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见殊途-开学式神隐中

填坑的速度比不上脑洞的速度。

轻度社障,希望能和你好好相处。

微博ID @音羽殊途

杂食。

【刀剑乱舞】和主公一起·番外2

【审神者如愿以偿 放飞自我】 

【作为主角的长谷部今天出差】

【ooc预警 私设多 】

【小学生版本长谷部出没注意】

这是个番外,正文走  

【刀剑乱舞】和主公一起(一)

【刀剑乱舞】和主公一起(二)

【刀剑乱舞】和主公一起(三)

【刀剑乱舞】和主公一起(四)

【刀剑乱舞】和主公一起(五)完结篇

【刀剑乱舞】和主公一起·情人节番外

【刀剑乱舞】和主公一起·番外2

鹤丸你摊上大事了

 

“我们回来了,旅途的事要听吗?”鹤丸国永撩开帘子走进来,我老远就听见他的声音,从桌边站起来去迎接。

“就等你们了,这次远征结束春假就开始咯。”我从博多手里把名单接过来,“好,让我来清点一下人数。”

队长鹤丸,岩融,岩融背上睡着的今剑,宗三左文字,被宗三牵着的小夜左文字,烛台切,烛台切怀里抱着的小朋友,嗯,七个人都到齐了。

不对?七个人?

“这是谁?”我上前一步揪住鹤丸的衣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鹤丸,派你们出去一天竟然连孩子都有了?”

鹤丸脸涨的通红,连连摆手。“主上你可不能污我清白。”

我仔细观察了烛台切怀里的孩子。

也是,这孩子长得和在场的刀剑男士们毫无相像之处。煤色的短发,微微上挑的凤眼,因为他还睡着看不见瞳色,长得倒是很像某位不在场的刀剑男士啊。

“鹤丸,你最好解释一下,这个惊吓太大了。”我示意其他人先去休息,留下鹤丸和烛台切还有那个孩子在房间里。

鹤丸毫不客气的抢走了我的茶杯,盘腿坐下右手拍膝,一副说书人的姿态。“这个就说来话长了。”

烛台切见鹤丸根本没打算长话短说,终于不再保持沉默,他把孩子塞进鹤丸怀里抢答道,“简单来说就是鹤丸殿下不小心把南北时期的刀给带回来了!”

等等,这信息量太大我要捋一捋。

第一,这个孩子确实是刀。

第二,鹤丸竟然把不属于这个时代的刀带进了本丸。

第三,鹤丸给我捅了个大篓子。

我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要知道每个本丸都是有一本刀帐的,每位刀剑付丧神都有自己的位置和番号,这个孩子明显不属于我能够支配的范围。时政局颁发的时空管理条例的第二十一条明确规定,不得干涉任何刀剑(包括所有在任及在野刀剑)的历史。更不用说擅自把过去的刀剑带回本丸。

最近被长谷部惯坏了,我的大脑一遇到需要它运动的时候就罢工。

“怎么办?”我和鹤丸看着对方异口同声道,“我怎么知道!”

也许是我们的声音太大吵到了那个孩子,小小的刀剑付丧神睁开眼睛,从鹤丸怀里抬起头。刚睡醒的眼睛湿漉漉的看着我,“您是谁?”

我还想问你呢小朋友。

没好气的让鹤丸把那孩子放在坐垫上。烛台切看气氛不对找了个去监督畑当番的借口跑掉了,鹤丸本想跟着他一起溜走,被我扯住衣角拽了回来。

小付丧神正襟危坐,向我行了个不卑不亢的礼。

“吾名长谷部国重,为山城刀工,长谷部国重所做。”

怪不得这孩子和我家长谷部长相相似,他们都是出自正宗十哲之一长谷部国重之手,说起来应该是我家长谷部的兄弟吧。

我向他回礼,“我是这里的主人,你可以称呼我审神者。请问你的刀种是短刀吗?”

