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见殊途-开学式神隐中

填坑的速度比不上脑洞的速度。

轻度社障,希望能和你好好相处。

微博ID @音羽殊途

杂食。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敬业之燃烧的本能寺【下】(完结)

前方高能预警:全文ooc严重 私设多

                         背景为刀剑乱舞舞台剧《燃烧的本能寺》所以是官方同人的同人(?)

                         无cp向 主角为历史修正主义者(的一个公务员)

以下为出场刀剑男士ooc一览

                          石切papa:速度与激情。

                          江雪尼sama:诸君,我喜欢战争。

                          不帅气的本丸之母烛台切,抖s黑化长谷部,八点档王子山姥切,出家人不打诳语说揍你就揍你宗三左文字,手工技能满分加州清光,没有大包平所以我今天也不想干活莺丸。                             

                          主上您是不是忘了谁?——御手杵

可以接受的请继续.......

指路: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敬业之燃烧的本能寺【上】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敬业之燃烧的本能寺【中】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敬业之燃烧的本能寺【中】(二)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敬业之燃烧的本能寺【下】(完结)

【7】

和时尚同僚一战的结果的是平手,我现在很怀疑是不是我拖了队友的后腿,石切丸拍拍我的后背给我鼓励,“没有主上我们什么都做不了不是吗。”

话是很有道理啦,只是石切丸的力气再小一些就完美了,我揉着胸口想。

“终于到了呢。”长谷部把地图揉成一团随手丢掉,“本能寺。”

空气里弥漫着火的气味,能清楚地听到军队闯入寺内的嘈杂声,明智光秀能动员的总兵力有一万一千人之多,现在出现在本能寺的至少有其中三分之一,要阻止信长的自刃结局,就不能和明智军硬碰硬,得想办法混进去。

我和六振刀剑男士从侧门进入中庭,此时信长公已经决定要切腹,我只来得及看见他离开的背影。归蝶夫人束起秀发身着战服守在内殿,另一边兰丸不停挥刀退敌,但寺内的三百守军死死伤伤所剩无几,只靠兰丸和夫人是无法阻止明智冲进内殿的。

我之前只在书中见过浓姬,今天亲眼见到说不感动都是假的。我杀开一条路来到她身边。

“夫人,请您去避难吧。”

但浓姬丝毫不为所动,她微笑着对我说,“你就是兰丸说的新来的侍女吗?初次见面,可惜要永别了。”

他们早就看穿了我的谎言,浓姬抬起头,向着明智光秀的方向看过去。

“你不属于这里,而我是吉法师的妻子。”

敌人的长枪刺过来,江雪把我拖开避过那一击,归蝶夫人却没有,她的血溅在我脸上,合十双手缓缓向后倒去。

这就是战争。

江雪说的没错,只要有战争就必然会有一方陷入悲伤。

我不再回头,提着捡来的刀往兰丸的方向跑过去。

此时兰丸正陷苦战,他还不知道归蝶夫人和他的弟弟死去的消息。看见我他并不奇怪,反而露出释然的表情。

“为什么妨碍我!”然而下一秒兰丸突然冲着我吼道。

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并不是对我说话。

“不能让明智光秀在这里死掉。”

“就算有什么命运等着,我们也要保护历史。”

“虽然讨厌战争,也有不得不战之时。”

出现在我身后的是审神者的队伍,真不巧,正是我们之前打伤小夜左文字的那个本丸。

江雪站在我身边,他和对面的江雪相见立刻就认出了对方。对面的江雪浑身散发着几乎能具象化的怒气,比检非违使还恐怖三分,真不知道我们和他谁才是反派。倒是对面的小夜左文字看起来很有精神,应该是好好手入过了。

“这就是最糟糕的情况了吧。”

右手边的御手杵点点头十分赞同我的观点。

【8】

明智光秀被加入战场的审神者队伍放走。浑身血迹的兰丸悲鸣着,他再也不是山脚下捧花的翩翩少年,更糟糕的是这么下去他很快就会失去理智。

除了我们,这里的所有人都要杀他。

啊,也许还要除掉对面的不动行光。

不动行光与兰丸并肩说着什么,我因为混战被顺势带往离他们最远的一侧,战场上实在嘈杂,他两人就像表演默剧一般,对话我一句都没听见。后来兰丸追着明智光秀离开中庭,不动行光紧跟在后也脱离我的视线。

