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见殊途-开学式神隐中

刀剑男士不出阵的时候都在干些什么?(番外篇)(6)

全员向 

ooc预警

女性审神者

认真您就输了


其 番外  长发王子与白马公主(6)


“我们只是路过的假面骑士罢了。”那位‘山姥切国广’说。

我跟你们说你们这样不打马赛克就这么赤裸裸的讲出来是会被东映求偿的。

山姥切不以为然的摊开手,“在这个没有逻辑的异世界你说这些有什么用。”

他说的没错,这个世界毫无逻辑可言。

科科,怎么可能会有披在肩上的小外套在高速运动之下还不掉落这样的稀奇事呢。

“您还在考虑这些?”髭切掸掸身上的灰尘,“这是人物设定。”

很好,除了东映,N+也要来求偿了。

“先不说这个,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我退...

【刀剑乱舞】救命!我变成狐之助了!(番外编1)

前方高能预警


这里是关于狐之助篇的世界观以及一些没交代清楚的细节补充。分为三个部分:その前に、あの時、未来ヘ


刀匠♂x狐之助♀


上篇:【刀剑乱舞】救命!我变成狐之助了!(上)

下篇:【刀剑乱舞】救命!我变成狐之助了!(下)完结


その前に


公元2205年,时间溯行军向过去的历史发起攻击。

为了阻止历史被改变,时之政府向各个时代派遣审神者,与刀剑付丧神一同阻止历史修正主义者的恶行。

这场战争一度陷入僵局,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暴露出难以调和的冲突。

战损,少子化,以及经济利益得失促成了克隆人法案的通过。

在当局的默许下,被称为“椎名”的计划开启,同源的人偶被培养...

2017-09-23
/  标签: 刀剑乱舞
7

刀剑男士不出阵的时候都在干些什么?(番外篇)(5)

全员向 

ooc预警

女性审神者

认真您就输了


其 番外  长发王子与白马公主(5)


我一定是眼花了,要不就是我没睡醒。不然为什么在我眼前呈现出的战斗会这么...绚烂多彩啊!

请原谅我匮乏的形容词,因为我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我看见的东西了。

髭切对上敌方三人,我站在他后方,只能看见他动作的残影,说实话这让我有些担心。太刀不同于短刀,并非以速取胜,若过于追求劈碎敌人手中之刃,势必会对自身有所损伤。

“髭切,打不过咱就跑吧!”我躲在后面向他喊道。

“嗯,真难办呢。”髭切微微侧头,“现在撤退的话我就变成落跑切了。”

都什么时...

刀剑男士不出阵的时候都在干些什么?(番外篇)(4)

全员向 

ooc预警

女性审神者

认真您就输了


其 番外  长发王子与白马公主(4)


“怎么办?”三位刀剑男士加上我四人面面相蹙。

我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突发情况。那老头还晕着,不论我们怎么摇晃他还是用湿毛巾蹭他的脸都毫无反应。

也就是说,我们卡关了。

药研从放剪刀的腰包里掏出个眼镜盒,取出平时他带的那副平光镜架在鼻梁上,他用中指托了托镜框,“我知道了。”

“药研你这是在模仿...”

“这不重要,大将。”药研打断我的话,“正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

“你的意思是....杀人灭口?”鹤丸眯着眼,右手两指摸索着自己的下巴。...

刀剑男士不出阵的时候都在干些什么?(番外篇)(3)

全员向 

ooc预警

女性审神者

认真您就输了


其 番外  长发王子与白马公主(3)


异世界的设计简单,从王宫出来只有一条路,我们顺着路走了不久就到了一个山村。那村子正好建在路中央,想继续往龙之谷走就只能穿过村庄。

“天快黑了,先在村子里休息吧?”我询问道。

其他刃没有意见,药研先走一步去村子里搜集情报。小夜帮我找来了水,我们围着一个木桩坐下,等药研回来再商量接下来的计划。

“按照RPG游戏的一贯套路,这个地方肯定是主线剧情的重要节点,我们需要触发什么才能继续。”鹤丸从怀里掏出纸笔,几笔勾画出一个简易地图,“而且三日月和髭切也...