看他的样子不过人类七八岁,我家本丸有很多和他差不多大的孩子....哦不,短刀。明天要放春假,只能把他暂时安置在本丸,等开工的时候再想办法偷偷把他送回去。

小国重摇摇头,眼睛看向鹤丸背后。我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鹤丸右拳击左掌,一脸‘我怎么把这事忘了’的表情。

只见他脱掉外面的羽织外套,从背上解下来一把长刀。

“这孩子是大太刀来着。”鹤丸说。

 

到处都是长谷部派来的眼线

 

虽然我之前参加审神者培训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但是我有一个优点,那就是我很识货。且不说他的制作者是长谷部国重,就这华丽的刀拵都是国宝级别的,和我家长谷部不相上下。可惜长谷部昨天就出差去本部送季度报表了,要是他们兄弟能相见该是多么其乐融融的一幕啊。

特别是他的这个大太刀兄弟满足了我对正太版长谷部的全部幻想的时候。

不过长谷部这么死板,肯定不会让我把他兄弟养在本丸,估计要不是他出差,就会让我把小国重立刻送回去了吧。我得趁这个机会和小型长谷部搞好关系,以后说不定能有再见的机会。“真是失礼了,”我从身后勾出个装着蛋糕的点心盒子,“原来您是大太刀,这是给您的赔礼。”

没有小孩子不喜欢甜食,长谷部国重的视线果然粘着点心盒子不肯移开。

“不嫌弃的话,您就住在我的房间如何?”

鹤丸听见我的话一脸不可置信,我从兜里掏出个金刀装丢过去,成功的堵上了他的嘴。

长谷部国重低着头思考了一下,”那就多谢审神者款待了。”

很好,意见一致达成。我撑着地站起来,正想伸手拉起小国重,一个速度奇快的身影闪进我的视线,抢先一步抓住国重的手。

萤丸笑咪咪的看着我,那目光让我后背一阵发凉,“我们房间还有空位哦,长谷部国重就和我们睡在一起吧,主人大人。”

太可怕了,你根本不是我的萤丸小天使!我捧着胸口用眼神谴责萤丸的截胡行为,但被他完全无视了,萤丸拉着长谷部国重蹦蹦跳跳的离开了我的视线。

鹤丸捧着金刀装,坐在一边用戏谑的表情看着我,不用出声我也知道他在心里嘲笑我计划失败。

“鹤哟,”我单手撑在他身后的墙上,“今天的马当番就麻烦您了。”

鹤丸追在我后面强烈抗议我不合规定随意加班,我学着萤丸的样子无视了他。归根结底先犯规把大太刀长谷部带回来的人是他,最后替他补漏洞的人是我,而我却连和小天使睡一个房间的福利都捞不到,这难道不是对我的极大不公平吗?

我一边走一边盘算着明天春假的安排,完全没注意到跟在后面的鹤丸的小动作。听见翅膀拍打的声音我回过头,一只白色的鸽子飞离本丸,向着东边去了。

“鹤丸国永,你写了什么!”

我今天第二次揪住鹤丸的衣襟,他却对着我露出一个极美的微笑。

“您说什么呢主上,我不过是给近侍汇报工作罢了,这是我的本分,”鹤丸偏过头拍拍手,“您猜猜,骑着望月的长谷部最快什么时候能回来呢?”

 

抓紧时间刷好感度

 

显然与鹤丸国永同归于尽不是什么好主意,我权衡一番,最后还是和他签订了和平条约:

我按约定照常给鹤丸放假,并且不再追究他的责任。而鹤丸和我站在统一战线,不会再把情报透漏给长谷部。

暂时达成一致后的鹤丸国永是很好用的帮手,比如现在——准备去萤丸房间查寝的时候。

我拿着内番安排本走在前面,鹤丸背着包裹跟在后面。虽然我有嘱咐过要表现的有气势一些,但我完全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是晚上鹤丸还要坚持带着他那副十分魔性的墨镜。

在来派屋敷门口停下来,给身后的鹤丸打了个停下的手势。

我清清嗓子,“国俊在吗?请给我开下门。”

爱染国俊答应了一声,房间里传来噔噔的脚步声,很快他就把门拉开探出脑袋,

“主上大人,有事吗?”

我笑着摸摸他翘起的红色短发,“我来查寝。”

“查寝?”

