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见殊途-开学式神隐中

填坑的速度比不上脑洞的速度。

轻度社障,希望能和你好好相处。

微博ID @音羽殊途

杂食。

【刀剑乱舞】和主公一起(五)完结篇

【ooc预警 】

【女审神者 全员向 但是hsb要求加感情戏】

【当然驳回】

【本丸白痴日常】

指路:

【刀剑乱舞】和主公一起(一)

【刀剑乱舞】和主公一起(二)

【刀剑乱舞】和主公一起(三)

【刀剑乱舞】和主公一起(四)

【刀剑乱舞】和主公一起(五)完结篇

【刀剑乱舞】和主公一起·情人节番外

【刀剑乱舞】和主公一起·番外2

和主公一起·就寝

我是谁?我在哪?为什么爆炸没把摄影机一起轰上天?为什么我还要录这劳什子纪录片?

我瘫坐在地上看大家手忙脚乱的营救鹤丸,最后还是御手杵把鹤丸从树上扛了下来。

吵死了长谷部,我没聋,不用一遍遍叫我。

“主上,你还好吗?”一双细腿出现在我眼前,熟悉的声音促使我抬起头。

博多抱着厚厚的账本站在我面前,我反射性的摸了摸兜,终于哇的一声.....晕过去了。

醒过来的时候我躺在床褥上,周围围了一圈人,看他们的表情,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已经驾鹤西去了。

呸,打死我也不骑那头糟心的鹤。

“咳咳,主上,您没事吧。”右手边传来声音,我偏过头去看,右边围着的和泉守和山姥切自觉的向旁边闪开,我终于得以看见躺在临床的烛台切光忠。

作为今日唯二被鹤丸祸害的人,我不能露出脆弱的表情,我可是他们的支柱啊。一瞬间使命感涌上心头,我对着烛台切竖了个大拇指,“我很好,什么时间了?”

看外面的天色已经很晚了,大家都在手入室饿着肚子陪我多不好意思。

“已经晚上九点半了,大将。”药研把湿毛巾从我头上抽走,“如果您感觉没问题的话就可以回房间休息了。”

长谷部从另一边探出头来,“我知道您要问什么,都吃过了,你放心吧。”

“哈哈哈,毕竟咱们本丸的第一家训是——”岩融起了个头。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嘛!”

很好很好,可是我还饿着啊!我现在恨不得从药研手里抢两瓶葡萄糖喝。

但是我不能,我是审神者,我要保持风度。

咬牙从被褥里爬起来,示意大家自由活动,我准备去书房整理一下......账单。浑浑噩噩的沿着走廊往前走,我感觉身后有人跟着,回过头,果然是长谷部。

他一步步向我逼近,我搞不清楚他想对我说什么。只见他突然伸出右手,我没防备向后一仰,结结实实的受了他一记壁咚。

“主,我......”

要是为鹤丸求情就算了,我已经不怪他了,反正这种事我早就习惯了。

长谷部的眼睛在月光的映衬下十分好看,因为他时常在我身边,我反而没有认真的观察过他,嗅着他身上淡淡的绿茶香,肚子更饿了。

“主,其实.......”

长谷部右手撑着墙,左手拉开运动服的拉链,伸进自己的衣襟。他的脸泛着红,呼吸也急促了起来。

“主,我从一期一振藏零食的柜子里给你拿了两个馒头,你赶紧吃吧。”长谷部从衣服里掏出一个小小的布包递给我,“我知道你好面子,明天我偷偷给他补上,不会有人知道的。”

我接过布包,热泪盈眶。

在书房呆了一会儿,心情终于平复下来,我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要做一件事就要有始有终,答应了博多的事我就不会食言,今天还有最后一个项目。

果然,拉开门,四个身影端端正正的坐在我的房间里。

爱染国俊见我来了,嘴角微微上扬,萤丸拍醒在一边打瞌睡的小夜和今剑。

小夜抱着摄影机,“主人,还继续吗?”

“当然继续了,大家都把被褥铺好了吗?”我拉上门,把灯调的暗一些。

四个小孩子纷纷钻进自己的被褥里,萤丸躺在我左手第一个,突然问,“主人,你不怪鹤丸了吗?”

“我怎么会怪他。”看气氛不错,我趁机会再给他们灌输一些本丸和睦的思想,“我们是一家人啊,一家人就要相互体谅。”

躺在右边的今剑翻了个身,从床铺上爬坐起来。

我以为他认床,伸手抚摸他的脑袋,但是他的身体一抽一抽的,好像在哭泣。

“怎么了,今剑?”

今剑抬起头看着我的眼睛,“我有事要向主人坦白。”

我示意他说下去。

“我之前和岩融在库房附近玩,不小心跌进去了。”

这事我知道啊,后来还是岩融亲手钉的门。

“我们跌进去的时候,我正坐到了这个摄影机上面。”今剑说着,把摄影机举着给我看。

今剑指着摄录键“这里被压坏了,所以没有摄影功能了,我一直没敢和你说。”

没有摄影功能?不对啊,我今天还检查过,摄影机确实是在运作中。

“我下午去找石切丸,他告诉我,摄影机现在只有一个功能。”

等等,我有个不祥的预感。

“直播。”今剑完全没有接收到我的电波,直接将我现在最不想听见的两个字说了出来。

“今剑,”我强压住心中的恐惧,“你知道,直播的接收方是哪里吗?”

今剑点点头,“是本部哦。”

和主公一起·尾声

我是审神者,万万没想到,最后我们还是得了奖。

当晚今剑把摄影机的真相告诉我后,我一口气没提上去,这次直接晕到第二天早上才清醒过来。

我拒绝接受现实,本丸全体人员就都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日子就这么遮遮掩掩的过了下去,除了中间歌仙兼定知道了真相要手拆本丸之外,没再闹出什么大乱子。

然而这个月五号,我竟然接到了从本部发来的获奖函。这时候我才想起博多拿的那本杂志原来是本部内部发行的本丸周刊。

哈哈,好歹只在内部丢了一圈人。

获奖原因当然不是模范表彰,而是因为太过于喜感和倒霉,作为安慰奖被列在了名单最后。

今天,奖品被寄到了本丸。

我拆开包裹,一个新款的摄影机出现在我面前。

陆奥守吉行接过我手里的摄影机,一边把它固定到无人机上,一边招呼大家到树下站好。

我被推到最中间,愣愣的看着在我面前上下浮动的摄影机,突然心里涌上一阵暖流。

“都准备好了吗?”长谷部问。

大家回应以肯定。

“一,二,刀剑乱舞,开始了哦!”




写在最后:

感谢一直阅读到这里。

题目和灵感来自于好久好久之前看过的战国题材恶搞动画《和主公一起》。

没有写到的刀剑就当他们不在家好了。

最后也没给长腿部加感情戏哈哈哈。

为歌仙默哀一分钟。



评论(6)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