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原(2017.1—),非著名挖坑运动员,墙上劈叉艺术体操爱好者,杂食动物。

更新时间不定。

当前更新整合在索引页,请点击(电脑端LOFTER)主页“索引”项进行查看。
 
 

【刀剑乱舞】审神者专业不对口(六)

【一期一振X男审神者】

【私设有  全员 out of character】

【男审是混血的恶俗设定】

指路:

          审神者专业不对口(一)

          审神者专业不对口(二)

          审神者专业不对口(三)

          审神者专业不对口(四)

          审神者专业不对口(五)

           审神者专业不对口(六)

          审神者专业不对口(七)完结

          审神者专业不对口·愚人节番外

检非违使遭遇战

那句话怎么说的?最怕空气突然安静。不对,这句话可不是用在这种时机上的。

被消灭的溯行军残骸上站着的是更有气场的不明身份之人。

“他们是谁?”凛太郎的手再次摸上剑柄。

一期一振扶着审神者的手改为抓住他的手臂,“那是检非违使,无感情守护历史的看门人。”

虽然听起来和凛太郎他们做的事差不多,但是检非违使会为了历史亲自杀人。他们与时之政府处于不同阵营,说白了就是更强大的敌人。

凛太郎深吸一口气,快速检查了己方战损。

陆奥守吉行和秋田藤四郎无伤,和泉守兼定和堀川国广轻伤,药研虽然看起来没什么异样,但是他的眼神里传达出疲惫的信息。

一期一振本是小队中的主力,此刻却伤的最重,急需回去手入。

不能在这里消耗时间,对方过于强大,不是己方队伍现在状态能应付的起的,凛太郎拿定主意,轻声说明战术安排。

“我们撤退,往西边的树林里跑。我会在适合的地方开启时间溯回,不过落点不定,可能会有偏差。回本丸估计得绕点路。”

一行人表示得到命令,凛太郎手腕一动,阮元向着一边的松树袭去。

松树被削去树冠,砸在地面上扬起沙土,暂时遮蔽住对面检非违使的视线。

“走。”一期一振拉着审神者的手臂向着西边跑,检非违使察觉到他们的意图,发出可怖的咆哮声。瞬间天地失色,乌云卷过天空遮蔽了阳光,隐约有闪电藏于其中。

凛太郎的头痛让他无法集中精力,阮元浮在后面隐隐有失控的现象。

“一期一振,你先放开我。”停下脚步,凛太郎挣脱一期一振的手臂,“你先带着他们走。”

“你要做什么,审神者!”陆奥守打断凛太郎的话,“我等可不是舍弃主人自顾保命之徒。”

 “只是殿后而已,我马上回来。”凛太郎努力做出个轻松的表情,他把披风和脖子上挂着的玉石一同交给一期一振,“我把灵力留在石头里一部分,一期一振,你来开门。”

大家也不是傻的,话都说到这份上怎么都能看出凛太郎的意思。

“你们与我父亲共事过,知道他有个‘鬼审神木’的称号吧。”凛太郎召回阮元,“我好歹也是他的儿子,没那么废。”

一期一振拧着眉不做声,握着玉石的手微微发抖,脚下却一步也不肯退。

僵持中,检非违使接近,最先到达的是长枪。

“秋田闪开。”捕捉到残影的凛太郎抱住秋田往和泉守怀里一丢,阮元挡住枪尖,发出碰撞的尖锐声。

“命令也不听了吗!”阮元的剑身出现裂痕,凛太郎感觉胸口一滞,“一期一振!”

没想到最先违抗命令的是药研藤四郎,他越过凛太郎,持刀往对方短刀而去,

“连刀柄都贯穿进去吧。”

“这可不帅气了啊,”和泉守兼定擦了把脸上的血,与堀川国广对视,“堀川,二刀开眼!”

战斗在瞬间展开。

陆奥守好像在生气,沉默着从凛太郎身边掠过去,秋田藤四郎跟在其后,对凛太郎笑着说,

“就算碎掉了,我也会搭乘鸟儿的翅膀回到您身边的。”

凛太郎愣住了,这和他的计划完全不同,本来想最后帅气一把舍己为人的。

因为审神者的职责就是保护刀剑们。

那现在这种情况又算什么?

果然一个走后门的剑修做审神者还差的远吗?

凛太郎双手持剑格挡住敌太刀的攻击,一期一振守护在他背后。

“一期一振,认识你真的很高兴,其实我有话想对你说。”凛太郎感觉到太刀已经劈开了阮元的刃,剑身的材料碎在空气里。

只要说出口这个flag就树定了,但是再不说也许就没有机会了。

凛太郎突然感觉身后一空,自己随即被推倒在地,有人用手护住了他受伤的后脑。

然后是肉体被撕裂的声音。

“有什么话,回去再说吧。”一期一振弯着眼角 。

血液从他的军装浸透,温热着在凛太郎身上晕开。

----------------------------------------------TBC--------------------------------------------

神木凛太郎:MD劳资心好痛!


23 Feb 2017
 
评论(2)
 
热度(40)
© 未见殊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