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见殊途-开学式神隐中

填坑的速度比不上脑洞的速度。

轻度社障,希望能和你好好相处。

微博ID @音羽殊途

杂食。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友善之阿津贺志山异闻(五)完结

前方高能预警:

全员ooc  私设严重

虽然叫这个名字,其实和阿津贺志山没多大关系,也不是刀myu的衍生,不要被标题骗啦哈哈哈

无cp向 主角为历史修正主义者(的一个公务员)

出场刀剑男士ooc一览:

搞事就不怕事大鹤丸国永,不帅气的本丸之母烛台切光忠,机动和毒舌值都飙升的石切丸爸爸,说是抖s某些方面其实很弱气压切长谷部,怪医药研藤四郎,弟控属性终于觉醒宗三左文字,没什么戏份但还是要保持微笑青江,换了新指甲油其实本质在打酱油的加州清光,毛绒控变幼崽控的大俱利伽罗以及本丸第一王子(啊?)山姥切国广

可以接受的请继续....

正文指路: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友善之阿津贺志山异闻(一)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友善之阿津贺志山异闻(二)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友善之阿津贺志山异闻(三)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友善之阿津贺志山异闻(四)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友善之阿津贺志山异闻(五)完结

小番外指路: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友善之阿津贺志山异闻(1.5幕间剧)

【9】

对面的审神者队伍杀气腾腾,排成横队阵眼看着就要推过来。山姥切给我竖了个大拇指表示自己准备好了,宗三也收起刀退后一步。

“好了,就按刚刚说好的来。”我和长谷部交换了一个眼神。

山姥切突然捂住胸口单膝跪地,本体被他插在地上。

“啊,主上,请原谅我。若上天能赐我一双翅膀,我定会回到您身边。但是它没有。永别啦,永别啦。”

如此浮夸的演技,山姥切零分。

下一位选手宗三左文字捂住的地方是嘴唇,红色的液体顺着他的指缝流下,滴在地面上。“我…自由了。”

我闻到番茄酱的甜味了,不过表情很生动,七点五分。

长谷部慢悠悠的把自己的本体捧在手上,眉头一皱。

“我折了。”

… … … 麻烦你认真一点好吗长谷部先生。

审神者队伍愣在对面,气氛一时间变得很尴尬。

“你们赢了,”我站出来,“作为惯例我应该掉一把刀给你们,接着吧。”

话音刚落大俱利伽罗和烛台切就把阿拾抛过去,不偏不倚正好落在对面长谷部的怀里。

“撤退!”三步起跳跨上小白毛,我向阿拾的队伍挥挥手,“再也别见了,阿津贺志山的恶魔。”

我从来没像今天这么狼狈过,小白毛也没有。作为我的爱马,小白毛跑得不快吃的还多,平时只需要卖个萌就行,今天可遭大罪了。回到本丸的时候我们全员身上都脏的像去哪乞讨了一般,看家的清光拿着扫帚差点没把我们打出去。

“阿拾送回去了?”清光杵着扫帚站在一边看我往外扔脏衣服。“你真的舍得?”

我把房门啪的一声扣在他脸上,“有这时间帮我洗个马不好吗?问这么多干嘛。”

“什么舍得舍不得的,没撕票就不错了。”我拿起毛巾擦脸上的灰尘。眼睛好酸,鼻子好酸,一定是进沙子了。

“小孩子,真可爱啊。”清光留下意义不明的话后就走了。

我看着手里的脏毛巾,把它团成团戳了戳。

没有阿拾的手感好。

嘿,真狼狈。

【10】

“安达家于霜月被灭族的命运并未被改变,北条贞时掌握了实权。”药研向我汇报上个月的战绩,“据说是一个新人审神者做的,他将我们扭转的历史再次修改了。”

有点手段啊这个年轻人。我收下文书对药研说,“让二队准备一下,半个小时之后出阵。”

这次我好好的检查了刃数。为了防止鹤丸再混进来,我把他派去远征,二十四个小时的那种。他出发前一步三回头,大概是碍于烛台切在场他才没有对我竖中指吧。

“小鲶尾去索敌,万分小心。”

站在熟悉的小巷里,我感觉怀里空落落的,手臂不自觉的比划了一下。长谷部看到后想到了什么,把自己的斗笠脱掉塞到我怀里。

并不是这个意思。

小鲶尾乘着夜色回到我身边,“对方是六振标准队,审神者在阵型中央,逆行阵。”

在巷道里无法顺畅的使用远程刀装,在人数相同的时候骑马并不占优势,难道只能拼白刃战了吗?

“主?”长谷部问我,“是否主动发起攻击。”

我还没拿定主意。说实话今天我只是想观察一下这个有点实力的审神者,并没有做好和他对战的准备。

安静的小巷尽头突然传来马蹄声,我的队友警戒起来,随时应对遭遇战。借着微弱的月光,来人的相貌也印了出来。

“是你。”对方的长谷部收紧缰绳,顺手抽出刀,“这次绝对不会放走你。”

等等,我不是都把阿拾还回去了吗,他家本丸的刀剑男士脑子是不是被自家审神者炸坏掉了。真是一言不合就打人啊,不愧是阿津贺志山的杀刃狂。

对方长谷部直接攻过来,我躲在我家长谷部后面想找个机会用长枪破掉他的刀装,然而失败了。今天没请假的小夜左文字在山姥切的支撑下跳起,顺利划伤对方长谷部的手臂。

“你有本事叫阿拾过来,扪心自问我可没饿着他也没虐待他。”发烧那是他自己的问题好吗!

“阿拾?”对面的长谷部微微侧过头。

是了,这只是个代号,说到底我连那孩子的真名都不知道。

又有人骑马过来,我带着自己人做好防御准备,一开始我就说过,就算是阿拾的队伍我也不会手下留情。

“长谷部。”

男性的声音传过来,我抬起头,骑在马上的男人停在我面前正与我对视。

过肩的半长发束成一支,线条分明的轮廓能看出某人的影子,那男人的表情似乎是在嘲笑我。

嘲笑我什么?我也有是马骑的好吗!

还有帅哥你谁啊,请不要用看熟人的表情看我,搞得我有通敌叛变的嫌疑一样。

他弯了眼角,带着笑意说。

“父亲大人,别来无恙。”

-------------------------------------END--------------------------------------------------

男婶(笑):才一个月不见,父亲大人就不认我了?

敌审(面无表情三观崩裂):闭嘴,谁是你爹。

---------------------------------------------------------------------------------------------

私设及一些解释:

时之政府当然不会雇佣童工啦,阿拾不但是成年人还是个开挂的成年人。

会变成孩子是因为在阿津贺志山与检非违使一战中由于不明原因发生了灵力爆炸,导致身体压缩变小,然而并没有失去记忆(柯南:喵喵喵?)。

敌审捡回阿拾的时候并不是初见面,那么第一次见面在哪里咧?可能会再开坑解释。

感谢包容我烂文笔以及无脑ooc看到这里的你(鞠躬)

同系列指路: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敬业之燃烧的本能寺【上】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敬业之燃烧的本能寺【中】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敬业之燃烧的本能寺【中】(二)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敬业之燃烧的本能寺【下】(完结)

阅读顺序为  敬业 → 友善→和谐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和谐之秘宝之里(一)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和谐之秘宝之里(二)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和谐之秘宝之里(三)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和谐之秘宝之里(四)完结

评论(25)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