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见殊途-开学式神隐中

填坑的速度比不上脑洞的速度。

轻度社障,希望能和你好好相处。

微博ID @音羽殊途

杂食。

【刀剑乱舞】和主公一起(三)

【ooc预警 】

【女审神者 全员向 但是hsb要求加感情戏】

【当然驳回】

【本丸白痴日常】

指路:

 

【刀剑乱舞】和主公一起(一)

【刀剑乱舞】和主公一起(二)

【刀剑乱舞】和主公一起(三)

【刀剑乱舞】和主公一起(四)

【刀剑乱舞】和主公一起(五)完结篇

【刀剑乱舞】和主公一起·情人节番外

【刀剑乱舞】和主公一起·番外2

 

和主公一起·用餐

从早起到现在我的精神一直处于紧绷状态,简直筋疲力尽,早上吃的那一点东西早就消化了,我从没有像今天这样期待着午餐。

用百米冲刺的速度到了餐厅,我在门口堪堪停住,随手掏出镜子整理仪容,跟在我后面的摄影机因为我的急刹车险些撞到我身上。喘匀了气我才撩开了帘,准备接受来自我家大小宝贝儿们的欢迎。

“大家久等了,来来来,开饭吧。”我摊开双手,平时这个时候五虎退和秋田藤四郎会一左一右的挂在我身上,然后我们一起欢欢喜喜的就位。

想太多,根本没人注意到我进来。

餐厅里乱成一团,我的声音被淹没在一片嘈杂声中。

什么情况?我躲开鲶尾藤四郎丢过来的软垫,却没躲开从后面撞过来的乱。

“我的腰!”我的腰椎咯嘣一声哀鸣,保持不住平衡我向前栽倒,眼看就要一脸埋进味增汤,一只手臂捞住我。

嗯,真是可靠啊,会是一期一振吗?我挣扎的站直,长谷部收回手,一脸要笑不笑的表情。

“都不要闹了,审神者来了!”长谷部扭过头冲着餐厅就是一声怒吼。

餐厅瞬间安静下来,刚进来的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齐齐打了个哆嗦,安定撩开门帘的手都忘记收回来。

可怜的孩子们,都被长谷部吓坏了,所以长谷部你平时在他们面前到底扮演的是什么角色啊。

五虎退的眼睛都开始湿润了,可怜见的,我示意他别怕赶紧坐过来一起吃饭,五虎退盯着我看了一下,转身往离我最远的座位走去。

等等五虎退,你的座位不是就在我右手边吗?

“主,快入座吧。”长谷部已经坐好了,他拍了拍旁边的坐垫要我坐下。那确实是我一贯喜欢的座位,餐具也是我的,但是长谷部,请你解释一下,为什么我右手边的人从五虎退变成你了?

长谷部完全没有要解释的意思,反而对我迟迟不就位的行为目带谴责。这时我才发现餐厅乱成一团的真相,不知道什么时候,餐厅座位的布局完全变了。

很好,我让你和笑面青江来洒扫餐厅,你们俩打扫的倒是很彻底嘛。给了长谷部一个警告的眼神,我坐到他旁边,再不开饭我就饿死了。

无人机在半空回旋,刚刚一场闹剧也不知道它拍到多少,我心里喊了声“cut”,不管拍到什么统统不算,现在才正式开始。

长谷部倒没再干什么,他微阖双眼,我知道他每次吃饭前都要稍微祷告一下,但是每次他都坐挺远的我一次都没听清楚过。

“感谢主的恩典,我用心灵和诚实赞美您。”长谷部看起来好虔诚啊,我咬着筷子偷听,但是很快我就发现有点不对劲了。

别以为我听不懂洋文好吗!除了第一句的主是指神,怎么后面的就变成主上了?虽然我也有参加畑当番,但是我可没有赐饭的神力好吗!

我决定不去想了,天大地大没有吃饭重要。

低着头扒拉着饭,我突然想到摄影机还在拍,一口卡在嘴里的饭硬是让我做出副细嚼慢咽的姿态来。一顿饭吃的比早上去种地还累,我在心里小本本上给长谷部又记上一笔,顺手把青椒夹到他碗里。

今天的青椒特别辣,哼哼。

长谷部果然愣了一下,我侧过头看他的反应,怎么还没吃就开始辣的要流泪了?长谷部捧着碗,一副感谢主的恩赐的表情,小口小口的把青椒吃了。

完了,长谷部疯了。

和主公一起·玩耍

胃好痛,腰好痛,今天没看见博多,否则我一定会抱着他的大腿(纯洁意义上)求他我不要拍了。我今天幸运值超低,石切丸绝对没有好好帮我祝祷。

嗯?不对,可能还是有一点幸运的,今天鹤丸到晚上才会回来!否则别说午饭了,餐厅被他趁混乱炸掉也是有可能的。

哈哈哈呸。

我需要可爱的短刀治愈心情,当然身为审神者要注意形象,不能太外放把自己很想和他们混在一起玩的心思暴露出来,平时我在他们面前还是很有威信的,现在后面跟着个摄影机,更要把握好这个其乐融融又不失风范的度。

正想着,看见前面树下粟田口一家正在玩。

虽然从我这边看更像粟田口的弟弟们在玩哥哥(纯洁意义上)。一期一振竟然能在身上连爬带拽三四个孩子的情况下保持面带笑容,真怪力啊。身为审神者难道不应该为他分担一些吗?

答案是,义不容辞。

我假装路过,假装不是很想加入,假装半推半就,然后成功的混了进去。

因为午餐前被鲶尾和乱前后袭击差点酿成惨剧,一期一振对我很是过意不去,摁着两个弟弟的头向我道歉。

“不用在意。”我摆摆手,给自己在镜头里找了个好角度。

鲶尾藤四郎说要去找骨喰,蹦蹦跳跳的跑掉了。

不知道谁先提议玩跳山羊,我欣然同意,在场的只剩下我和一期一振身高还好,所以我们俩来当羊。

一期一振先来,他伏下腰,弟弟们挨个从他身上跃了过去,不愧是经常一同训练的兄弟,默契值真高。看上去没什么难度,很快就轮到我来当羊,我学着一期一振弯下腰,突然想起之前鸣狐说过,当弯下腰从两腿之间向后看的时候能看见神明,类似于狐之窗的变异版本。

神明真的有一个。

乱藤四郎冲我甜甜一笑,他好像还在为中午撞了我的腰内疚,

“主上,我要跳了。”

“来吧。”当时我想着短刀们轻轻巧巧的,跟一期一振玩的时候看上去都跟小燕子一样轻盈。但是我完全失策了。

被乱摁着腰扑倒在草堆上时,我脑子里唯二的两个想法如下。

一,乱今天没穿裙子,可惜。

二,乱今天和我的腰犯冲。

-------------------------------------------------TBC----------------------------------------------

压切长谷部:哈哈哈哈哈!

某婶:闭嘴。

评论(2)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