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见殊途-开学式神隐中

填坑的速度比不上脑洞的速度。

轻度社障,希望能和你好好相处。

微博ID @音羽殊途

杂食。

【压切婶】片段·初锻刀

新人审神者蹲在锻刀房的角落尝试与“刀匠”交流,但“刀匠”无视了她。不足三十公分的精灵手指挥动,堆在墙角的玉钢竟自行飞入熔铁炉,光芒散去,一振刀剑的刃身已经成型。

 “就这样?”审神者放下准备做笔记的纸笔,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我要怎么知道你锻出来的是谁?”

“刀匠”拍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这只是凭依刃,要召唤哪位刀剑男士得靠您自己。”

靠我自己?怎么做?难道要对着凭依刃大声喊什么“就决定是你了xxx”吗?

长谷部推门进来看见自家审神者蹲在凭依刃前生闷气,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他捡起被主君丢到一边的纸笔走到她身边,“请主在纸上随意写下一个字。”

审神者虽然不知道长谷部是什么意思,但还是在纸上写下一字,长谷部认出那是汉字“若”。他将纸放在凭依刃上,回过头对审神者解释道,“主,在这个本丸中,您的‘言’可以成为‘力’。”

凭依刃像是回应什么似得发出荧光。

“召唤付丧神并不需要特意做什么,凭依刃会通过您心中所想使刀剑男士现形。”

随着长谷部的声音,凭依刃周围的荧光化作樱色花瓣在半空中迸发散开,长发过腰的付丧神向审神者伸出手。“我是和泉守兼定,既帅气又强大,是很流行的刀。初次见面,主上。”

审神者握住和泉守的手,久久不移开视线。和泉守的脸微微发烫偏过头,“您该不会被我…迷住了吧。”

“有句话我不知是否该问,”审神者松开手,“和泉守先生,请问您会做饭吗?”

答案是肯定的,和泉守他…不会做饭,于是他被安排照顾马,对此和泉守颇有怨言。

“不劳动者不得食,”审神者踮起脚尖拍了拍和泉守的肩膀,“没办法啊,咱们穷啊。”

“我带和泉守兼定回房间。”长谷部插进两人之间,将房间安排的帐本递给审神者,“这个请您过目。”

账本上只有两个人的名字,真是贫瘠的本丸。审神者叹了口气,又取来一张纸写下“若”字。

“这次来个会做饭的吧。”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