“现在不是发呆的时候。”长谷部闪到我身边拦下药研的刀,“实在想发呆的话请您到战场边缘去。”

这话说的我就只是个摆设吉祥物一样,我拍拍和我一样愣在战场中间的御手杵。

“枪爹,你要相信你在战场上是最强的。”我指着对面的正派长谷部,“看见那边落单的长谷部了吗?上吧,戳他!”

我家的压切·打甲·长谷部听见我的话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瞪了我一眼,但很快又和正派药研缠斗在一起。御手杵突然领悟了什么,也许是因为平常被长谷部欺压的太惨,反正现在他像吃了兴奋剂一样向着那边的长谷部冲过去。

不愧是御手杵,一击戳的对面长谷部中伤。我听见那个长谷部吼了一句主命什么的,砰地一声眼前白花花一片。

“哦呼~”

不知道其他人什么感受,反正我的鼻子酸酸的。这爆衣福利给的太良心,我忍不住想给我的敌人竖起大拇指。

“哈哈。”我家长谷部看到这一幕绝对生气了,他冷笑一声把自己的斗笠扔过来,周围瞬间卷起黑色雾气,骨刺从他肩背上突出十分狰狞。好在他不是针对我,只是剜了我一眼就重新投入战场。

本想再多瞄两眼真剑福利,江雪突然凑过来跟我说发现了我那时尚同僚的踪迹。

把我推下悬崖还有脸来跟我抢业绩?

我追着江雪往内殿去,还没看见那小姑娘的影子,不动行光的惨叫声先穿过空间传过来。四周好像一下子就安静了,我心里有不好的预感赶紧穿过长廊往不动行光的方向跑,刚到空地,正看见正派宗三的袈裟一闪而过,他手中的刀刺穿了一个男人的胸口。

那是兰丸。

【9】

后面发生的事情有些模糊,我记不太清楚。

回过神来,我身处于一个充满花香的房间,穿着白衣的男人坐在对面,我与他之间放着一把用白纸包着的短刀。

我听见自己在问他。

“信长公,什么是大义。”

那男人回答我说,“胜者之义即为大义。”

火烧进了内殿,烟的味道遮住了花香。我知道大势已去,这次我们失败了。

“织田信长已死,不去追杀明智光秀吗?”长谷部回到我身边,他把我丢在中庭的兰丸外衣捡回来,重新披在我肩上。

我看着火突然失去了干劲。

“回去吧。”我攥住衣服的袖口,“我想回去了。”

【10】

推开我家本丸大门,牛肉的香味扑鼻而来。

清光向我招手,本来我应该很感动的,如果他手里没有拿着一副筷子的话。

“你们回来的正好。”烛台切放下碗碟,“晚饭吃牛肉火锅。”

 果然还是要有肉来治愈我受伤的心灵,我和山姥切抢着占领有利地形。

“你们给我去洗手!”

烛台切忍无可忍的吼道。

【11】

后来宗三来找我汇报战况。

“已经确定的是出现在本能寺的溯行军除了我们还有另一批人。”

“这个我知道,那个官二代嘛。”我在文书上记录到,“这种情况下那位审神者还能取胜,看来我们的敌人更强大了。”

宗三摇摇头,补充道,“我要说的不只是这个,在您离开中庭后,我们发现了同属于一位审神者的另一支分队。”

“也就是说他派遣了两个队伍前往本能寺。”

简直不可置信,这是不符合规则的。过多的干涉历史,对他们和我们都没有好处。我心里沉甸甸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长谷部正好推门进来,把洗好的外衣放在我的桌上,看见兰丸的衣服我更难过了。

“年终报告明天送过去。”他把报告书压在我的文书之上,“兰丸的事你….”

