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见殊途-开学式神隐中

填坑的速度比不上脑洞的速度。

轻度社障,希望能和你好好相处。

微博ID @音羽殊途

杂食。

【刀剑乱舞衍生】谁是凶手(木曜日)【23】-【26】完结

【我也不知道该打什么paro 反正故事背景不在本丸就对了】

【依旧是开放式结局】

【原创女主注意 无cp向注意】

【ooc预警  几乎全是私设】

木曜日

【23】

我曾以为世界上任何事物都能用科学解释,但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样。两天前才走过的小路完全消失,森林只是森林,根本没有人工修缮出道路的痕迹,我确实不是黄昏馆的常客,但不至于连走过的路都不记得。泊在路边下了车,树木特有的味道让我恐惧和愤怒的情绪稍微平复了一些。

原来三日月宗近曾对我说过的‘想要答案就从身边找’是这个意思,真是高明的挑衅。

在青江前辈那里找到的照片新旧程度不一,最早的距今超过60年,最新的不过是上周,照片的主人公是同一个人。我终于相信了前辈的话,三日月宗近不是普通人,生物学上的人类不可能在半个世纪还多的时间跨度上保持容颜不老。

前辈收集的资料中有关于吸血鬼的记载。

吸血鬼有优于人类的骨骼与肌肉系统,体温远低于常人——仅有十七摄氏度是其群体区别于人类最明显的特征之一。其中一条关于被个别吸血鬼袭击的人类会因为转化失败陷入不知名昏迷的记录,也正好与连环案件中受害人的症状吻合。

我没有任何信仰,是单纯的唯物主义者。就算是什么不科学的生物犯下罪行,将其抓捕归案是我的职责。但我的想法从来没有改变过,就算拥有什么预见的能力,我也绝不是什么英雄电影的主角,没有什么主角不死的光环。做出这种决定是经过考虑的,不过单枪匹马的出现在这里没有什么说服力呢。

“你果然还是来了,我之前警告过你的话你都忘记了吗?”名为山姥切的仆从毫无声息的从我背后出现。说起来真是讽刺,最近怪事发生的多了,这种程度根本算不上能让我惊讶的事。

我没有回头看他,径直向着森林的方向走,跟在后面山姥切做了什么,我有一瞬间失去了意识,等清醒过来的时候,黄昏馆已经在眼前了。

与之前不同,这次等在门口的除了管家小狐丸还多了一位,正是曾为我送来地址的白衣男子。

“吾名鹤丸,又见面了呢,梦野小姐。”他突然接近压低声音在我耳边说,“希望不是最后一次见面。”

我的想法正相反,我对神奇生物没什么兴趣,如果可以我希望一辈子不与他们打交道。

怀里冰冷的金属让我有了一丝底气,我不再犹豫,跟在他们身后进入黄昏馆。

【24】

出乎预料,三日月宗近并不准备隐瞒自己的身份。

“你说的没错,用人类的话来说,吾确实为吸血鬼。”

被弯月之瞳盯着,我感觉到可怖的压迫感。四肢无法移动,只有心脏的跳动声格外清晰。

“所以呢,因为吾非人,你要讨伐我吗?”

“我可没有这种本事,”三日月放松了压制,我找回手脚的支配,“我只是来问一个真相。”

手指压着扳机,枪口对准的是站在我面前的华丽吸血鬼,擅自借用了前辈收藏的枪支和银弹,现在的我可真不帅气呢。

“银弹吗?”三日月说,“确实能对我族造成伤害,事先做过功课值得表扬。”

隐藏在暗处的仆从无一上前,完全不担心自家主人安危的模样。并非是对主人的不忠,而是在他们眼中我为蝼蚁,无需为了蝼蚁的行为担心罢了。认识到这一点让我有些沮丧。

三日月宗近笑着走近,右手抬起对准我的胸口。我以为会像热血漫画中常有的桥段那样穿透我的身体,然而他只是将手放在我胸前,这种距离本是最好的开枪机会,我的手指却没有压下去。

三日月的手从我身上抽离,在他手心躺着一面十分眼熟的镜子。

是青江前辈曾在酒吧给我看过的东西。

“你看看自己。”三日月说出和青江前辈完全一样的话。

我无法违抗他的语言,身体不受控制,视线落在镜面之上。

血瞳,尖牙,浮在皮肤表面的蓝色血管,怎么看都不是人类的模样。

“还要继续玩假装人类的游戏吗?梦之魔物啊。”

————————————————————————————————————

“果然是你。”男人额上的血滴进他金色的眸中,双眼终于变成了一样的颜色。

我蹲在男人面前,他身上还残存着酒的味道,我抓住他的脖颈迫使他看着我。
“几杯酒不足以让你醉倒,你伪装的很好,不过用自己当诱饵风险也太大了些。”

“彼此彼此。”男人吐出血沫,“没来得及把银弹射进你的心脏是我计算失误。”

松开手,男人失去意识掌控的身体就顺着墙壁滑下去。真是无聊到难吃的男人,我突然失去进食的兴趣。

 

【25】

哥哥昏迷前确实见过犯人,因为导致一切发生的凶手,就是我自己。并不存在什么预见的超能力,不过都是我亲手做下的事情残留的记忆罢了。

“看来你终于想起来了,”三日月说,“你的所谓罪行不过是猎食行为,要离开的话没有人会阻拦你,用梦野的身份继续生活也很有趣不是吗?”

我捡起刚刚掉在脚边的手枪,“这就是你给我的忠告吗?”

 黄昏馆主不置可否。

 有云,非有缘者不得见黄昏馆;

 有云,黄昏馆主只见寿限将至之人;

 有云,黄昏馆主会给有缘人一个改变命运的忠告。

但是寿限将至的有缘人不接受忠告会是什么结果呢?

一切都结束吧。

口腔里冰冷的金属让我想起那个晚上青江前辈带着冰块的吻。

一切都结束了。

——————————————————————————————————————

“主,您怎么了?”

长谷部跪坐在床褥前,被梦魇住的审神者尖叫着睁开眼睛,身为近侍,主人的这种模样还是第一次见。

女性审神者右手扶住钝痛的头部坐起来,梦境中子弹穿过大脑的痛苦被带进现实,不过让她更头痛的是在近侍面前失仪这件事。

审神者绷起脸,想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然而近侍长谷部早就看出主人的虚张声势,自觉的帮审神者收拾好床褥。

“长谷部,在我的梦中你是个神父呢。”审神者若无其事的说着,“很会照顾人的神父。”

“是吗,”长谷部随口答应道,“虽然很想和您继续聊关于梦的话题,但是主,早课的时间到了。”

审神者叹了口气,跟着长谷部离开房间。

坐在走廊喝茶的三日月与鹤丸目睹了全程。

“三日月殿下听说过庄周梦蝶的故事吗?”鹤丸难得老老实实的坐着,“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

“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三日月接道,“甚好甚好。”

他笑着放下茶碗,叮铃声清脆。

若仔细去看就能发现,茶碗里剩下的除了茶水,还有一枚银弹弹壳。

 ---------------------------------------------END---------------------------------------------

 一键回城                          上一页                       

评论(1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