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见殊途-开学式神隐中

填坑的速度比不上脑洞的速度。

轻度社障,希望能和你好好相处。

微博ID @音羽殊途

杂食。

【刀剑乱舞】审神者专业不对口·愚人节番外

【一期一振X男审神者】

【私设有  全员 out of character】

【时间点为一期一振与凛太郎确认关系之后】

【我们的口号是搞事搞事搞事!】

这是个番外,正文指路:

          审神者专业不对口(一)

          审神者专业不对口(二)

          审神者专业不对口(三)

          审神者专业不对口(四)

          审神者专业不对口(五)

           审神者专业不对口(六)

          审神者专业不对口(七)完结

          审神者专业不对口·愚人节番外

让我们提前为鹤丸默哀

“愚人节啊。”凛太郎撑着下巴,与鹤丸相视一笑。

所谓愚人节,即为不分男女老幼,可以互开玩笑、互相愚弄欺骗以换得娱乐的日子,简直是为鹤丸量身定制的节日。

“主上,以防万一我再确定一下。”鹤丸凑到凛太郎身边,“在四月一日这天,无论我做什么都不会受到惩罚,对吧 。”

理论上是这样,但是我不认为长谷部会放过您。

这句话凛太郎当然不会说出口,他友好亲切的拍了拍‘本丸搞事第一担当’的肩膀,“鹤丸老爷,您就放手去做吧。”

鹤丸不疑有他,给了凛太郎一个极其狡黠的笑容,如鹤般轻盈的离开房间。

目送鹤丸走远,凛太郎才从桌子底下掏出一瓶加了料的柠檬茶,暗搓搓的倒进长谷部的专用保温壶里,然后把刚刚从鹤丸身上顺走的装饰毛球丢在桌角。

“好了,今天就让鹤丸尝尝苦头吧。”凛太郎发出和善的笑声。

凛酱捕蝉鹤丸在后

此时的神木凛太郎还不知道,鹤丸国永也正在算计着怎么恶搞自家的审神者。

鹤丸国永蹲在陷阱边往下看,药研没好气的抬起头,

“鹤丸老爷,我还有畑当番...”

“要我救你出去就答应帮我,小药研。”鹤丸把梯子搬到陷阱旁,“只此一次,拜托拜托。”

药研推上滑掉一半的眼镜,考量了一下利弊,“愚人节的话也不是不行。”

“那么成交!”鹤丸把梯子往陷阱里放,谁知伸进去的手被药研一把抓住,下个瞬间就跌进陷阱里。

而踩着鹤丸雪白身躯跳出陷阱的药研逆着光蹲在陷阱旁,一息之间,药研与鹤丸的立场交换。

“鹤丸老爷,来听听我的计划如何。”药研说。

药研恐成最大boss

“等等,我没听懂,你说这是什么水?”

药研把一本线装书摊平放在鹤丸面前,读道,

“禅主吞餐怀鬼孕 黄婆运水解邪胎。”

药研手中玻璃试管里的液体透过光反射出可疑的绿色。

“我最近研制出一种和这本西游记中所描写的子母河功效相似的水,正发愁没有试验对象。”

鹤丸闻言捂住胸后退三步,

“药研,我先说好我不干。”

药研的嘴角划出弧度,

“别紧张,鹤丸老爷,临床试验已经结束了。这种药水只会让人感觉腹中不适,症状嘛,就和女性妊娠时的反应差不多。”

“我把这种药水命名为‘求子·体验版’。”

一期一振归来

和一期一振一同去大阪城地下的长谷部先行一步返回本丸。

但由于长谷部的工作狂属性,他会第一时间去整理资料,看来暗算鹤丸的计划要开始还要等一段时间。凛太郎端坐在主屋中央,等着长谷部汇报工作的间隙竟然被自己的脑补逗得笑出声。在屏风后待命的烛台切听见这诡异的笑声吓出一身冷汗。

“我们回来了,凛太郎。”没想到先来主屋的是一期一振。

凛太郎赶紧收回猥琐的笑容,小跑两步去迎接。

跟在一期一振身后的是一个没见过的孩子,凛太郎意识到这可能是一期一振他们从大阪城带回来的新成员。为了塑造自己身为审神者的‘伟大’形象,他抚平衣角,向着那孩子伸出手。

“欢迎你来,我是...”

