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原(2017.1—),非著名挖坑运动员,墙上劈叉艺术体操爱好者,杂食动物。

更新时间不定。

当前更新整合在索引页,请点击(电脑端LOFTER)主页“索引”项进行查看。
 
 

【刀剑乱舞】RE:start !刀剑乱舞(10)

ooc预警

前方高能预警

不一定能填坑预警

女审神者第一人称 

其他设定没想好

写到哪算哪吧(毫无责任发言)

【19】揭露

没有链结系统,那乱舞和习合也不存在?

狐之助点点头肯定了我的猜测。

伤脑筋。

为了掩盖事实,就要用谎言去弥补,可是现下连说谎的机会都不给我。

“时政的官员什么时候能到?”

听见我的问题,狐之助突然背部僵直,片刻后回答我说。

“今晚七时。”

“你刚刚突然僵直是在和时政打电话吗?”

“请不要在意细节,审神者大人。”

“真冷淡啊,狐之助。”

“比起这个,审神者大人,请您先把这次出阵的详细情况向我阐述,狐之助需要数据进行分析。”

狐形...

20 Jul 2018

【刀剑乱舞】RE:start !刀剑乱舞(9)

ooc预警

前方高能预警

不一定能填坑预警

女审神者第一人称 

其他设定没想好

写到哪算哪吧(毫无责任发言)


【17】回归

“什么都会为我完成吗?”

“是,请您随意吩咐。”

“那么可以请你回去吗?从你来的地方。”

“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并不是你的主人,你大概是认错了。”

1-1作为最简单的地图理论上不会掉落打刀。这振压切长谷部多半是迷失在合战场的别人家的刀剑,或者,我能想到的最坏的情况,是失去主人的刀剑男士。

虽然《刀剑乱舞》没有实装暗堕叛逃系统,二次创作中“黑暗刀剑男士”可是大热门。谁能保证我身处的这个世界不带有同人设定?

我不相信命...

19 Jul 2018

【刀剑乱舞】RE:start !刀剑乱舞(8)

ooc预警

前方高能预警

不一定能填坑预警

女审神者第一人称 

其他设定没想好

写到哪算哪吧(毫无责任发言)

注意!!!!!本章节有血腥描写,不适者请慎入!!!!!!!

注意!!!!!本章节有血腥描写,不适者请慎入!!!!!!!

注意!!!!!本章节有血腥描写,不适者请慎入!!!!!!!

【15】崩塌

来到这个世界后,我的梦境变得丰富而真实。记得有本书提到过,梦境是人潜意识的折射。也许是我之前的生活过于平淡乏味,现今被形势推着走的快节奏日常,就连睡梦也不得安宁。

在狩猎小屋过的一夜依旧不安稳,我从睡眠中猝然醒来,心悸不止。

披在身上的外衣滑下来,我赶紧拽住衣角...

15 Jul 2018

【刀剑乱舞】RE:start !刀剑乱舞(7)

ooc预警

前方高能预警

不一定能填坑预警

女审神者第一人称 

其他设定没想好

写到哪算哪吧(毫无责任发言)


【13】获救

“什么啊.....我在这里就要结束了吗?新时代....好想见识一下啊.....”

“说什么呢,主。”吉行扭头狠狠给了我一记头槌,“您不是好好的活在这个时代呢吗!”

被语音持有者吐槽了!

“我只是突然想读一下这句台词。”

 我低声补充,“只有我能念,吉行你不准说这句话。”

“什么?主您大声点我没听清。”

“我说我们要走到什么时候啊!”

函馆此时已是六月末尾,虽地处沿海,可对我这种离不开现代文明利器(空调)的废柴来说,直接暴...

14 Jul 2018

【刀剑乱舞】RE:start !刀剑乱舞(6)

ooc预警

前方高能预警

不一定能填坑预警

女审神者第一人称 

其他设定没想好

写到哪算哪吧(毫无责任发言)


【11】大失策

溯洄通道中时间概念模糊,再次踏上土地只觉得此时现世烈日照的人目眩。

“主?”吉行撑住我后背,“还好吗?”

还好。

右手余温尚在,想必在“通道”中也没有呆很久。

爱染单手撑额扫视四周,“没有异常。主公,要继续前进吗?”

