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见殊途

【刀剑乱舞】刀剑男士不出阵的时候都在干些什么?(14)

全员向 

ooc预警

女性审神者

认真您就输了


其十四   夏日避暑试胆大会(上)


“说起夏天啊....”

“果然还是和怪谈更配。”

和泉守与青江一唱一和,双双把视线投过来。

“没有制冷装置的本丸,我们身为主人的刀剑,也要努力的想出避暑的方法呢。”

“这是我们向主公尽忠的方式。”

够了,别再用怨念的眼神看我了。我不是都自掏腰包请你们吃西瓜了吗!

“咳咳,你们也知道,咱家本丸去年的业绩评比又是本区域垫底——”

和泉守叹了口气打断我的话,伸开双臂仰面躺下呈大字型。

“我明白。没有业绩就没有奖金,所以今年也注定是没有空...

【刀剑乱舞】刀剑男士不出阵的时候都在干些什么?(13)

全员向 

ooc预警

女性审神者

认真您就输了


其十三   审神者血泪纪实


“我们终于还是走到今天这种地步了吗?吾主。”长谷部蹙起眉,这次他真的是生气了,我看的出来。

可是长谷部,我也不想的。

“放开我,长谷部。”我握紧拳头想甩脱他的束缚,“你说过的,可以为了我做任何事。现在都不作数了?”

“你对我的忠诚,就只有这些?”

听了我的话,长谷部有一瞬迟疑。我趁他没回神从他手里抢走符纸丢进锻刀炉,在长谷部的阻止冲出喉咙前,显示器上就已经出现了锻刀结束的字样。

“看吧,长谷部,这一次一定成。我答应你,最后一次,这是最后一次。”

长谷...

【刀剑乱舞】刀剑男士不出阵的时候都在干些什么?(12)

全员向 

ooc预警

女性审神者

认真您就输了


其十二   建设唯物主义本丸价值观


为了冬季安全用电,此区域的本丸需要进行电力增容。今天正好轮修到我家本丸,刚过晚上九点整个本丸准时停电,陷入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

早就做好准备的长谷部从身后取出支蜡烛点燃,会议室被小小的烛光照亮,营造出几分温馨的氛围来。
“这个月的内番情况不容乐观,”长谷部把内番安排本摊开在桌面上,“几乎都是零收益,再这么下去....”

“等一下,长谷部。”

长谷部的话被笑面青江打断。青江把唯一的照明移到桌面中央,光从他下巴处向上散射,温馨的气氛被硬掰成阴惨。

“...

刀剑男士不出阵的时候都在干些什么?(番外篇)(11)完结

全员向 

ooc预警

女性审神者

认真您就输了


其 番外  长发王子与白马公主(11)


简短的军事会议后我做出了决定。

“请问您要进来了吗?”洋屋的门完全打开到可以看见内部装修的程度,里面的灯盏也依次亮起,“现在进来可以给您B套餐的五折优惠。”

“嗯?爷爷我进去的时候没有听说这个呢。”三日月说,“B套餐为何物?”

“所谓B套餐就是本公司新推出的‘dokidoki’心跳骤停企划的新产品,”被关注的电子音突然来了兴致,竟事无巨细的介绍起来,“包括女性幽灵买一送一,无痛就死,和血液湿身spa等服务,收费仅仅三条灵魂,很划算不是吗?”...

刀剑男士不出阵的时候都在干些什么?(番外篇)(10)

全员向 

ooc预警

女性审神者

认真您就输了


其 番外  长发王子与白马公主(10)


吟游诗人。

既然挂上诗人两个字应该就是那种特别风雅出口成章的文化人吧,先说明白我不是怀疑平安老刃的文化储备,只是好奇被冠上吟游诗人头衔的三日月宗近有什么属性加成罢了。

右手边的歌仙兼定偷偷瞥过来,看来好奇的人不只有我一人。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

三日月盘膝而坐,从腰间的牛皮袋里抽出一把和他如今风格完全不搭配的和扇咻的声展开,一滴露水恰从他头顶的树叶上滴落,扇上绘着的枫叶荻花被露水打湿,红色颜料晕成一片,就像那荻花本就是红色一样。

“...

