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见殊途-开学式神隐中

填坑的速度比不上脑洞的速度。

轻度社障,希望能和你好好相处。

微博ID @音羽殊途

杂食。

【刀剑乱舞】刀剑男士不出阵的时候都在干些什么?(3)

全员向 

ooc预警

女性审神者

认真您就输了

其三  小狐小狐

“怎么主人一直盯着小狐看,是需要我公主抱吗?”小狐丸微微歪头,“现在这个时候好像不太适合做这种事呢。”

畑当番的小狐丸露出结实的双臂,汗水顺着他的脖颈流下,被阳光照着闪闪发亮。劳动中的小狐丸,真好看啊。能被他公主抱一定是件十分幸福的事情。

不过比起公主抱,我更在意的是小狐丸用来束发的黄色缎带。

说起来那缎带没什么稀奇的,不是名贵的布料,也没有装饰的花纹。问题出在这缎带并非小狐丸平时惯用的那一条,而是我不慎遗失的东西。

大概是昨晚小狐丸随手收起的时候搞混了,早起又有畑当番,才会顶着这块黄色布料出了门。我在早饭时发现了这个错误,一路尾随小狐丸到了田里,却不知用什么理由跟他要回这块布。

直接表明?不行不行。

这块布料的用途我暂时还不想让他们知道。

小狐丸被我盯得不自在,却又不肯放下手中的活,他拎着锄头稍微走近了一些。

“主人有话要对我说吗?”

是有话没错,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罢了。

我把毛巾递过去硬着头皮说,“休息一下吧,小狐丸。”

闻言,小狐丸的眼睛眯起来,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他头侧的翘发抖动了一下。

啊啊啊这种时候狐狸的野性直觉真麻烦。

“我再猜一次,主人是想替我整理毛发吗?”

百分五十正确!我是想过借口给他整理头发偷走那块布,但因为没有可以接替的发带作罢。再犹豫下去一定会引起小狐丸的怀疑,我夺走他的锄头丢到一边。

“小狐丸,来玩游戏吧。”

这次不只是眼睛,小狐丸连眉毛也皱起来了。我打扰他畑当番,他一定生气了。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就在我准备拔腿溜走的时候,小狐丸竟然答应了我的要求。

“虽然不知道缘由,但既然是主人的要求,就这么做吧。”小狐丸向我伸出手,“准备好和小狐一同跳舞了吗?”

两个人能玩什么复杂游戏?我随便编了个规则,约定在一刻钟内找到最多四叶草的人获胜。

“开始开始。”

我抢先一步扑向旁边的草丛,小狐丸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成片的绿色看得我眼花缭乱,一缕白色长发从旁边垂下,随后小狐丸的手臂伸过来,摘下近在我眼前的一支。

“一分。”

可恶,不要小看我们女人的第六感啊!

如果有谁从田边路过看见我和小狐丸钻在草丛里的蠢样,我大概下辈子都没脸见人了。好在一刻钟很快过去,我最终找到了三支四叶‘幸运草’,小狐丸摊开手,躺在他掌心的也是三支。

 “我和主人是平手吗?”小狐丸笑着说,“要加时赛吗?”

加时赛我也赢不了他,所以我要作弊了!

我扯开领口,小狐丸的呼吸一下子滞住了,没时间理会他脸颊泛起的可疑红晕,我直接把吊坠提出来给他看。

四叶形状的吊坠,我又得到一分,是我赢了。

 “主人赢了。”小狐丸头上的翘发好像往下压了一些,“那么按照约定,主人可以向我索要一物,您想要什么?”

只要你束发的缎带就好。

小狐丸迟疑了片刻还是把那块黄色的布交给我,“不知您要此物有什么用,但是这并不是我的缎带,只是向三日月殿下讨来的替代品。”

我展开那布料,果然在正中间有个歪歪扭扭的用墨画成的三日月刀纹。

-----------------------------------------------------

“笔下留布!”

我一把拉开三日月的房门,后者的笔尖离桌上铺着的黄布只有不足一寸的距离。

“哈哈,主公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深吸一口气。

“我就直说了我看您平时行动迟缓为了展现我作为审神者及作为女性对您的关心我决定亲手为您制作一副护膝但是我遗失了半成品而那个半成品现在就在您手下所以请您把这块布还给我承您善举不胜感激。”

“原来如此。”三日月笑道,“怪不得此物形状如此奇怪,仔细看这里还有拙劣的针线痕迹。”

我仿佛听见什么碎裂的声音,不不不,那绝不是我的心。

“不过还真可爱呢。”

嗯?

“我的主公。”



评论(8)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