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见殊途-开学式神隐中

填坑的速度比不上脑洞的速度。

轻度社障,希望能和你好好相处。

微博ID @音羽殊途

杂食。

失衡

【全灭结局,慎入慎入慎入!若引起不适万分抱歉。】

【男审神者x加州清光 大和守安定】

【私设多,漏洞多,out of character,视角混乱。】

序章   梦蝶

那是清洗不去的血的臭味。

 近藤大哥在前面,我跟着他上了二楼,同伴被冲散,有人牺牲有人受伤,惨叫声不绝于耳,但是现在没有时间考虑。

四周都是敌人,光线昏暗,这个时候只有不停的挥刀。血溅在身上是热的,手却被这血浇得冰凉。我握着刀,过了多久?

“可恶,那家伙不在这里。总司,你怎么了!”近藤大哥回头看我,我低下头才发现自己胸前溅满了血。

胸口沉闷,我捂住嘴,血不断的从口腔中溢出。

奇怪,这是我的血吗?

灯光似乎更昏暗了些,眼前愈加不分明,对面浪士手中的刀斩击过来,我抬手格挡。

刀折断了,刀尖掉在地面上清脆的一声。

好痛,为什么我会感觉到被折断的痛苦。

因为你被折断了。

不,人类怎么会折断呢?

因为你不是人类啊,加州清光。

视角回转,年轻的男人伏在地上失去了意识,周围是活着的敌人和敌人的尸体。

还有挥之不去的血的臭味。

第一章  本丸

“不要抛弃我,请不要抛弃我,冲田!”赤红的眼猛地睁开,加州清光伸出手像是要抓住什么似得,但是什么都没有,眼前是熟悉的天花板,和梦境中昏暗的房间不同,这里宽阔明亮,也没有血的腥气。

这里是本丸,不是池田屋。认识到这一点的加州清光松了口气,重新躺回床铺。

“做恶梦了吗,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睡在旁边,被加州清光吵醒,支撑起身体,“我听见你喊冲田。”

“没什么,梦见了池田屋的事。”加州清光抬手遮住眼。

“池田屋吗。”大和守安定说,“如果冲田君带去池田屋的是我会怎么样?我有时候会这么想呢。”

“失去重要的人之时人会想要改变不幸的因果,但是加州清光,我们不是人类啊。”

大和守安定说出了和梦境中一样的话,加州清光像是被什么击中,说不话来。

我们是付丧神,凭依新主的灵力化成人类的躯体。但刀剑就是刀剑,再怎么像人,也改变不了杀人工具的本质。如果不努力的话,会再次被人抛弃的吧。

被抛弃的痛苦真是一丝一毫都不想再经历了。

第二章  泉春政

加州清光先大和守安定一步离开房间,作为新主选定的近侍并不轻松。做好准备工作,清光出了一身汗,正感慨着人类的身体如此不便,偏就撞上早起的主人。

“早安,清光。”

年轻的男性审神者主动向他问好,加州清光微微皱眉,本来想去洗个澡再过来,这幅样子让主人看见实在不像话。

“早安,主上,要处理文件吗?昨天狐之助送来了信函。“

审神者微笑着摇摇头,示意加州清光跟着他。

“今天工作暂停,和我一起去万屋吧,清光。”审神者伸手掏出荷包上下掂量着,“远征队午时前就能回来了,我答应过五虎退今天的甜点吃抹茶蛋糕。”

清光跟在审神者身后,能去万屋当然比繁琐的工作强得多,比起做家务,清光更愿意出阵。

“作为陪我跑腿的报酬,清光你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东西,我买给你。”审神者放慢脚步,和加州清光并肩。

“店铺,真好啊…”清光抬起头,看着审神者的侧脸,“如果我变得更可爱,你会更爱我吗,主上。”

审神者没料到清光会突然问起这个,他抬起手揉了揉清光的头发,

“你已经很可爱了清光,我不会抛弃你的,所以在我身边的时候就放松一点。”

审神者露出温柔的表情,“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尽量叫我的名字吧。你不是一直称呼冲田总司大人的名字吗,我有时候也会想要你那样对待我啊。”

清光别过头,不愿意主人触碰他还沾着汗水的发梢。

“泉春政大人。”

审神者点头,“我在,清光。”

第三章  归来

远征队如期回到本丸,按下交接繁琐事务不提。

这次远征的队伍编成只是短刀,除了小夜外剩下五人都是粟田口家的弟弟。两家的兄弟相逢气氛却截然不同,大和守安定与加州清光陪着泉春政坐在中间,一边左文字家如冬之雪安静祥和,一边粟田口家如夏之风欢声热烈。

