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见殊途-开学式神隐中

填坑的速度比不上脑洞的速度。

轻度社障,希望能和你好好相处。

微博ID @音羽殊途

杂食。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敬业之燃烧的本能寺【中】(二)

前方高能预警:全文ooc严重 私设多

                         背景为刀剑乱舞舞台剧《燃烧的本能寺》所以是官方同人的同人(?)

                         无cp向 主角为历史修正主义者(的一个公务员)

以下为出场刀剑男士ooc一览

                          石切papa:速度与激情。

                          江雪尼sama:诸君,我喜欢战争。

                          不帅气的本丸之母烛台切,抖s黑化长谷部,八点档王子山姥切,出家人不打诳语说揍你就揍你宗三左文字,手工技能满分加州清光,没有大包平所以我今天也不想干活莺丸。                             

                          主上您是不是忘了谁?——御手杵

可以接受的请继续.......

指路: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敬业之燃烧的本能寺【上】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敬业之燃烧的本能寺【中】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敬业之燃烧的本能寺【中】(二)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敬业之燃烧的本能寺【下】(完结)

同系列指路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友善之阿津贺志山异闻(一)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友善之阿津贺志山异闻(二)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友善之阿津贺志山异闻(三)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友善之阿津贺志山异闻(四)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友善之阿津贺志山异闻(五)完结

小番外指路: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友善之阿津贺志山异闻(1.5幕间剧)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和谐之秘宝之里(一)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和谐之秘宝之里(二)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和谐之秘宝之里(三)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和谐之秘宝之里(四)完结

阅读顺序 敬业→友善→和谐

【5】

“主上,我与日出谁美?”

我趴在马背上实在没有力气给山姥切竖一个中指,带着我们在山里转了一宿的山姥切竟然还有力气问我这种白痴问题。

“前面就是本能寺,”长谷部收起地图指着前方,“看来我们绕了不少弯路,山姥切国广。”

山姥切的名字被长谷部加了重音,这气氛简直是火并现场必备,我的余光看见江雪抽出刀,吓出一身冷汗。

“江雪你冷静!”

话音未落一支断掉的羽箭落在马下,斩断羽箭的江雪发出一声冷笑,

“有敌袭。”

在这种地方怎么会有人攻击我们,难道是被哪个审神者发现了吗。没时间仔细思考的我指挥队伍排好阵型。

“山姥切你去侦查,其他人先鱼鳞阵待命。”

“来不及了,”石切丸也抽出刀,“他们来了。”

在不远的正对面出现了一支标准一人加六振队伍,为首的是一个打扮时尚的女孩子,不是审神者,她是我的同僚——历史修正主义者。

“改变明智光秀行程的就是你吗?”我不自觉的夹紧马腹,小王庭不满的打了个响鼻。

那女孩子并不回答我,她拉开弓,箭头的方向瞄准我。

“真是不友好。”

最可恶的不是她与我为敌,是她竟然有一头茂密的头发,说好的社畜都是秃子呢?

“来来来,鱼鳞阵上远程打她!”

山姥切把小王庭的控制权交给我,我引着马走向主力位。但是数秒过去了,我们还是单方面的挨对面的远程弓箭的揍。

我回过头和唯三能带远程刀装的打刀面面相觑。

“你们的远程呢?”

宗三摊开手,“笼外鸟不需要这种身外之物束缚。”(没带)

山姥切竟然还哼了一声,“光芒有我就足够了。”(没带)

我恨得牙痒,正瞥见长谷部从兜里掏出什么,我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

谁知他掏出来一把金色的碎渣。

“全员扣工资!”

不只是出于礼貌还是别的什么,在我们内讧的时候对面的队伍没有发动攻击,我冷静下来开始思考形势不利下的对策。然而江雪没有给我反应的时间,他一脸凝重的冲进敌阵。

“砍杀你之后会为你祈祷的。”

等等,江雪你说这个真的有信服力吗?