“你说什么呢,长谷部。”我深吸一口气提起精神,现在不是消沉的时候。“在检非违使给本能寺打上标记之前我们还是有机会去救他的。”

这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私心。


-----------------------------------------幕间剧------------------------------------------------

《鹤的报恩》

“不对,我们不是上个月就财政赤字了吗,哪来的钱吃牛肉。”

听见我的问题捧着碗的众位纷纷不自然的移开视线,而且今天太安静了,安静的令人不

安。

我盯着烛台切金色的眼睛问,“我知道这么问也许不太好,也没有怀疑你们的意思。”

“但是,鹤丸呢?”

往常最爱热闹的人今天却不在,我记得今天除了跟我去本能寺的小队就没有其他出阵

任务了。

火锅冒着热气,饭桌的气氛却要凝出冰,我突然感觉胃里一鼓。

莫不是。

不不不,我们虽然是反派但还不至于自相残杀。

“您听说过‘鹤的报恩’这个故事吗?”莺丸给自己换了大麦茶,“...真是令人感动

的牺牲呢。”

莺丸可疑的停顿似乎就是为了让我印证自己的猜想。

我放下筷子,这种用同伴换来的食物(甚至很可能就是同伴的食物)打死我也吃不下

长谷部则完全不受莺丸的影响,他夹起锅里飘着的最后一片熟肉。我本以为他会把那肉

吃掉,刚还想这人怎么这么重口味,谁知这烫口的肉片被塞进我嘴里。

“别玩了,这可是鹤丸换回来的,珍贵的食物。”长谷部在食物两个字上加了重音,

我含着肉不知道该吞下去还是吐出来。

“你们怎么已经开始吃了,不是说好等我吗!”

熟悉的声音从大门的方向传过来,我眼泪汪汪(被烫的)的回过头,那白色的身影几

乎是扑着过来。

“你竟然还活着!”我抱住鹤丸的大腿,顺便在他白色的外衣上蹭掉泪水。

鹤丸一脸懵逼的僵在那边,“吓死我了,主上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我听见长谷部说,“她吃掉了最后一片肉。”

鹤的哀嚎瞬间响彻本丸。

烛台切给我解释了来龙去脉,最近时之政府开通了名叫秘宝之里的计划,鹤丸只是去

对面打工了。

“既然要赚钱,就赚对手的钱。”鹤丸补充到,“还能挫挫新人审神者的锐气,这波

不亏。”

看在座各位的表情好像都是知情的,他们瞒着我去赚钱补充家用我没有指责他们的理

由,相反有些愧疚。

“清光你过来。”我指着地板的一处,“把那块地板撬开。”

清光按照我的吩咐把地板掀开一角,从中搬出一个不小的罐子。

“小判?”

众人的视线转向我,这个时候难道不应该都被金灿灿的小判吸引吗?怎么都看着

我。

“那个...我为了预防破产攒了些钱。”

我听见了筷子折断的声音。

“这就是我们节衣缩食的原因?”烛台切的金眸染上血色。

也没有节衣缩食那么夸张,顶多也就为了财政问题殚精竭虑的程度而已吧。

烛台切越凑越近,平时他们太懒散我竟忘了这群刀剑男士是暗堕的啊!

我扑向石切丸,“爸爸救命!”

石切丸顺手接住我,但是我的手也被他攥住了。

“您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我还能说什么?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藏私房钱了!

--------------------------------------------END-------------------------------------------------

某:不是说好的敬业吗?怎么看见兰丸牺牲就不干活了?你的职业道德呢?

敌审:哪来的审神者啊给我叉出去!来来来,御手杵给我大力戳他。


同系列指路: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友善之阿津贺志山异闻(一)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友善之阿津贺志山异闻(二)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友善之阿津贺志山异闻(三)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友善之阿津贺志山异闻(四)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友善之阿津贺志山异闻(五)完结

小番外指路: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友善之阿津贺志山异闻(1.5幕间剧)


阅读顺序为  敬业 → 友善→和谐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和谐之秘宝之里(一)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和谐之秘宝之里(二)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和谐之秘宝之里(三)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和谐之秘宝之里(四)完结

评论(6)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