凛太郎话还没说完,那孩子抢先一步拉住凛太郎的小臂,露出天真无邪的笑脸。

“我是包丁藤四郎!是藤四郎兄弟之一,很高兴见到您,嫂嫂大人!”

嫂嫂大人?

凛太郎听见这个称呼开始怀疑自我,虽然留着长发,但也不至于被认成女孩子。

然而凛太郎完全没有质疑兄嫂这个称呼的逻辑性,当然也没注意到包丁小声说的那句“人妻,最喜欢了”的恐怖言论。

一期一振脸上的笑快挂不住了,他十分自然的捂住自家弟弟的嘴,把包丁藏在自己身后。

但这一行为在凛太郎眼里,就演化成了‘一期一振弟控’症状之一。

一期哥很喜欢小孩子呢。

凛太郎心生一计。

审神者作死谁也拦不住

会议室里,审神者表情凝重。

“今天把大家召集到这里,是有一件事要宣布。”凛太郎手指交叉放在桌上,“我....那个...怀孕了。”

神木凛太郎,男性,本丸的最高长官,正用右手轻轻抚摸腹部,准确的是丹田的位置,眼角带着泪光。

长谷部眼前一黑,摸索着打开桌上自己的杯子,抖着手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压惊。咽下去的瞬间长谷部不但没感觉自己冷静了一些,反而更激动了。他余光瞥见桌角属于鹤丸的装饰毛球,脸黑了三十个色号。

“压切长谷部,紧急拔刀。”

被长谷部刀尖指着的鹤丸吓得浑身的羽毛都要炸起来了,他躲到凛太郎身后,怒视凛太郎右手边坐着的一期一振。

“长谷部,你看清楚,要砍也是砍一期一振吧。”

被点名的一期一振‘镇静’的站了起来,面色僵硬,

“没错,我会对凛太郎负责的,”一期一振握着凛太郎的手看着他的眼,“凛太郎,明天是周末,神木大人会在家吗?”

Good Job!

凛太郎正为自己的整蛊计划大成功窃喜,一边的药研突然把什么东西塞进他嘴里,反应过来的时候带着薄荷香的液体已经滑进喉咙。

“大将,怀孕期间切忌大喜大悲,先来一剂安胎药准没错。”

罢了,反正自己是男人,根本没怀孕的技能,安胎药无非就是没用,更何况药研做出来的东西不会有什么大的副作用。

凛太郎这么想着,放下心来。

距离‘求子·体验版’发作还有30分钟。

元婴和婴儿根本不是一种东西你们听我解释

“小婴儿是我们藤四郎的侄子哦。”

“小孩子,会不会喜欢柿子呢?不要被复仇的黑暗沾染才好。”

“要成长成帅气的大人物就要先准备印着爱染明王的襁褓!”

凛太郎扯掉垫在腰后的软垫,趁着房间没人趴在床褥上以拳抢地,笑的喘不过气来。

真是太好笑了,我是男人啊怎么会怀孕?原来我家本丸的刀剑都这么纯情的吗?

兴奋过后凛太郎开始思考怎么收场,毕竟愚人节玩笑只能在四月一日这一天开,不能给他们带来困扰。

首先科普一下愚人节?还是先解释一下其实自己只是跨入了元婴期?