我被自家队友坑了个措手不及,白刃战瞬间拉开。为了避免误伤,山姥切把我放在阵型边缘。

理论上我们作为上司不用亲自战斗,但是理论上我们也不用和自己人厮杀。时尚同僚换了薙刀向我攻过来,我用xx帝国里躲子弹的经典姿势躲过她的第一击。

“喂喂,小姑娘不要玩这么危险的玩具。”

我随手捏了个风卷咒,扬起的沙子暂时阻碍了她的视线,但还没来得及我取出自己的武器,那女孩子的薙刀就横扫过来。

她用刀划开风破除了我沙障,不停的突刺横扫连续技让我始终都在防御,根本没有还击的机会。我听见身后有什么落下的声音,回过头发现我竟然被她逼着踩在小悬崖边缘,只要再退后一步就会摔下去。

“你做这种事不怕我举报你吗?”

女孩子对我微微一笑,终于开口说到。

“你以为我父亲是谁?”

被她推下去的瞬间我能想到的只有“可恶的官二代”。

“主上!”

山姥切从战场中间发出怒吼,他冲过来向我伸出手,遗憾的是我的指尖划过他的被单却什么都没抓住。

【6】

能嗅到皂角和阳光的香气。

我睁开眼,捧着花的少年正从上俯视着我。

“这是天堂吗?”

头并不痛,身上也没有断成一截一截,现在的我正枕在什么柔软的带着香气的东西上面。

“你还好吗?”不过十六七岁的少年关切的问我,并把用竹筒装着的水递过来。

我坐起身接过他的水。被我枕着的应该是他的外衣,说实话我无法理解这种情况,难道是他救了我吗?

“我是信长公身边的兰丸,”少年主动自我介绍,“路过这里的时候看见你挂在那边的树上,你还好吗?”

顺着少年的手指方向,我看见了救我一命的树,以及挂在上面的我的衣服残骸。

“谢谢您,兰丸大人。”没想到能碰见正主兰丸,我一时语塞,只好把遇见不动行光时编造的谎话又说了一遍,“我是信长公身边的侍女。”

果然兰丸比小酒鬼敏锐太多,他对我的身份持有怀疑态度却又不挑明。

为了补救谎言就要说更多的谎言,我有些累了,索性把黑锅都推到明智光秀身上,

“我是信长公刚到本能寺时被明智大人送来的,现在正要去取茶会需要的泉水。”我说,“之前没见过您,今天却被您所救,实在感谢。”

兰丸像是认同了我的说辞,他伸手让我借力从地上站起来,

“山路危险,以后不要靠边走才好。”

闲聊片刻后他提出要送我一程,说实话虽然只是短暂的相处,我对兰丸的印象很好。但我哪能真和他一同回本能寺,就用还要继续取水的理由谢绝了。兰丸把外衣披到我身上,带着皂角香气的衣物让我心情放松下来。

“那么晚上见。”他对我说。

我突然想到将要发生在今晚的事变和兰丸的命运,刚刚松弛下来的心又被揪起。

“兰丸大人,您认为信长公是怎样的人?”我忍不住问他。

兰丸思考之后回答我,他说,信长公是他的主公,也是他憧憬之人。

目送他越来越远,我的心情也越来越沉重。忠义之人却没有善终,这就是历史的选择吗?

“主上,”山姥切的声音传过来,“我终于找到您了,我就知道您还活着!”

山姥切没有骑马,跌跌撞撞的朝我跑过来,浑身的灰尘让他更狼狈了。眼看着他又要在我面前表演夸张的八点档,我伸出手掌挡住他的脸。

然而并没有感人的重逢,我感觉到山姥切突然扯住披在我身上的兰丸的衣服。

“我对您太失望了,没想到就这么一会儿您就有了新的被被?”

拜托你不要再演啦山姥切先生!

------------------------------------------------tbc-------------------------------------------


评论(4)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