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见殊途-开学式神隐中

填坑的速度比不上脑洞的速度。

轻度社障,希望能和你好好相处。

微博ID @音羽殊途

杂食。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和谐之秘宝之里(三)

前方高能预警:

ooc预警   私设如山

填坑洗白向,cp 压切长谷部x敌审  及隐藏cp 男婶x另一只敌审   请注意避雷

全文只出现了一位刀剑男士。虽然主角被叫做阿爸其实是个女孩子(orz)。

可以接受的请继续...

指路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和谐之秘宝之里(一)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和谐之秘宝之里(二)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和谐之秘宝之里(三)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和谐之秘宝之里(四)完结

【7】

“这也是你的主命?快放我下来。”

长谷部摁住我的腿,“这是我自己的判断,不要废话了快点…戳。”

迷之停顿是什么鬼,听他的语气是不准备放我下来了,难得想帅气一把的。

“先说好,翻到什么牌我可不管。”

我将长枪往前探,十分轻松的就接触到了小狐狸。和第一张花札时一样,小狐狸消失后出现的花札落回到我手中。

那上面印着几只羽箭,我把卡牌递给阿拾等他解读,拿到花札的审神者的脸突然僵住了。

“这什么意思?”

“趴下!”长谷部突然冲我吼。

天边聚起云,我听见有箭矢破空的声音。阿官召来的植物织成网将我们拢在里面,抵挡住外面的羽箭。

“我该相信你的,枪兵幸运E。”阿拾趴在我身边说,“这是毒矢牌。阿爸你真不走运。”

毒矢?我拔下肩上插着的羽箭递过去。

“你是说这个有毒吗….”

眼前一阵眩晕,阿拾后面说的什么我没听清,反正这东西确实有毒。

--------------------------------------------------------------------------------

我做了一个梦。

梦见我的爱马小白毛吃了一个能提高机动的苹果,我拉着他的缰绳驰骋在沙场之上。

“天下布武!”

一统天下还没实现我的梦就醒了,我好像不是趴在小白毛背上,而是长谷部。某种意义上我家长谷部也算是梦幻坐骑了。

我伸手想抓住他肩上的骨刺却抓了个空,“慢一点长谷部,我有点晕你。”

“你说什么?”

身下的声音把我吓清醒了。

背着我的是长谷部不错,不过这不是我家长谷部啊!继续装死已经晚了,我老老实实的从他背上爬下来。

“阿爸我就知道你没事!”阿拾扑过来的时候某种液体正擦到我身上。

“虽然你叫我阿爸,但是我不是你真的阿爸。”

所以不要在这个时候演啊,你难道在我家只住了一天就和山姥切学会八点档了吗?

”还有,请不要把这么恶心的东西擦到我身上。”

阿拾收回傻笑的脸,他正经起来还是有那么一丝帅气的,我想起他正太时期的脸,心中一动。讲真,当初在阿津贺志山捡到他的时候,要是早知道那只正太壳子里塞着的是这种既腹黑又白痴的里子,我就把他扔到检非窝里让他自生自灭。

想到阿拾的团子脸,我的肚子里传出咕噜一阵响。

再不找到能休息吃饭的地方,先自灭的可能是我吧。

【8】

最后我们选择在下一个村落过夜。阿拾特别自然的推开村落中的一扇门,就像回到自己家一样邀请我们进去。

“这算私闯民宅吧。”我跟着阿官进了房间,看见长谷部正侧身躲过一个老太太,“啊,主人在家啊。”

完了,要被起诉了。

我这么想的时候阿拾伸出手….他的手穿过了老太太的身体。

灵异事件!

“阿爸,你的下巴。”阿拾比划了一个托起下巴的动作,“我一开始不就解释过了,这里是时之政府搭建出来的空间,这些人也只是做出来的虚像而已。”

“所以这里没有东西吃对吧。”我有点失望。不过一顿不吃也没关系,大不了回去让烛台切给我做顿好的。

长谷部拿着什么过来,“食物倒还是有的。”

他拿到的是一盆面粉,厨房那里还有一些食材,做不了什么大餐,填饱肚子倒是绰绰有余。长谷部脱掉护甲和手套,和阿拾一起占领了料理台,而我搬了个板凳坐在他们身后啃着黄瓜监工。老太太的虚像好像也在做饭,从我这个角度看,那个老太太在长谷部他们的身体里穿进穿出,怪惊悚的。

“阿拾会做饭吗?”

