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见殊途-开学式神隐中

填坑的速度比不上脑洞的速度。

轻度社障,希望能和你好好相处。

微博ID @音羽殊途

杂食。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友善之阿津贺志山异闻(四)

前方高能预警:

全员ooc  私设严重

虽然叫这个名字,其实和阿津贺志山没多大关系,也不是刀myu的衍生,不要被标题骗啦哈哈哈

无cp向 主角为历史修正主义者(的一个公务员)

出场刀剑男士ooc一览:

搞事就不怕事大鹤丸国永,不帅气的本丸之母烛台切光忠,机动和毒舌值都飙升的石切丸爸爸,说是抖s某些方面其实很弱气压切长谷部,怪医药研藤四郎,弟控属性终于觉醒宗三左文字,没什么戏份但还是要保持微笑青江,换了新指甲油其实本质在打酱油的加州清光,毛绒控变幼崽控的大俱利伽罗以及本丸第一王子(啊?)山姥切国广

可以接受的请继续....

正文指路: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友善之阿津贺志山异闻(一)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友善之阿津贺志山异闻(二)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友善之阿津贺志山异闻(三)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友善之阿津贺志山异闻(四)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友善之阿津贺志山异闻(五)完结

小番外指路: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友善之阿津贺志山异闻(1.5幕间剧)

【7】

“怎么样?”

石切丸摇摇头收起御币,“不是伤寒,他的身体里的灵力流动不太正常。”

听见石切丸的解释,在场的人中有七个人(包括我在内)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我们联想到了同一件事。

“可能会爆炸。”鹤丸说,“不知道咱家本丸和检非违使哪一个比较坚硬。”

这还用问吗?当然是咱家本丸比较贵,啊不对,比较脆啊。

山姥切默默的解下自己的被单,在众人的注视下把那块快退休的布料裹在阿拾身上,我可不知道他的被单还有防爆涂层。

果然他只是想演。

山姥切突然抱起阿拾就要往外跑,“你们快走别管我!”

之前不是还要去告我夺回抚养权吗,你这个善变的男人。

长谷部和烛台切一左一右挡在他面前,这个本丸终于有正常人了,我欣慰的点点头。

“你和她不是离婚了?”烛台切抓住山姥切的领子,“你想带我的孩子去哪?”

长谷部冷笑一声,“你的孩子?我才是她现在的合法妻子吧,烛台切先生。”

现在是让你们在这表演伦理剧的时候吗!我脱掉鞋子,要不是石切丸抓着我的手我绝对把那鞋子拍过去你们信不信!还有鹤丸你不准再鼓掌了!

“不是很有趣吗,”鹤丸遗憾地收回手,“有点幽默感才不会斑秃。”

“药研我肝疼,”我扔掉鞋子摊在石切丸手臂上,有气无力的招呼看热闹的药研,“快送我进手入室。”

“就算手入大将也不会好起来的。”药研一针见血的说,“您自己也知道该怎么做吧。”

药研所说的‘我知道的事’并非是指如何治疗人类,而是关于阿拾去留的我的决定。

“我明白了。”我站直身体,众人看着我,“把他送回去吧,他毕竟是审神者。”

阿拾被我们这么折腾终于有了要醒过来的迹象,他的眼睫毛上挂着的细小水珠,正随着他睁眼的动作颤动,说实话这孩子长得挺好看的,可惜是个审神者。

“小姐姐。”躺在山姥切怀里的阿拾向我伸出手,我上前一步握住他滚烫的手指。

“一个故事中要有争斗,也会有和平。”他好像烧糊涂了,开始说起胡话,“等到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对立的时候,我可以娶你吗?”

我松开手,推着他的脑袋让他面向靠近山姥切胸膛的那一面。

哈?我把你当对手你却想娶我?

【8】

鹤丸用和昨天完全一样的姿势趴在我前面,右手在额头上支起凉棚。

“嗯?”

上天啊求您不要再让我听见鹤丸发出这个疑问的声音了,每次他这样都没好事发生。

“主上,快过来看。”

鹤丸指着山坡下让我看,正是我们发现阿拾的地方。那本是一片空地,不知道什么原因凭空卷起沙尘,就像有什么在奔跑带起的沙土。还没等我掏出望远镜看个清楚,鹤丸猛地夹起我往一边躲闪,一块投石在我原来趴着的位置碎成了渣。

“什么情况。”我跟着鹤丸往另一个隐蔽点跑,“被发现了?不能啊。”

我今天不是来工作的,不至于刚来就被攻击吧,更何况我连攻击者是谁都没看清楚。

“杀刃狂啊!”

回答我的不是鹤丸,而是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我身边的别家的溯行军短刀,他跑的飞快,把我落在后面。我伸手抓住他的尾巴把他扯回身边。

“解释一下啊,友军。”

 “同志,再不放手咱们就团灭了。”短刀不满的扭动挣扎,“昨天开始阿津贺志山来了一拨不知是哪个审神者的队伍。他们不停战斗了整整一天,简直是疯了,连检非违使都碎了十三批。”

我和鹤丸倒吸一口凉气,这个时间绝对不是巧合吧,绝对是搞丢审神者的刀剑男士来复仇了吧。

“呀!”短刀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我头皮一阵发麻,一阵寒风顺着脸颊擦过来。

有马蹄声。我不敢回头拔脚就跑。一枚投石咚的一声砸在我们面前,鹤丸抽出刀满脸悲愤的看了我一眼。

“我跟他拼了!”

“等等鹤丸!”

我和鹤丸几乎是同时吼道。

“你们也是溯行军吗?正好,一起压切了吧。”乱扔投石的犯罪嫌疑人阴森森的说道。

吾命休矣。

脑内弹幕不断的滚动播放这四个字。好在我的身体比大脑先做出反应,手中的长枪挡下压切长谷部第一击。但这只是暂时的,那个长谷部嘴角带着笑,

“我的刀刃是防不住的。”

他的刀持续下压,我的枪柄被他切进去很快就会折断。

“能压切主的只有我!”

“主上只能由我帅气的斩杀掉啊!”

“你觉得可以碰到我….的主人吗?”

赶来的三人挡在我面前保护我这点真的很令人感动,但是这出场台词能不能换一换。

“山姥切和伽罗酱呢?”

鹤丸指着后面,“他们在争夺阿拾。”

顺着鹤丸的手指我看见越来越近的大俱利伽罗和山姥切国广,他们因为抢着抱阿拾落在后面,但似乎二人终于达成了共识。

这俩人竟然一个抬头一个抬脚把阿拾给搬了过来。

------------------------------------------------tbc-----------------------------------------------

今天双更,下章完结。

同系列指路: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敬业之燃烧的本能寺【上】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敬业之燃烧的本能寺【中】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敬业之燃烧的本能寺【中】(二)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敬业之燃烧的本能寺【下】(完结)

阅读顺序为  敬业 → 友善→和谐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和谐之秘宝之里(一)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和谐之秘宝之里(二)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和谐之秘宝之里(三)


评论(15)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