绕过还愣在门口的爱染,我和鹤丸一前一后进入房间。萤丸和刚搬进来的长谷部国重正合力铺床,而某个监护人半躺在床铺上,面前摊着一本娱乐杂志好不惬意。明石国行嘴里的仙贝只剩一半,另一半因为被突然进入房间的我吓到掉在枕头上,他被碎渣呛到,一手指着我一手捶着胸口。

“哎呀国行啊,你这是怎么了?”我拿起旁边的茶壶不紧不慢的给他倒了杯茶。

 “主…主上,你怎么来了?”明石国行还在捶胸口,他这么大反应搞得倒像是我要夜袭他一样。

我拿出内番安排本在他面前晃了晃,“没什么,过来看看你们。”

 “无论别人怎么说,我都不会去干活的。”明石国行看见我掏出安排本就明白了我的来意,他难得端端正正的坐起来,扶正自己歪掉的眼镜,“啊,如果事关萤丸和爱染的话,可以考虑考虑。不过不要对我抱有期待啊,我的卖点就是没干劲。”

目光扫过一边萤丸和爱染,他们俩听见明石这么说竟然还露出了有些感动的表情。长谷部不知道他们平时是个什么相处模式,自然不理解这有什么好感动的,只是安静的坐在一边。

看来威逼这招没什么用了,我给鹤丸使了一个眼色。鹤丸把背上的布包取下来,走到房间中间的方桌边,十分夸张的把里面的东西倒出来。

上千的小判砸下来,发出清脆的碰撞声,金色的闪光反射在房间墙壁上。不亏我下了血本,效果还是很可观的,现在房间里被吓到的人数已经从一人上升到三人了。

“明天是春假第一天,明石国行,请你务必带着萤丸和爱染去镇上逛逛。”我加重语气强调到,“看上的东西都可以买,我出钱。”

我知道萤丸看上一款萤火虫抱枕很久了,爱染的壁橱里也总是缺一两件爱染明王摆件。明石国行平时再没有干劲,面对他们俩的时候总是很认真的。

“不用担心长谷部国重,”我转向明显有所动摇的萤丸,“明天就由我来带他熟悉这里,怎么样?”

萤丸沉重地点点头表示同意。

我终于有机会接近长谷部国重,凑到他面前。

“可以吗?”我问。

长谷部微笑着回答,“劳您尊驾。”

 

难得放假一起去现世吧

 

明明看起来是个孩子,国重性格却十分沉稳,这就是传说中的….反差萌啊!

他能留在这里的时间不长,我才不会蠢到只带他参观本丸的院落,要在有限的时间里刷新更高的好感度,最好的选择还是去现世。

“这是这次的代购名单,请主上检查一下。” 

这次打开现世通道代购小队也会同行,作为队长的烛台切光忠把名单递给我。我知道这名单是博多检查过的,就草草扫了一眼。

“小夜的花种。”嗯,春天该种花了。

“歌仙的狼毫。”最近歌仙有感而发的次数也变多了,也是春天的原因吗?

…….但是后面几页的内容就很有看头了。

“莺丸的锡兰红茶?三日月的自拍杆?大和守的樱saber*手办?”

总感觉最近本丸很会赶时髦啊。

算了随他们去。

“这次辛苦你们了,”我把名单并着银行卡一起还给烛台切,“你们有想要的东西也可以买啊,不用给我省钱。”

说实话自从博多来了本丸,我家本丸的经济水平就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在金钱方面完全没有担心的必要。烛台切托着下巴思索了一下,在最后加上了牛肉的选项。

难得放假还要操持家事的本丸之母真的感动到我了。

于是烛台切光忠,大俱利伽罗,以及跟着不知道是凑热闹还是搞事的鹤丸国永组成的代购小队在通道前和我告别,率先前往现世。

我牵着长谷部国重的手紧跟着他们进入通道。

“长谷部有想去的地方吗?”我拿不准小孩子的想法,总之先询问是没错。

长谷部从兜里掏出张宣传单,指着上面的图片给我看。

“不麻烦的话,我想去这个叫做游乐园的地方看看。”

宣传页应该是萤丸给他的。并不是最近开业的游乐园,看宣传页上的日期大概已经营业两年以上了。这样也好,新开业的游乐园总是人山人海,真正能玩到的东西却很少,长谷部国重第一次来现世,我不想给他留下现世很拥挤的印象。

一刻钟后,我和长谷部国重在游乐园后街的阴影处落脚,为了避免太多人注意,由我把包着布的长谷部的本体背在身上。我牵着他向游乐园走,不知情的人大概以为我们是一对母子或者姐弟吧。