泉春政替五虎退抱着小白虎,和五只白虎闹成一团。加州清光看着审神者的笑颜,心口似是被抓紧,脸上的表情也渐渐暗淡下来。

那边一期一振终于把自家弟弟们挨个表扬一番,五振短刀四散开来,拉着一期一振往房间走。五虎退想到小白虎还在泉春政这边,就向他走来。

“欢迎回来,五虎退。”泉春政把小白虎还给五虎退,笑着说,“一期一振真是受欢迎啊,我都凑不到那边去,我也想好好表扬你们呢。”

五虎退低下头,“主公大人,对.......对不起。”

“为什么要道歉呢,五虎退,你做的很好。”泉春政抚摸着五虎退的头顶,“之前答应你的抹茶蛋糕在你们房间,快回去吃吧。”

五虎退露出笑颜,快步向房间跑去,又想到什么,跑了回来,示意泉春政弯下腰。

泉春政照做,五虎退在审神者脸颊印下一吻。

“谢谢您,主公大人。”五虎退自己的脸颊泛着红晕,“主公大人,一直都看着我的眼睛呢。”

泉春政摸着被吻到的脸颊,撇过视线。“是吗。”

目送五虎退蹦蹦跳跳的跑远,泉春政才站起身,往另一边的小夜左文字走去。

小夜在左文字三兄弟中来的最早,最初对泉春政有所防备,江雪和宗三来之后才缓和了些。泉春政不善与小夜交谈,聊了几句也只是生硬。 索性不再多说,从怀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柿子塞进小夜手中,又胡乱揉了一把小夜的头顶。

加州清光前倾身体看泉春政,正对上小夜左文字微微上弯的嘴角。江雪和宗三见自家弟弟开心,总绷着的脸也松动了些。

清光一怔,想到当初的自己与此时的小夜左文字有些相像,本就暗淡着的表情又灰沉了些许。

大和守安定托着下巴,没注意到加州清光的失落,他也在看泉春政。

“加州清光,你有没有发现,审神者他在追求某种平衡。”

加州清光不解,示意安定继续说下去。

“他爱着每个人,也不爱任何人。这样的审神者是优秀的。但是作为人,太寂寞了。”

第四章  视线

泉春政回想起初遇时,加州清光曾对他说,自己是河原之子,难以上手。那时的加州清光明明恐惧着被抛弃,却故作轻松,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所以他选择把清光留在身边,被任命成近侍时,清光脸上的表情终于有了些变化。

泉春政清楚知道自己身为政府下属的工作人员,在执行审神者的工作时不应该夹带私人感情。更何况自己的同事是付丧神,并非人类,在面对他们时谨慎小心才是正确的选择。

但最近泉春政隐隐能感觉到加州清光对自己的情感变化。

若是用人的感情来定义的话,大概是从信任变成依恋的程度,在感情上,人总比神敏感些。

泉春政将手中的信捏成一团,丢到废纸桶里。

昨日狐之助送来的信函不是工作方面的指定,而是一张讣告。

东之本丸的审神者去世了。

她的近侍打刀压切长谷部因为种种原因,选择为他的主人殉葬,与审神者的遗躯一同消失在时间洪流尽头。

“一个两个都是笨蛋。”泉春政趴在桌面上,桌布洇湿一片。

他想起某年工作交接,东之本丸的审神者千重一言因为身体原因不能去往本部,他作为代表将情报送往东之本丸的事。

那时的东之主已然日薄,说来泉春政生离死别见得也不少,做这种工作的,总有生死不测的一天。

那日压切长谷部在田地里忙碌,她坐在一边,虽没有交流,但是视线的那端总停留在自己的近侍身上。

泉春政有些动容。

在对待感情上,人比神敏感,比神用情更深,所以在不对等的关系之间,更为痛苦的一方也是人。

泉春政小心翼翼的维持着本丸的平衡。对待每把刀都尽量做到平等对待,不付出更深的感情,也不求特殊的回报。人本是感情动物,若什么事都能理智对待,也就不能够被称为人了。相处的时间越长,就越会产生依赖,泉春政也未能逃脱这个怪圈。

“我会受到怎样的惩罚呢。”泉春政喃喃道。

第五章 结

左文字兄弟离开后,泉春政惦记着狐之助送来的信,打过招呼后回了房间,长廊只剩下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

大概是因为之前安定说起泉春政的事,气氛变得有些微妙,两个人坐在一起说了些可有可无的话。

“加州清光你知道吗?我喜欢那个人。和喜欢冲田君不一样。”大和守安定离开前突然说,“明明只是一个道具却想要和他作为伴侣的感情,很可笑吧。”

“等一下,安定!”加州清光想要抓住大和守的衣角,不料抓了个空,大和守安定低着头加快步伐离开长廊。清光看着自己的指甲终于注意到,指甲上的红色变得斑斑驳驳。 

人和刀能走到哪一步?

