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见殊途-开学式神隐中

填坑的速度比不上脑洞的速度。

轻度社障,希望能和你好好相处。

微博ID @音羽殊途

杂食。

【刀剑乱舞衍生】谁是凶手(火曜日)【10】-【11】

【我也不知道该打什么paro 反正故事背景不在本丸就对了】

【依旧是开放式结局】

【原创女主注意 无cp向注意】

【ooc预警  几乎全是私设】

火曜日

【10】

没有绚丽的霓虹灯,这间酒吧入了夜之后很不起眼。我把手藏进袖子,呼出的白色雾气化在夜色里。

水色头发的年轻人推门出来的时候脸上带着温暖的表情。他提着的纸盒里散发出甜腻的香气,比起那些手工糕点,更吸引我的是这个年轻人脖颈间流过的生命力。

看见我的脸,他一时愣神。我向他走过去,缩短了我们之间的距离。

过来吧,再招待我一杯红色的饮料怎么样?

----------------------------------------------------------------------------------------------

“昨晚喝的太多了。”青江前辈照旧坐在我对面,“我是怎么睡在走廊的?”

我把煎蛋塞进嘴里,盘子里剩下的青椒在青江前辈的怒视下被我丢到垃圾桶里。

“至少您没有睡在马桶边,”我端起托盘从座位上站起来,“下回绝对不会和前辈您一起去喝酒了。”

无视身后的哀嚎,我径直走向餐厅大门,摸到门把手,我的眼前浮现出一期一振的脸,昨晚他帮我打开酒吧大门的时候说过再见面会为我表演调酒。

说实话有些期待。

跟在后面的前辈的手机响起,接起电话的瞬间他的语气正经起来。

“我们马上过去,”青江前辈从后面超过来拉住我就往楼下跑,刚刚吃进肚子里的早饭在胃里翻滚抗议,“出事了,梦野警部补。”

“什么事?”我抽出手整理散乱的头发,紧跟在他身后往办公室跑,“刚刚是和泉守学长的电话吗?”

青江前辈停下来,“今晨发现了新的牺牲者,梦野。”

“昨晚你和我都见过他,是一期一振。”

前辈的话如晴天霹雳打在我身上,明明昨晚分开的时候还好好的。寒意从指尖向上蔓延到心脏,令我几乎无法站立。

‘下一个受害人可能就是你我身边的人,你能做到放任事件发生袖手旁观吗?’前辈曾这么说过,竟然一语成谶。

我该怎么做?

“你去哪?梦野警部补!”

【11】

“请告诉我当时的情况,”我坐在石切先生的对面,握笔的手还在颤抖,“麻烦尽量详细一些。”

酒吧今天没有营业,石切先生有些憔悴的撑住额角。

晨练的当地居民发现一期一振倒在门口是在早上五点,在他身边散落着他的随身物品,其中一盒手制点心据说是带给弟弟们的礼物。

因为无人员伤亡,所以现场没有封锁。一期一振被送往镇上的医院诊治,他的症状和之前的受害人完全相同——在没有外伤的情况下昏迷。这种昏迷持续下去很可能会导致受害人的身体机能衰退,最终使其失去生命。

我站在发现他的地方闭上眼,仿佛嗅到空气里残存的点心香气。

我看见天已经完全黑下来。酒吧门口没有设置大功率的照明设施,所以一到了深夜,酒吧就完全藏在黑暗里。如果不是知道这里,很难被人发现这条小巷里有这样一家能让人身心放松的店。

一期一振推开门,突然涌入的冷空气让他困倦的神经稍微清醒了一些。虽然出门前嘱咐过自家弟弟们不要等自己,但每次回家总有一盏为自己留着的灯。那灯光和他手里提着的点心一样,是能让人类的心感觉到温暖的东西。

小巷里还有另一个人存在,意识到这一点的一期一振走近了一些,然后看见一张刚刚见过的脸。

“梦野小姐,你还好吗?”

老板的声音把我从侧写的状态中唤醒,我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半靠在石切先生的身上,脸上冰凉一片。

我什么时候流泪了?

摸出手机拨打最上面的号码,很快铃声从小巷的另一边由远及近传来,我抬起头,看见青江前辈从小巷尽头跑着过来。

“你果然在这里,有什么收获?”青江前辈撑着墙喘气。

我深深呼出一口浊气。

“石切先生,关于昨晚新来的客人除了我之外还有别人吗?”

我记得一期一振提到过,那位奇怪的三日月大人也是新客。我从老板这边得到肯定的答案,昨晚的新客除了我就只有那对主仆。

侧写中我能感受到的是一期一振对那个神秘人的距离感,所以神秘人是新客的可能性最大。

 大概是昨天临走前那位三日月大人给我的感觉太过违和,我对他的印象十分深刻。特别是那一对藏着弯月的眼,只要见过一次就难以忘记。

带着个人感情办案是第一大忌,我尽量保持平静,总之先和青江前辈回到刑事部再计划之后的调查。

---------------------------------TBC-------------------------------------

 一键回城                          上一页                       下一页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