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见殊途-开学式神隐中

填坑的速度比不上脑洞的速度。

轻度社障,希望能和你好好相处。

微博ID @音羽殊途

杂食。

【刀剑乱舞】审神者专业不对口(七)完结

【一期一振X男审神者】

【私设有  全员 out of character】

【男审是混血的恶俗设定】

指路:

          审神者专业不对口(一)

          审神者专业不对口(二)

          审神者专业不对口(三)

          审神者专业不对口(四)

          审神者专业不对口(五)

           审神者专业不对口(六)

          审神者专业不对口(七)完结

          审神者专业不对口·愚人节番外

一生一次的告白

“主,我是长谷部,失礼了。”长谷部拉开门,房间里没有亮灯,凛太郎靠着抱枕倚在墙上。

自小牧山与检非违使遭遇已经过去了三天。

凛太郎不记得那之后发生了什么,醒过来的时候他躺在房间里,代替一期一振来回报战况的是长谷部。

勉强赢了战斗,六人全部重伤,堀川国广利用玉石将一行七人传送回本丸。一期一振接近碎刀,在手入室昏睡,凛太郎受伤最轻,却一直窝在房间不肯踏出一步。

“主,你不能这样消沉。”长谷部一边收拾房间一边对凛太郎说,“大家都很担心你。”

凛太郎依旧背对着他,“我已经决定辞职了。”

长谷部收拾被褥的动作停住了,空气凝滞,不用回头看也知道此时他的脸能黑成什么样。

凛太郎叹了口气,抱着抱枕转过身,他头上缠着夸张的绷带,看起来有点可笑,但是这个造型完全没有打动长谷部。

压切长谷部把刀放在身侧,正襟危坐,眉头拧在一起仿佛能滴下水。平时被长谷部包容惯了,凛太郎没见过长谷部这么严肃的样子,猜也知道后者现在的怒气值有多高。

“我仔细想过了,这次小队全员重伤是我的失误,是我拖累了大家。”凛太郎把审神者就任信札放在面前,“你听说了吧,我的剑无法接触到敌方刀剑。”

“说到底是我没有资格成为审神者,毕竟我学的是剑修,能和你们相遇也是我父亲的原因。”说到最后凛太郎语气里带上一丝自嘲的意思,“天朝有句古话,良禽栖于秀木,我这个朽木还是早点给真正的适任者让位吧。”

压切长谷部拿着刀站起来,拉开门,新鲜的空气涌进房间。屋外景色正好,屋内的两人却都没有心情欣赏。

“如果这是您最后的决定。”长谷部右手紧紧攥着门框,“一期一振醒了,离开之前去见见他吧。”

凛太郎把脸埋在抱枕里,长谷部的脚步声越来越远。

嘿,真狼狈。凛太郎委屈的差点掉下泪水。

在去见一期一振之前凛太郎拆掉了头上可笑的绷带,对着镜子调整呼吸练习微笑。在小牧山交给一期一振的玉石被堀川送回来,凛太郎摘下玉石,把它包在御守里。

凛太郎来到手入室外。

“我进来了。”凛太郎拉开门,一期一振正坐在小桌旁。

他看起来恢复的不错。据说被送回来的时候,一期一振的后背被敌太刀斩出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虽然现在修复的不见痕迹,但曾留在身体上的疼痛是无法抹消的。

凛太郎曾听鲶尾藤四郎说过他们的事。

被烧毁,被修复,获得人类的形态却失去了记忆,一期一振的过去是怎样的,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

可是一期一振毫不犹豫的为自己挡下致命一击。对于他来说也许只是忠于主公的本能,但对凛太郎来说,他对一期一振的感觉远不止这些。单方面的恋慕是很难有结果的,凛太郎清楚自己要走的是一条怎样的路。且不说人与付丧神之间的差距,单是同为男性这一点就是难以跨越的沟渠。

在小牧山的时候,凛太郎以为自己要终结了。对于剑修来说,生与死没什么好纠结的,所以他决定向一期一振表明心意以求不留遗憾,但现在一切归于平静,那时因为肾上腺素激起的勇气被磨平,凛太郎坐在一期一振对面,话梗在喉咙。

一期一振为凛太郎斟了一盏酒。

“凛太郎,生日快乐。”他说,“恭喜你,终于成年了。”

凛太郎接过酒盏才想起来自己终于满了二十岁,在这个本丸的第一个生日也将变成最后一个,想到这里凛太郎的鼻子又开始发酸。

“一期一振,我在小牧山的时候想告诉你的话,你还愿意听我说吗?”握着酒盏的手在颤抖,凛太郎努力压制自己的怯懦。

一期一振点点头等待凛太郎继续。

“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凛太郎低下头,“不要问我是什么意思,意思不重要,我要说的就是这个。明天我就...”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一期一振打断凛太郎的话,和之前完全不同,一期一振的发音十分准确,明显是有认真练习过。

听见熟悉的语言,凛太郎吃惊的抬起头,一期一振把一本线装诗集放在他面前。

“想要了解喜欢的人的事情,不只是凛太郎这么想。”一期一振笑着向凛太郎伸出手,“随露而生,随露而散,亦即吾生。凛太郎,你愿意和我一起感受作为人的余生吗?”

先过丈母娘这一关

自此,审神者神木凛太郎与本丸近侍一期一振的浪漫恋爱旅程就正式开始了。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才没那么容易!”长谷部额角爆满青筋,右手准备抓起自己的本体刀,好像下一秒就要暴走了。

“我受神木大人所托,怎么能把凛太郎,凛太郎...唔!”

鹤丸从后面捂住长谷部的嘴,“凛酱不用在意,长谷部他有点不舒服,我们带他回去休息。”

在一边待命的鲶尾藤四郎和骨喰藤四郎看到鹤丸眼色,立刻一左一右控制住长谷部的手臂,烛台切捡起压切长谷部的本体刀,眼看着长谷部就要被绑回房间。

“等...等一下!”终于良心发现的审神者及时的制止了本丸的不和睦。

一期一振跟着凛太郎站起身,走到长谷部面前,骨喰和鲶尾在自家哥哥的示意下放开了受害人长谷部。

“长谷部先生,我知道和凛太郎在一起是与照顾弟弟们完全不同的事情。但我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可以把神木凛太郎交给我吗?”

长谷部沉着脸,“那么一期一振,来比试吧。”

等等,比试?

至于剧情为什么是这种走向不多做解释,总之事情就这么发生了,坐在手合场,凛太郎表示不是很懂你们刀男的脑回路。

“凛酱,你看着像不像两个男人为了公主决斗?”

鹤丸我警告你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还有我叫凛太郎。狠狠的剜了一眼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鹤丸国永,凛太郎觉得自己不知该从哪边开始吐槽。

说实话手合场上并没有那么惊心动魄,只是两人实力相当,僵持了一段时间,最后长谷部以微弱的劣势输掉了手合。

“不愧是一期一振。”长谷部放下木刀,“我明白你的觉悟了。”

长谷部转向一边的凛太郎,“您双亲那边的问题只能由您自己解决,但是本丸里的大家会支持你的。”

“所以,审神者大人,明天也要好好承担起工作。”

于是不仅仅是一期一振被长谷部认可,凛太郎也终于被本丸认可了。

 以上就是剑修神木凛太郎的恋爱物语。

这次真的划上句号了。

—————HAPPY—END—————

写在最后:

1,神木凛太郎的御守后来被乱藤四郎从一期一振的枕头下面翻出来了,什么时候送的,嘿嘿,不知道。

2,凛太郎面临的是给一家子小叔子(以及小叔叔)当牛做马的苦逼日常。






评论(4)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