我对函馆的认知几乎全部来自于艺术作品,对新撰组副长土方岁三也谈不上了解。也许是游戏时背景画面先入为主,本以为会嗅到青草的味道,没想到充斥鼻腔的全是海腥味。

“翻过前面的高地就能看见海,主公。”爱染向我确定道,“要向着...

13 Jul 2018

【刀剑乱舞】刀剑男士不出阵的时候都在干些什么?(14)

全员向 

ooc预警

女性审神者

认真您就输了


其十四   夏日避暑试胆大会(上)


“说起夏天啊....”

“果然还是和怪谈更配。”

和泉守与青江一唱一和,双双把视线投过来。

“没有制冷装置的本丸,我们身为主人的刀剑,也要努力的想出避暑的方法呢。”

“这是我们向主公尽忠的方式。”

够了,别再用怨念的眼神看我了。我不是都自掏腰包请你们吃西瓜了吗!

“咳咳,你们也知道,咱家本丸去年的业绩评比又是本区域垫底——”

和泉守叹了口气打断我的话,伸开双臂仰面躺下呈大字型。

“我明白。没有业绩就没有奖金,所以今年也注定是没有空...

10 Jul 2018

“第一次见面?那时我只剩下一只眼看不清,只觉得你白的耀眼。”

“我当时倒是被吓了一跳,没想到被召唤的下一秒就要战斗。”

“那你还不是拿了誉赏?”

“所以你就送了自己的头给我当奖励?”

“为我介错的也是你,就别有怨言了吧。”

“之后的事还记得吗?”

“和你吵架的事?完全不记得了。”

“哦?”

“因为我想记住更美好的事。”

“比如?”

“和你在一起的每时每刻。”

“太狡猾了,主公。”

“虽然我强调我们不是人类,其实一直都期待着你来救我。”

......

“我知道了‘心’不是在这里跳动着的拳状器官,而是存在于你和我之间之物。”

......

“所以你没有食言,鹤丸国永...

04 Jul 2018

阴翳遮日,白刃交错。

一击打散护身之火,再击“髭切”脱手。

说到底也只是肉体凡躯,审神者边战边退,最后被一刀钉在天守阁下。

“你不再退了,因为这后面是你要守住的东西。”天守阁中的“白色房间”正是恶鬼的目标,“你大可像之前那样,舍弃这副残破的躯体,交付权限给下一个‘审神者’。”

“鬼”探身过来,獠牙划伤审神者咽喉处的皮肤。他轻声说。

“我会在那之前把继任者的头斩下来的。”

既然无法通过改写过去扭转坏结局,那就让悲剧在这一幕结束。如果代代相传的只有痛苦和绝望,那么就由我化身为恶。

“您恨我吗?主公。”

“鬼”这么问的时候眼中恢复了一丝清明,但很快理智再次被血色吞没。他摁住刀柄,推着...

04 Jul 2018

“历史不会改变,”审神者说,“你明白的。”

“是啊,历史是不会改变.....那又怎么样?”

几近力尽的付丧神用本体撑起身躯,笑声凄厉。

“明明是付丧神却过于似人,反到是有血有肉的审神者你不懂人心。”

此身修罗、舍弃尊严,被无数次拖回绝望的泥潭。当初许下诺言要为你寻回“心”的我如今丑陋不堪。

可就算如此我也无法救下你。既然历史无法改变,那么就让我——

“毁掉未来吧。”

付丧神抬起头。

眼角血泪蜿蜒,獠牙破骨,撕裂下颚。

曾经代表“正义”的刀剑男士最终堕落为鬼。


04 Jul 2018

“‘欢迎回来’,想必如今你不会对身为叛逃者的我说这句话。”黑色的付丧神踏碎瓦而来,“倒是本丸四处散落着的刀剑,让您颇具剑豪将军的风范。”

“只是您携带着的不是三日月宗近.....源氏?”

付丧神弯起手指轻轻敲击自己太阳穴,作头痛之状。

“我都忘记了,除了‘源氏的重宝’,这对兄弟还有斩鬼除妖的逸话流传于世。”

“所以,您是要用他们来斩了我吗?”

审神者退后压低重心,髭切出鞘。

“想说我自不量力?”审神者说,“鹤丸国永,你太像人了。连人类的狂妄自大都学得十分。” 

审神者颔首,本丸随即分崩离析,凭依其灵力构建的“乐土”回归本源,明蓝色的火焰缠绕身周形成屏障。

——理论上审...

04 Jul 2018
1 2 3 4 5 6 7
© 未见殊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