负责收拾餐厅的阿官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厨房门口,她解开围裙,眼神出奇的温柔。

这还是我知道的那个官二代大小姐吗?我好像明白了什么,转过头再看阿拾,那家伙脸上粘了面粉,眼睛弯的都要成一条缝了。

“只会一点点。”

噫,这两个人的电波搭上了。

我被塞了一大口狗粮,胃里满的要吐出来,这简直就是年度大戏现代版罗密欧与朱丽叶。

“长谷部先生,请问您对自家审神者与敌方官二代结缘有什么看法。”我把剩下的半根黄瓜举到长谷部眼前。

他没有推开我的黄瓜,而是陷入了迷之沉默。

嗯?我懂了,三角恋是吧,只是不知道长谷部三角恋的对象是阿官还是阿拾。

我下意识的摸了把头顶,在秃成电灯泡之前还是趁早离开他们三个才好。

【9】

“阿拾你当初为什么会变成小孩子?”

虽说食不言寝不语,但气氛这么好不用来打听情报就太可惜了。阿拾咽下嘴里的乌冬,接过长谷部递过来的茶杯喝了一大口。

“阿爸想知道?求我啊。”

“那算了。”

对付阿拾最好的办法就是无视他,果然这孩子自己忍不住交代了情报。

“阿爸你知道我是法师吧。”

嗯嗯,装成saber的半吊子caster,反正这一路我是没见他出手放什么大招,最初用凭依刃砍小狐狸那不算。

 “在阿津贺志山我遇见的那波检非违使其实早就盯上我了,好像是因为之前一次做的太过分。” 阿拾接着说,“与他们交手的时候正碰上源赖朝的奥州远征队,为了避免误伤源赖朝的队伍,我收回了发出一半的大招。”

“然后灵爆了。”

据阿拾所说,他会变成小孩子的形态是因为灵爆压缩了他身体中的灵脉,当然那只是暂时性的,只要回到本丸灵气恢复就会变回原来的样子。但当时被爆炸波及的长谷部等人却没能及时回收自家审神者。

因为我把阿拾捡走了。

我好像知道了长谷部一见到我就咬牙切齿的原因了。

“不对哦,阿爸,长谷部生气的不是这个,”阿拾挣脱了长谷部阻止的手,“你再想想,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我和阿拾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长谷部他们已经被炸飞了好吗?

阿拾盯着我的眼睛,我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

“阿拾…你说你被检非盯上是因为那之前做了过火的事?”

阿拾点点头。

“你老实告诉我,你之前是不是去过本能寺。”

“答对啦阿爸,你终于想起来了。”阿拾一拍手,“那时阿官也在,我就是那个派了两队刀剑男士去本能寺的审神者。”

如果阿拾就是那个审神者,我当时又做了什么?

零星的记忆片段涌进我的大脑。

“枪爹,你要相信你在战场上是最强的。”

“看见那边落单的长谷部了吗?“

”上吧,戳他!”

“啊啊爆衣了!”

哦呼。

回想起当时的场面,我的鼻子又变得酸酸的。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先是打伤了小夜左文字,又得罪了长谷部,甚至还把审神者拐到我家住了一天,这次的恶缘算是结的彻彻底底。

“阿爸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阿拾趴在桌角,脸上看不出什么,其实他笑的连带着桌面都在抖动。我偷偷瞥了一眼长谷部,他脸上也看不出什么,但是他额角暴起的青筋怎么看都十分不妙。

是不是先道个歉比较好啊。

“那个…身材不错。”啊我想说的不是这个!

“是吗,多谢。”

长谷部冷冷的抛下这一句,然后端着四人份的餐盘离开了餐厅,要是山姥切在场他一定捂着胸口开演一出男主道歉独白,但就算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追上去。

事情就这么不了了之就好了,我垂头丧气的准备回房间休息,阿官突然拉住我。

“你脑壳坏掉了。”她对我说。

我第一次这么认同我同僚的话。也许我真的是脑子坏掉了,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失落呢。

晚饭后长谷部不知道消失到了什么地方,我再也没找到机会道歉。仔细想想我们本是敌人,在战场上厮杀才是最正常的事,若不是和他们一起落难秘宝之里,可能永远都没有像今天这样和平友好的坐在同一张桌子上的机会。

“阿婆,你说我做错了什么?在战场上卸掉敌人的装甲是什么值得敌方生气的事吗?”

谁能想到阿拾家的长谷部是这么注意形象的人,我家长谷部可是动不动就爆衣呢。

我坐在床褥上,看那老太太的虚像在油灯下穿针引线,她只是个虚像,当然不会回答我的问题。

-------------------------------------tbc------------------------------------

同系列指路: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敬业之燃烧的本能寺【上】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敬业之燃烧的本能寺【中】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敬业之燃烧的本能寺【中】(二)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敬业之燃烧的本能寺【下】(完结)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友善之阿津贺志山异闻(一)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友善之阿津贺志山异闻(二)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友善之阿津贺志山异闻(三)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友善之阿津贺志山异闻(四)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友善之阿津贺志山异闻(五)完结

小番外指路:

【刀剑乱舞】今天的敌审也如此友善之阿津贺志山异闻(1.5幕间剧)


阅读顺序为  敬业 → 友善→和谐



评论(1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