刀剑男士不出阵的时候都在干些什么?(番外篇)(9)

全员向 

ooc预警

女性审神者

认真您就输了

其 番外  长发王子与白马公主(9)


龙之谷,字面意思是龙所居住的山谷。自渡河后我就一直注意周围的地形,只要找到山谷就说明我们到达了目的地。我早该想到这个异世界的造物主根本不会按常理出牌, 这次又被他坑了个正着。

“药研,你看看我....”

“大将,你的眼睛没问题,也没发烧,更没有中幻术。”药研抢答道,“这里就是你想的那个地方。”

我们现在正站在一座破败的洋房前。

没错,洋房,就是那种百分之八十的冒险RPG里都会出现的废弃洋馆。要说它有什么特别之处,大概就只剩下洋馆名牌上歪歪...

刀剑男士不出阵的时候都在干些什么?(番外篇)(8)

全员向 

ooc预警

女性审神者

认真您就输了


其 番外  长发王子与白马公主(8)


奇怪了。

作为落难王子的歌仙兼定本该是在龙之谷等着我们救援的对象,怎会提前出现在这里?

歌仙接下小夜递的手巾总算擦干净了手,“虽然是文系,作为之定的作品,我可不是用来摆放在玻璃柜中的观赏品。”

算了吧文系,我都看见你凸出的肌肉块了。

“歌仙,告诉我实话也没关系哦。”

“您不认为作为主角之一的我戏份太少了吗?”歌仙一秒回答道。

我就知道是这个原因。

不过歌仙真的很有做主角的气质。

与我们不同,自掉进异世界以来,歌仙是目前唯一在外貌上产生了...

刀剑男士不出阵的时候都在干些什么?(番外篇)(7)

全员向 

ooc预警

女性审神者

认真您就输了


其 番外  长发王子与白马公主(7)


“其实我早就想问了,为什么这里评判东西好坏的标准总要以‘村’为单位来衡定,之前国王说要给我准备‘村里最好的马’,这里获得的剑竟也是‘村里最好的剑’。”

在场的四刃纷纷用‘您怎么现在才想到这个 ’的表情看着我。

“我说错什么了吗?”

小夜用树枝在地上写下两个字指着对我说,“因为这里就是‘村里’。”

瞎说,我们明明在后山。

四刃又换了“愚钝之子不可教”的表情看着我。

“小夜的意思是,这个国家就叫‘村里’。主上您的洞察力真是令人堪忧。”...

刀剑男士不出阵的时候都在干些什么?(番外篇)(6)

全员向 

ooc预警

女性审神者

认真您就输了


其 番外  长发王子与白马公主(6)


“我们只是路过的假面骑士罢了。”那位‘山姥切国广’说。

我跟你们说你们这样不打马赛克就这么赤裸裸的讲出来是会被东映求偿的。

山姥切不以为然的摊开手,“在这个没有逻辑的异世界你说这些有什么用。”

他说的没错,这个世界毫无逻辑可言。

科科,怎么可能会有披在肩上的小外套在高速运动之下还不掉落这样的稀奇事呢。

“您还在考虑这些?”髭切掸掸身上的灰尘,“这是人物设定。”

很好,除了东映,N+也要来求偿了。

“先不说这个,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我退后三...

刀剑男士不出阵的时候都在干些什么?(番外篇)(5)

全员向 

ooc预警

女性审神者

认真您就输了


其 番外  长发王子与白马公主(5)


我一定是眼花了,要不就是我没睡醒。不然为什么在我眼前呈现出的战斗会这么...绚烂多彩啊!

请原谅我匮乏的形容词,因为我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我看见的东西了。

髭切对上敌方三人,我站在他后方,只能看见他动作的残影,说实话这让我有些担心。太刀不同于短刀,并非以速取胜,若过于追求劈碎敌人手中之刃,势必会对自身有所损伤。

“髭切,打不过咱就跑吧!”我躲在后面向他喊道。

“嗯,真难办呢。”髭切微微侧头,“现在撤退的话我就变成落跑切了。”

都什么时...

北原(2017.1—),非著名挖坑运动员,墙上劈叉艺术体操爱好者,杂食动物。

更新时间不定。

当前更新整合在索引页,请点击(电脑端LOFTER)主页“索引”项进行查看。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