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见殊途-开学式神隐中

填坑的速度比不上脑洞的速度。

轻度社障,希望能和你好好相处。

微博ID @音羽殊途

杂食。

【刀剑乱舞】审神者专业不对口(五)

【一期一振X男审神者】

【私设有  全员 out of character】

【男审是混血的恶俗设定】

指路:

          审神者专业不对口(一)

          审神者专业不对口(二)

          审神者专业不对口(三)

          审神者专业不对口(四)

          审神者专业不对口(五)

           审神者专业不对口(六)

          审神者专业不对口(七)完结

          审神者专业不对口·愚人节番外

明明就是幸运E

只要闭上眼,自家近侍的脸就会在眼前飘动,以每秒一帧的速度循环播放,早早的就躺在床上,却根本没有睡意。神木凛太郎觉得自己要坏掉了,绝对是本丸太闲的错!

感觉到振动,凛太郎伸手把终端拿进被褥,把头埋进去翻看消息。

[匿名:如果看见或想到另一个人会心跳加速,有发烧现象,四肢无力,请问这是某种心理障碍还是生理疾病?顺便求治疗方法。]

[1楼:贴主这不是病,你恋爱了。]

[2楼:一楼兄弟终结此贴。]

[3楼:一楼真相。]

[4楼:+10086.]

...       ...        ... 

恋爱?和一期一振?别开玩笑了。

不是没有脑补过一期一振穿着白无垢的样子,但是在凛太郎心里,就算一期一振要和谁在一起,对方也得是三日月宗近那种国宝级别的美人,一个靠走后门进来的官二代,哪能和他扯上关系。

凛太郎一直都以为自己如阮元剑一般,是笔直笔直的。

但好像不是那么回事。

年轻的审神者把烫红的脸埋在枕头里,就像一只沙漠中的鸵鸟。

“是没有好好修炼,阳刚之气消散的原因吗。”鸵鸟自言自语,“明天跟着上阵吧。”

审神者跟着上阵不是特例。

实际上凛太郎的父亲,这个本丸的前任审神者就是十足的工作狂,每阵必上。所以在坊间流传的审神者传说中,‘鬼审神木’当仁不让名列第一。至于为什么后来曾经的工作狂会变成居家型煮夫,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在出阵之前,凛太郎专程拐到石切丸的房间请教今日运势。

石切丸解释道,“上吉,主上心中所求之事定能达成。”

于是凛太郎放下心跟着部队走了。

直至目送第一小队离开,石切丸才重新把木签掏出。

“贞下起元, 利有攸往。”三日月宗近捧着茶在石切丸身边坐下,“这签是什么意思?”

“主上恋慕之人会回应他,就是签文的意思。”石切丸把木签翻转,有桃色的花瓣印在签的后面,“这是枚桃花签。”

第一小队落脚在小牧山阵地,根据时之政府的情报,这次会有时间溯行军出现在这里,妄图改变小牧山长久手之战*的结果。

凛太郎打了个喷嚏,此时的小牧山正处于早春,天气还不算温暖。一期一振解下自己的披风围在审神者身上,“小心着凉。”

“谢谢。”凛太郎揉揉鼻尖。

一期一振拔出刀,“发现敌人,漂亮地各个击破吧。”

小队在一期一振的带领下迅速做好战斗准备。和泉守兼定把自己的长发拢到身后,和堀川国广前后站定,虽然凛太郎表示自己有自保能力,但药研和陆奥守吉行仍然一左一右保护在自家审神者身侧,一期一振在最前,身边带着秋田藤四郎。

“对面有长枪,大家小心。”一期一振嘱咐道。

将刀横于胸前, 和泉守做出防御的姿势,“好,干脆大干一场吧,国广。”

“ 那么,我也必须努力了。”堀川国广回应。

凛太郎被大家的斗志感染,阮元剑握在手心微微发热。

被树林遮挡,敌人的身躯不易探查。突有破风的声音划过,凛太郎放开手,阮元浮空而起在己方阵前挽了个剑花。乘风过来的箭被阮元击中散落在四周。

“我方逆风,形势不利,尽快进入白刃战。”审神者下达命令,率先领队向敌人的方向袭去。

兵刃相接的声音很快在小牧山间响起,对方比己方队伍少一人,凛太郎的队伍还是占优势的。

“你就是大将吗?”对方像是太刀,身材高大,凛太郎将剑横在眼前,“虽然没有戴夸张的头盔*,你也看清一点。你的对手是我!”

剑从下向上削,与太刀相接,凛太郎比对手低了很多,力量占劣势。但是剑双侧开刃,凛太郎侧转身体借力绕到对手身边,阮元下压,往敌方太刀的身体斩去。

若是如凛太郎所想,敌方太刀已经被拦腰斩断。然而现实与想象完全相反,阮元从敌方太刀的身体轻松斩过,凛太郎愣住了,这手感简直就像切到了空气。

“凛太郎!”

神木凛太郎听到一期一振呼唤的声音,腹部传来钝痛,随后后脑撞在树上,失去了意识。

一期一振脸上溅满敌方肋差的血,眼睁睁的看着审神者被太刀踹到树上昏迷过去。

“我自身也不清楚,自己现在是何表情……但是你惹火我了。”一期一振金色的瞳孔盯死伤害凛太郎的太刀。

真剑必杀。

敌方太刀被从中劈成两半,消失在空气里。

凛太郎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期一振的腿上。

这算福利吗,怎么脸上湿湿的,不会流鼻血了吧。凛太郎闭上眼。还是继续装死吧。

“主上!你不要死啊!”

听见秋田藤四郎撕心裂肺的声音凛太郎也不好意思再装死了。他睁开眼抹了把脸,哦,不是血,只是秋田藤四郎滴在自己脸上的眼泪罢了。

摸了摸秋田的头发,微笑着表示自己无大碍,但面部肌肉运动连带扯动头皮,凛太郎突然觉得自己的后脑特别疼。

药研检查了他的瞳孔,“可能有点脑震荡,大将需要回去卧床休息。”

此时丢尽脸面的审神者根本不想考虑为什么自己的一击会落空,他撑着一期一振的手臂站起来。

“先回去吧。”

陆奥守吉行皱起眉,拦住要往前走的凛太郎。

“等一下,主上。有东西过来了。”

风,静止了。太过异样,完全停滞的空气。凝滞的战场中心时空扭曲中出现的,是异形的军队。

-----------------------------------------------TBC---------------------------------------------

*小牧·长久手合战:天正十二年三月,本能寺事件之后,羽柴秀吉击败德川家康奠定霸业的关键一战。具体的战役内容不重要。

*关于头盔:日本武士头盔前面的前立,特别是一军之首,都做得特别夸张,有的像蜈蚣,有的像鹿角。举个栗子,日本战国时期名将,上杉氏家老直江兼续,他就顶着个“爱”字头盔上阵。大将的头盔这么设计是为了让对方辨清谁是队伍领头的。

评论(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