说到游乐园,就少不了摩天轮。

我和长谷部坐在轿厢的对面,他扒在玻璃边向下看,此时轿厢已经离地面有了数十米的高度,他脸上却完全没有吃惊的表情。这里与他所处的时代有太多的不同,我本担心长谷部会不适应,但看到他被吸引住的样子,稍稍放下心来。

“审神者大人。”长谷部回过头,手指戳在玻璃上,“那是什么?”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和我们现在高度差不多的地方有一个做宣传用的飞行器漂浮着。在长谷部存在的年代,这种人类制造出来的机器还只是天方夜谭。我突然意识到我和这个孩子之间隔着的是千年的时间,他终究是要回去的,能再见面也许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我粗略的给他解释了飞行器的原理,长谷部听得认真,也不知道他能听懂多少。但他听出了我情绪的低落,很快找了个话题岔开了。

 

总有不长眼的送上来

 

拖着长谷部把项目玩了一圈,天色也渐渐暗下来。出门前歌仙说晚上吃火锅,鉴于我们本丸的家训是吃大过天,我和长谷部当然不会错过。所以当我们被人不怀好意地堵在街角的时候,我的忍耐值和我的饥饿值相互攀比着上升打击我的上限,随时都有爆表的危险。

“小姑娘要回家吗?”为首的是个在鼻子上钉着鼻环的青年,他伸出手拦住我的路,简直是教科书式的不良。

现在的年轻人啊,怎么就觉得鼻环啊唇环啊就是时尚了呢,他们的审美观与我不合,视力也不太好。谁会对着领着孩子的女性称呼小姑娘啊!

我握着长谷部的手,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在这种地方引发骚动是最糟糕的,万一被人拍到照片再流传出去,长谷部国重出现在我家本丸的事就很可能会暴露给上面。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我沉默着跟在那三人身后,他们有意引导我和国重往暗处走,打的什么主意我一清二楚。

不知趣的领头者见我配合会错了意,更加放肆的在我耳边聒噪。

“小姑娘真是有意思啊,这是你的弟弟吗?不用担心,我们请他喝点饮料,他就会乖乖睡着了。”

已经踏进背阴处的脚停了下来,我解下背上的大太刀交到长谷部手里,他十分默契的靠墙站好。

“你刚刚说,要给我弟弟喝什么?”我捏着手指关节走近那三个年轻人,“还有,谁是小姑娘?”

事实证明,就算被我家长谷部养着我也还没有堕落成一个废审。三个青年在五分钟之内被我依次教育一番,现在正躺在地上哀哀叫,我的心情也因此稍微好了一些。

我重新牵起正太长谷部的手,“走吧,我们回家。”

他小小的手心里好像有些潮湿,我低头看他,还是那副平平淡淡的表情,

“刚刚有担心我?”我问。

长谷部停下来,郑重的回答,“以后请不要做这么危险的事。”

他的语气和我家长谷部开始长篇大论前的语气太像了,我反射性背后发凉。要说他们真的是兄弟,连不开心都是一样的。

 “别总是绷着脸,我记住了。”

我扯着他的脸颊,小长谷部翻了一个白眼给我,却没有挣扎。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长谷部从本部发来的信件说,今天午饭后就会赶回本丸。

和他三天没见面我心中自然十分挂念,但是他回来也就意味着我要和小长谷部告别了。倒不是说长谷部会违抗我的意愿,只是之前提到比起打刀更喜欢短刀的小学生版付丧神的时候,长谷部十分沮丧,并有把自己本体磨短的倾向。

把长谷部国重留在身边,不仅会让我家的长谷部为难,对国重来说也不是件好事。情感和理智的选择从来不能两全,而我作为审神者,也只有承担责任一条路可以走。

“您在烦恼什么,审神者大人。”长谷部国重抱着他专用的小熊马克杯坐在我身边。

我忍不住抬手摸了摸他柔软的顶发。

“如果我想把您留在这里,您会愿意吗?”

