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见殊途-开学式神隐中

填坑的速度比不上脑洞的速度。

轻度社障,希望能和你好好相处。

微博ID @音羽殊途

杂食。

【压切婶】片段·初遇

“以上就是本丸的资料,审神者大人,您还有什么想问的吗?”狐之助问到,“如果没问题我就打开通道。”

女性审神者无视狐之助的阻止扯掉挡住脸的符纸,把手里的资料翻得哗哗作响。“这资料不全啊狐之助,说是让我接手这个本丸却连前主的资料都不透漏一点。”

审神者低下身盯着狐之助的眼睛,“还是说,前主的身份不可告人?”

狐之助尾巴上的毛炸起,掩饰性的左右摆动。它退后一步发出不自然的笑声,“这我就不清楚了,审神者大人。”

审神者当然不会相信狐之助的说辞,但也没再多问。狐之助打开‘门’,与审神者一前一后落脚于时间间隙的某处。

和想象的完全不同,本丸被建造在山脚之下,三面都有山挡着,只有正门对着的方向看得见平地。然而这平地还没走几步就是一条窄河,要想往外走就得绕路通过下游的浮桥,十分不便。

狐之助停在门前,“您的资料已经登记完毕,现在您可以开门了。”

小狐狸话音未落门已被推开,勉强挂在门框上的朱色大门发出异样的声音。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行为粗鲁的审神者一边念叨着“年久失修”一边踏入本丸。

“期待能看见奇迹的我真是太天真了。”审神者的语气中毫不掩饰失望。

与外面的荒凉相比本丸之中更糟糕,到处都充满了古早的时代感。朽掉的木头发出奇怪的味道,蛛网结在墙角,废弃的农具和不知用途的石料堆在一起,怎么看都不像时之政府直辖的工作单位。

狐之助机智的保持了沉默。

审神者绕着主屋走了一圈,“不是说有前任的近侍在此驻守吗?”

她拉开主屋的门,阳光终于得以进入阴暗潮湿的房间,正对着门的地方没有放置小桌坐垫,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刀架,其上放置有一把打刀。

透过散落开的灰尘,一人一狐终于看清,那刀架之后还端端正正的跪坐着一个人。

准确的说那是一位刀剑付丧神。

煤色的短发,身着用圣带装饰的改装神父装束。付丧神闭着眼,完全没有意识到有人正盯着他看。

审神者用手指划过打刀的刃,辨认出堪称为国宝的刀拵。

“喂,已经到了起床的时间了,压切长谷部。”

审神者的声音穿透空间,灵力结成指尖大小的光球从地面升起,整个房间都仿佛点了灯般亮起来。名为压切长谷部的付丧神睁开眼的瞬间看见的就是这类似萤火虫群集的景象。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