一期一振会失望吧,他那么喜欢小孩子。凛太郎突然开始后悔这个恶质的玩笑了。

“主上,打扰了。”终于有机会煮红豆饭的鸣狐站在门外,他手里的碗冒着蒸汽,因为两只手端着托盘,一时没有办法打开门。

小狐狸晃了晃脑袋,从鸣狐的肩上跳下来,顺着走廊捉到躲在阴影里偷听房间里声音的一期一振帮忙。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笑声被听了个正着的凛太郎端正的躺好。

一期一振用浸湿的毛巾帮凛太郎擦手,然后把红豆饭端到他面前。嗅到红豆香气的凛太郎喉咙一动,食欲被勾了起来。

他张开口,准备接受一期哥的喂食服务。

然后...吐了一地。

“孕吐吗?比想象中强烈。”药研藤四郎靠在门上,“大将您真不容易呢。”

躲在拉门外的鹤丸,肩膀一抖一抖的,忍笑的很辛苦。

男男生子?不要啊!

凛太郎完全懵掉了。

剧本是不是拿错了?虽然我修仙但是这不代表我能生孩子啊!但如果这不是怀孕,腹部越来越沉的感觉又是什么?

表面呆若木鸡的凛太郎内心正反复循环蒙克的呐喊.gif。

一期一振十分熟练的把地上的马赛克收拾干净,挥挥手示意房间里的其他人先回去。

独处的两人四目相对同时开口。

“我...”

“凛...”

凛太郎自暴自弃的把头埋进一期一振胸口,眼泪及某个不明液体糊满水色付丧神的运动衣。

“一期哥啊,我骗你的,我根本.......不能怀孕啊!”

“我知道,愚人节。”

凛太郎抬起头,“你都知道?”

一期一振把手放在凛太郎腹部,他手心暖暖的,凛太郎感觉自己胃里舒服多了。

“看来我的弟弟和你开了一个玩笑。”一期一振从兜里摸出张纸给凛太郎看,上面只写了八个汉字。

假戏真做,将计就计。

生了生了

一期一振面色紧张离开房间,一向冷静的付丧神的异常表现瞬间激起了本丸的恐慌。

药研担心自己的药水真有什么副作用,不顾其他人的阻拦想要闯进凛太郎房间,被端着热水的一期一振挡在门口,

“凛太郎要生了,你们都不要进来。”

一期一振绷着脸,表情可怕。更可怕的是一边跪坐着的长谷部,大有一副凛太郎出了什么事就切腹谢罪的模样。

鹤丸躲在三条刀派那边,作为主谋之一,这种时刻他是万万不敢露面的。三日月端着茶碗,笑得高深莫测,准确的是他们三条家的每个人现在都笑的高深莫测。

鹤丸的神经绷得紧,主屋那边传来的“生了生了”的喊声吓得他差点晕厥过去,他这个样子倒比一期一振像个准父亲。

乱藤四郎抱着小被子,迅速把一期一振怀里的东西裹了起来,抱着‘小婴儿’的乱掂量怀里的重量,疑惑的转头对一边五虎退说,

“怎么感觉有点轻?”

五虎退微微睁开眼,呀的一声惊叫出来。

围在四周的付丧神们纷纷把视线投向‘小婴儿’。

小婴儿有着红彤彤的脸,水绿色的头发,一看就是一期一振亲生。

才怪啦!

凛太郎撑着门框笑到缺氧。

襁褓里是一个草莓抱枕。

后记三则

1· 药研,鹤丸和凛太郎排排坐被长谷部批评了一整个晚上。

2·草莓抱枕被新来的包丁霸占,乱对此表达了极大的不满。但在一期一振的“每人都会有一个手制版草莓抱枕”的承诺下,粟田口家的事件得以顺利解决。

3·一期一振开始网购育儿手册,因为药研给了他一份“求子·正式版”的药剂配方。

--------------------------------------Happy End-------------------------------------------------

然而三条家dalao早就看穿了一切

另外,药研‘求子·体验版’的临床试验是用笑面青江做的,爱青江人士表示谴责。


评论(5)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