长谷部国重没有立刻回答我,从马克杯里飘出的蒸汽在我和他之间制造出一层屏障,我叹了口气收回视线。

“您是审神者。”长谷部国重突然开口,“其实您早就有了答案不是吗。”

“我与鹤丸先生相遇,是在被送到某位身居高位的大人身边的路途上。”长谷部国重说,“大概是仰慕制造我的父亲的名气,有歹徒妄图将我从护送队伍中带走。是鹤丸先生救下我,使我免遭被损毁的命运。”

“在这里的时间我很开心,但是我也有自己的责任,您也一样。”长谷部国重握住我的右手,手指擦过我戴在无名指上的戒指,“既然这里有另一位长谷部存在,他定会护您周全,就算我不在这里也一样。”

“所以,请送我回到我应该存在的年代。有缘分的话,我们会再相见的。”

长谷部国重替我做出了选择。

他站起来抱住我的脖子,我被他抱着不敢移动丝毫。但当我想伸手回抱住他的时候,长谷部国重却松开我快速离开我身边。回过神来,他已经消失在走廊拐角,只剩下还飘着白色蒸汽的小熊马克杯。

像来的时候一样,他没带走我送给他的任何东西。

---------------------------------------------------------------------------------------------------------------------------------

我坐在房顶上往时间装置的方向看,这个时间鹤丸他们应该做好了前往南北时期的准备。和长谷部国重的相处不过短短三天,仔细想想除了带他去现世的游乐园之外,也只带着他在本丸的附近转转,连镇上都没去过。作为东道主和成年人,我都太失格了。

使劲揉了把脸,僵直的面部肌肉放松下来,房顶的瓦片被我踩过吱呀作响,我顾不上药研在下面的惊呼,加速往时间装置的方向跑。

长谷部国重与鹤丸共乘一马,眼看着就要踏进光圈。

“等一下!”

听见我的声音鹤丸拉住缰绳,小云雀不满的抬起前蹄从口中喷出气。

我撑着膝盖粗喘,长谷部国重的笑声从头顶传过来。

“审神者大人是来送我的吗?”

我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拉住他的手,把刚刚就地取材编制的草编戒指套在他的中指上。

“长空极目处,万里一婵娟。”我不知道该和他说些什么,就借用阿部仲麻吕的一句和歌与他道别。长谷部国重向我挥挥手,与鹤丸一同消失在光的另一边。

长谷部回来了

我的失落情绪一直持续到晚饭后,长谷部端着牛奶来我房间,可怜他刚刚从本部回来就遭受到我的冷遇。我心里知道这对他不公平,所以赶紧调整情绪。

“我听说了,在我不在本丸的时候,这里多了一位长谷部,对吗?”

长谷部从后面环过我的腰,下巴在我肩膀上硌的我生疼。

我推开他的脸,“你自己兄弟的醋也要吃?他还只是个孩子,更何况他已经回去了。”

长谷部不出声,抓起我的手摘掉我无名指上的戒指,我以为他还要和我闹别扭,他却示意我看戒指的内圈。

对着月光看不清明,隐约能辨认出那里刻着一行小字,这是我从前没有注意到的。我抢走他手里的戒指凑到灯下,两枚戒指的内圈刻着的应该是相连的诗句。

“长空极目处,万里一婵娟。故国春日野,月出三笠山。*”

刻在戒指内圈的和歌正是我上午送走长谷部国重时对他说过的那首,我回过头看着长谷部,他的笑颜与那孩子重合,我吃惊的说不出话来。

 “那天晚上我对您说过,若您让我等待的话,无论多久我都会等着,只要您会回来见我。”长谷部为我重新戴上戒指,“可惜此时的我不再是大太刀的身躯,您会厌弃我吗?”

真是狡猾啊长谷部。

我托着下巴仔细的考虑了一下,给了他想要的回答。

   

------------------------------------------------------------END---------------------------------------------------------------

 

长空极目处,万里一婵娟。故国春日野,月出三笠山。 原文:天(あま)の原(はら) ふりさけ见(み)れば 春日(かすが)なる 三笠(みかさ)の山(やま)に 出(い)でし月(つき)かも  

出自《小仓百人一首》,作者是奈良时期的学者,阿倍仲麻吕。

关于压切长谷部:原是三尺有余的大太刀,后来被打磨成打刀。跟随不同主人的时候刀拵的颜色好像也换过,这一点记不太清了(摊手)。本来是无铭的,所以大太刀时代我就干脆私设成以长谷部国重为名。所以这里大小版本的长谷部是同一人哦。长谷部的眼睛形状个人认为可能更像凤眼,诶呀不管是哪种眼形长谷部都好看的飞起,所以不要在意细节。

关于大和守安定的樱saber手办:樱saber出自:《Fate/KOHA-ACE 帝都圣杯奇谭》的….冲田总司。

            

 

评论(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