刀剑男士不出阵的时候都在干些什么?(番外篇)(2)

全员向 

ooc预警

女性审神者

认真您就输了


其 番外  长发王子与白马公主(2)


两个路人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不去一趟皇宫实在对不起我的勇者身份。

然而站在皇宫的大殿中那一刻我就后悔了。先不吐槽金光闪闪毫无品味的宫殿设计,这如同复制粘贴式的侍卫就足够惊悚。

大众脸的侍卫甲引我上前,国王和王后坐在距离不远的地方,他们面容呆滞显然也是NPC,我放下心,直直的观察起他们来。

国王和王后都是金发碧眼,典型的王族装扮,和故事书里的国王王后没什么区别,说起来就是那种放在大街上一眼就能看出来是王族的人。

国王示意他身边的侍卫展开一幅画像...

刀剑男士不出阵的时候都在干些什么?(番外篇)(1)

全员向 

ooc预警

女性审神者

认真您就输了


其 番外  长发王子与白马公主(1)

我们好像穿越了。

我把脸埋在膝盖,根本不想接受现实。

你能想象吗?我带着队伍,出了本丸,吃着火锅还唱着歌,突然就掉进异世界……这谁能接受得了啊!

“主上,其实你没必要这么沮丧。我们平时穿越时间作战,穿越世界也不是稀奇事吧。”鹤丸拍拍我的肩膀安慰道。

“那换你来穿这个试试看。”我抓住鹤丸的手腕,鹤丸瞄了一眼我的装束,头摇成拨浪鼓。

这个异世界绝对有什么bug,恢复意识后我发现自己不知道何时被一键换装,时政局的制服不知所踪,取而代之的是一条厚重的、缀...

【刀剑乱舞】刀剑男士不出阵的时候都在干些什么?(11)

全员向 

ooc预警

女性审神者

认真您就输了

其十一   为何老刃总是内番加零

夏日炎炎,无心工作。

我丢下笔观察坐在一边的长谷部。说实话不是很懂他们刀剑男士,明明上半身脱得就剩件衬衫,长谷部仍固执地带着他的手套。

“不热吗?”我问他。

“脱掉手套,手心的汗水会把文件浸湿。我会为了您忍耐。”

......请别在奇怪的点上忍耐。

长谷部将处理过的文件整理成一堆,他微微低头,此时从我的角度正好能看见汗水顺着他的下颌流进立领,白衬衫也被浸透显现出肌肉的轮廓。

我自知对制服完全没有抵抗力,在鼻血冲出来之前我先冲出了房间。本想去左文字房间寻...

【刀剑乱舞】刀剑男士不出阵的时候都在干些什么?(10)

全员向 

ooc预警

女性审神者

认真您就输了


其十  胁差组的国王游戏与我与巴西龟(下)


哗啦。

那一刻我仿佛听见了金刀装碎掉的声音。僵硬的回头,堀川表示自己的刀装还好好的揣在身上。身后跟着的胁差组也纷纷表明自己的刀装并无异常。

大概是幻听吧。

“国广?”

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一个超级耳熟的声音传过来。

和泉守捧着堆碎屑走近,“主公?你们?”

天啊,我忘了我派近侍来万屋买木炭的事了!

和泉守一定是受到了极大的打击,捧着刀装碎片整个人杵在那边。堀川国广的左手一紧,连带着我的右手发出咔咔的响声,我吃痛抽手,才发现我和堀川已经可以分开了。...

【刀剑乱舞】刀剑男士不出阵的时候都在干些什么?(9)

全员向 

ooc预警

女性审神者

认真您就输了


其九  胁差组的国王游戏与我与巴西龟(上)


就任审神者到今天,我还是第一次陷入如此令人绝望的困境。

“那个,主上,所谓祸兮福之所伏,您也别太悲观了。”物吉贞宗说。

 如果他说这话的时候没在憋笑我也许能得到一丝安慰 。

我感觉到堀川国广的手心在冒汗,他比我还紧张。身为审神者,安抚自家刀剑男士的情绪也是职责之一,我生硬的扯出个苦笑,用空着的那只手整理好发型,然后站了起来。

“走吧,前往那个没有火枪大炮的我们的战场。”

笑面青江笑的快抖成筛子,“祝君武运昌盛。”...

  1/10  
填坑的速度比不上脑洞的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