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见殊途-开学式神隐中

填坑的速度比不上脑洞的速度。

轻度社障,希望能和你好好相处。

微博ID @音羽殊途

杂食。

【刀剑乱舞】救命!我变成狐之助了!(番外编3)

前方高能预警


这里是关于狐之助篇的世界观以及一些没交代清楚的细节补充。分为三个部分:その前にあの時未来ヘ


刀匠♂x狐之助♀


上篇:【刀剑乱舞】救命!我变成狐之助了!(上)

下篇:【刀剑乱舞】救命!我变成狐之助了!(下)完结


未来ヘ


流弹撕开裂缝,源源不断的溯行军侵入本丸结界,为首的大太刀停在距离我三步外,生满獠牙的口露出嗤笑。

我抛着小石子,盘坐在树下。

“空荡荡的本丸,惊喜吗?”

溯行军脸上的笑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被愚弄的怒火。

---------------------------------------------

“多亏保守派埋在你身体里的...

【刀剑乱舞】花折

前方高能预警。

致郁向玻璃渣。

如有不适请允许我先在这里道歉。

压切婶(伪)

同背景:【刀剑乱舞】人偶

人偶后续:【刀剑乱舞】枷锁

这里是《人偶》的审神者死亡if线

此处在战场上死去的不是压切长谷部而是初代审神者。



【1】

“如果我英年早逝,请将我葬在绸缎中,用情歌中的词句为我送行。”

我曾对他说过这样残酷的话。

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有想过一语成谶。死是一瞬间的事,甚至都没有好好道别。

【2】

在与时间溯行军的遭遇战中我因失误丢掉了性命。

换句话说,我死掉了。只是现在看来,在意识消散前还不算真正死亡。

长谷部似乎把我的遗体带回了本丸,刚恢复理智时,我...

【刀剑乱舞】拿什么拯救你,我的阿鲁机(短篇完结)

前方高能预警

严重ooc预警

审神者没有名字,性别不明,所以是bl向还是bg向任君喜欢

cp  审神者  and 长谷部 

OK?


审神者是何许人也。

“上能除妖,下能驱鬼。动动手指迷障消散,他一瞪眼,可不得了了,方圆百里电闪雷鸣,寸草不生。”

以上都是瞎扯。

审神者轻轻咳了两声,歌仙兼定险些掉了手中抚尺。紫发的付丧神瞬刻附身向前,扶住审神者的肩膀。

“要紧吗?胸闷吗?喝点热水?”歌仙恨恨叹气摇头,“我就说不要您随便起来,万一出了什么事....”

审神者伸手捞来一把折扇挡在歌仙脸...

【刀剑乱舞】刀剑男士不出阵的时候都在干些什么?(12)

全员向 

ooc预警

女性审神者

认真您就输了


其十二   建设唯物主义本丸价值观


为了冬季安全用电,此区域的本丸需要进行电力增容。今天正好轮修到我家本丸,刚过晚上九点整个本丸准时停电,陷入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

早就做好准备的长谷部从身后取出支蜡烛点燃,会议室被小小的烛光照亮,营造出几分温馨的氛围来。
“这个月的内番情况不容乐观,”长谷部把内番安排本摊开在桌面上,“几乎都是零收益,再这么下去....”

“等一下,长谷部。”

长谷部的话被笑面青江打断。青江把唯一的照明移到桌面中央,光从他下巴处向上散射,温馨的气氛被硬掰成阴惨。

“...

【刀剑乱舞】不完全付丧神与伪物巫女(下)完结

ooc预警   私设遍地是   

cp 鹤丸国永 x 朝仓名  

审神者有名字请自行避雷,不过基本上是成为审神者之前的故事


【刀剑乱舞】不完全付丧神与伪物巫女(上)

【刀剑乱舞】不完全付丧神与伪物巫女(下)完结


【4】

“我是鹤丸国永。”鹤丸第三次自我介绍,朝仓像没听见一样无视他向前走,要不是她走起来同手同脚,鹤丸真的就要相信她毫无动摇了。

“为什么装作看不见我?因为我不科学吗?”鹤丸指着自己的脸说,“你是巫女吧,神还是相信的吧。”

朝仓对巫女两个字有了反应,她僵着身体回头。

“巫女?...

【刀剑乱舞】不完全付丧神与伪物巫女(上)

ooc预警   私设遍地是   

cp 鹤丸国永 x 朝仓名  

审神者有名字请自行避雷,不过基本上是成为审神者之前的故事

【刀剑乱舞】不完全付丧神与伪物巫女(上)

【刀剑乱舞】不完全付丧神与伪物巫女(下)完结


“说起来,在来到这里之前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突然被自家审神者这么询问,鹤丸国永筷子上的青椒掉下来落在盘子里。

“你在吃惊什么吗?”

鹤丸摆摆手,“都这个年代了,主上你还在使用这么老套的搭讪方式。这足够让我吃惊了。”

【1】

按照惯例,故事发生前我们应该对故事发生的背景进行介绍。...

压切长谷部 极 全语音翻译

我我我我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重光百合花房:

*渣翻,仅供参考,欢迎指正错误。


*开放转载。请保留翻译署名。(重光or重光百合花房 均可)


本丸语音 * 3:


1. 如果是主人希望的话,叫我压切也没关系。毕竟您和那个男人完全不一样。


2. 其他的同僚怎样我不清楚,但是要我说的话没有比我更忠于主人的了。


3. 无论什么,都请告诉我。我和其他情绪高涨的同僚可不是一样的。


万屋:我的意见并不重要,主买自己想买的就好了。


会心一击:并无我刃下不可斩断之敌!


刀帐...

读完长谷部先生的家书(咳咳)超难过。

他好像出门修行一圈心结不但没有放下反而更严重了。

全篇不提信长公的名字,用“那个男人”代替。

最后还说没什么可以在意的事了,要为“我”活下去...什

么的。

极化的目的如果是让刀尽到忘记原主程度的忠诚,我宁

愿不送他们极化。

好心疼啊,为什么要这么拼命啊!受这么重的伤我要

心痛死了!

一口老血。

长谷部先生您穿这么多回来是准备过冬吗。

感觉比普刀阶段受伤更重(心碎成渣)

知道您腿长了别叉这么开求你啦。

严重怀疑真剑之后长谷部先生要提着裤子回本丸。

【刀剑乱舞】枷锁

前方高能预警。

还是玻璃渣,抱歉(鞠躬)

前文【刀剑乱舞】人偶的后续。

可以接受的请继续。


“探视时间有限,尽量说些积极向上的话题。”护士长一边在纸上记录一边嘱咐道,“你是她的近侍刀吧,拿着这个直接过去,会有人帮你开门的。”

听见近侍刀三个字长谷部下意识的点了头,但实际上他的主人另有他人。

长谷部看向现主的方向。那位审神者分明听见了他与护士长的的对话,却装作不知情的样子,对上他的视线也只是笑了笑,示意他自由行动。

“您跟过来却又不问我来到这里的缘由。”长谷部回到现主身边,手里的通行证被他握出折痕,“主,若您有不满,我可以...”

审神者闻言放下手中的报纸,错愕写在脸上。

1 2 3 4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