角朝仓名就是这个“鹤丸神社”的主人。这么说不准确,在她继承神社之前,她只是这个神社的见习巫女。

某年某日,厌倦巫女身份的朝仓名逃出了神社,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2】

“鹤丸神社”起源于何时已不可考。

神社属地不大,该有的设施却一样不少。沿着参道上山,踏入朱红鸟居,注连绳与玉垣划分出俗世与神的领域。只是与常见的神社不同,这里的神使雕像并非狛犬或狐狸,大概是为了迎合鹤丸之名,殿前的神使是一对敛翅的白鹤。

中规中矩的神社反而没什么特别之处。朝仓名杵着扫把站在一片落叶里向外看,鸟居那边的世界连色彩都比这里艳丽。

无聊。

这是朝仓名对“这里”唯一的评价。

“喂!名,你是不是又在偷懒。”

隔着鸟居,住在山下的伸太郎向“巫女”丢了一块石头,那小石块滚动着,在朝仓名的脚下停下来,吸引了巫女的视线。

“你父亲看见你偷懒又要训斥你。”伸太郎停顿了一下,尚显稚气的脸上竟也挂上了愁容,“我下周就要去外面读书了,你真的不能一起去吗?”

名蹲下来捡起小石头,放在手心把玩着。

“我不用去那种大城市读书,”朝仓名转身把石子塞进神使白鹤的嘴里,“我会继承神社。”

“是吗。”伸太郎不自然的叹了口气,“那我走啦。”

“希望作为巫女生活下去的你也能一直快乐。”少年背过身故作帅气的挥挥手,沿着参道下了山。朝仓看着他的背影,忘记和他道别。

众所周知,巫女只能由25岁以下的未婚女子担任,即使在这个不出名的村子的不出名神社,该遵守的规矩一条也不能违背。25岁后的人生会是怎样的,朝仓名还没有想过。招赘入门继承神社,将鹤丸国永之名传承下去吗?开什么玩笑,这里的鹤丸也不过是一个冒牌的伪物罢了。

 她推开本殿的门,这里是“神栖息之处”,平时是不允许进入的。朝仓把扫把抵在门上,蹑手蹑脚的进了本殿。设置神体的地方空荡荡,只放着一把白色的太刀。太刀对少女来说并不适合,朝仓费了一番力气才把刀抽出鞘。她比划了一下,这把刀超过了她身高的一半,挥动起来也不方便,本想摆几个帅气姿势的朝仓放弃了,她把刀放回供奉的刀架上,击掌两次鞠了一躬。

“鹤丸国永,这些年多亏您关照了,”朝仓说,“虽然我还没想好要做什么,总之先离开这里。”

鹤丸国永睁开眼,时隔多年苏醒后看见的就是——头发上挂着草屑的少女歪歪扭扭的行参拜礼——这样一幅滑稽的画面。

【3】

头脑一热冲出神社的朝仓名根本没想过要去哪里,漫无目的的在山路上走很快就消耗尽体力。鹤丸跟在她后面,被锻造出来至今数百年,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莽撞的人。

在他的记忆里人类都是擅于计算的,排兵布阵,利用手段夺取别人的领地,甚至用“象征”巩固自己的地位。人类拥有智慧,但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去挖掘别人的安眠之地,去神社里偷东西,实在无法认同。

见证了数代主人兴衰的名刀鹤丸国永逐渐由寄托在其刀身上的执念诞生出付丧神,但人类多执着于他的本体,就算面对面,也不曾有人见过他化为人类身躯的模样。多年没有战争的现世,再锋利的刀也难逃被当做装饰品束之高阁。

“无聊。”鹤丸国永这么评价道,“都是些不用思考就能知道的事情,心会先于身体腐朽的。”

好不容易幻化出付丧神的鹤丸国永最初还有兴趣观察来来往往的参观者,后来他索性陷入沉睡,直到今天被这个偏远山村的巫女唤醒。鹤丸国永掂起自己凭依的伪刃,跟着少女走出神社。本想突然出现吓她一跳,可一心离家出走的少女根本没有回头的意思。

于是鹤丸国永就跟在她后面跨过溪水翻上土坡,看着在青苔上滑倒的少女沾了一身泥。

“不至于这么迟钝吧。”

鹤丸自言自语的向前,朝仓名像是听见了什么猛地回头,离得过近险些撞上鹤丸的下巴。

付丧神没想过朝仓名会突然转身,平安老刃终于获得了他渴求的惊吓,一时间竟然忘记了反应,直挺挺的杵在地上。朝仓名盯着鹤丸的方向不做声。

“被看见了?”鹤丸想,“不会吧。”

“哟,被这样突如其来的出现吓到了吗?”鹤丸尴尬的抬起右手打了个招呼,“抱歉抱歉。”

朝仓退后一步,捂住胸口,三秒后发出及其不雅的堪称吼叫的声音。

---------------------------------------------tbc-------------------------------------------


一个没什么营养的短篇。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