加州清光不知道直接去问泉春政能否得到答案。但若不主动追求的回应,被抛弃的时候就再听不到了。

加州清光站在泉春政的房间门前,天色渐晚,新主明明在房间里却没有点灯。

“泉...春政大人?”

没有得到回应,清光轻轻拉开门,泉春政伏在案上睡熟了,文件铺了一地。

“不是说今天放假吗。”清光抱着羽织想给主人披上,没注意到案旁的废纸桶,桶被踢翻,里面的废纸洒了一地。

一个纸团滚到加州清光脚下。

他认出这是昨天狐之助送来的青色信纸,怎么会被揉成团扔掉?

借着微弱的光线,加州清光辨认纸上的字。

【东之本丸之主于卯月廿六病逝。

其近侍打刀压切长谷部为其殉葬原因未查明。

东之本丸新主将于下月接任,请各本丸之主于皐月一日到场。】

第六章 朝暮

人是会死去的。

就算不被抛弃,也总会有分开的一天。

“你看到了吗?清光。”泉春政的声音在加州清光身后响起。“我和东边的有点交情。”

加州清光没有接话,把废纸打扫回纸篓。

“清光,我也会死。那之后的事就拜托你了。”

听到最不想听到的话,加州清光突然想到梦境中冲田总司溢出血的唇角,他转过身,把手中的羽织扔到泉春政身上,逃一般离开房间。

泉春政也是人,他会和冲田总司一样死去的,一直害怕被抛弃,偏偏忘记了最重要的事。

人和刀不可能有结果。

第七章 事变

空气里溢散着血的臭味。

这里在短短几个小时里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本丸会变成这样?其他的刀剑在自己离开本丸的几个小时里去了哪里?

眼前的景象和梦境重合,加州清光握紧手中的刀,从火光中走出的是谁?

“冲田大人?”

沾着血的浅蓝色羽织,束起的黑色发尾,少年人抬起头,不是记忆里那人的脸。

“大和守安定,原来是你。”

加州清光收起刀,向大和守的方向走去。

“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有血,大家都去哪了?”加州清光注意到大和守的左手似乎拎着什么,“那是什么?”

大和守沾着血的脸扬起笑容,他将左手所持之物抱在胸前。

借着火光,加州清光终于看清那是何物。

大和守安定从跪倒在地的清光身边经过,被加州清光抓住左脚。

“你做了什么。”加州清光嘶吼着,目眦尽裂。“大和守安定!”

“如你所见。加州清光。”大和守说,“你知道东边本丸的近侍曾经暗堕的真相吗?”

“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

“被带到池田屋的也好,被选中作近侍也好,清光你总是受到宠爱呢。”

“不注视着我的眼睛还是看不见比较好。所以主人的首级我就收下了,这次我会好好收藏的。”

第八章 终

大火燃烧了一天一夜,本部发现事态严重时一切已经结束了。

南之本丸变成一片废墟,数十把刀剑散落在本丸的角落,凭依在其上的付丧神不知所踪。近侍刀加州清光在南之主寝室前被发现,碎裂,不可修复。

失踪的南之主泉春政的首级三日后于刀解池打捞出水,同时发现的还有打刀大和守安定的碎片。


后记:

根本不知道自己写在什么鬼系列。

最初的主题是反差,意外纯情的加州清光和切开是黑的大和守安定。结果最后大魔王黑的太快,很多东西没写到。为什么清光跑了几个小时本丸里的大家就掉线了?大和守和审神者说了什么导致安定不安定?这些坑干脆就推锅给【某特殊手段】得了。

本来是独立世界观,写着写着不知道怎么就扯到另一个本丸,就随手设定东南西北四个本丸。

东边的换了领导,南边全灭。西北暂时搁置,大概会成一个系列。

泉春政的名字取自冲田总司的本名冲田宗次郎藤原春政。

清光小天使的梦境立了个大大的flag。

总之是四月底一日间发生的事。

同系列先后顺序如下

东:《遗事手账录》 

南:《失衡》 

北:《定风波》 

西:《无明长夜》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