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见殊途

【刀剑乱舞】故事自他来到这里开始,从我离开此处结束(一篇完结)

ooc预警

高能预警

烛台切光忠x压切长谷部(腐向)要素包含

审神者单箭头长谷部要素包含

【】刀要素包含

请注意避雷

【黑色记事本】

xx年12月23日

人生是怎样的一回事,获得这副身躯之前完全无从了解。

后来看到的、听到的、感受到的一切都告诉我:人生,即不断的轮回往复。只是人在不断的选择中一旦超过某条界限,便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拼命补救也不过是寻求安慰,为时已晚。

她是,他也是。当然我也是如此。

最后的最后,她躺在我怀里,逐渐湮灭在铁腥味中。直到眼睛失去光芒,也没有留下一句话。

那时作为人的我资历尚浅不能理解。后来懂得了一些,却连安慰性的补救都做不到。

我开始尝试写...

审神者端着茶水从廊下路过时,看见长义在翻看画册。他低着头,视线落在纸上,思绪却不在此处。连审神者坐到身边都没有察觉。

直到她从他手中抽走画册。

那是前几天今剑从万屋带回的《妖怪绘卷》。被反复翻阅的那页画着的正是传说中能读取人心的妖物山姥。

长义他对山姥切的称号十分执着。

“为什么呢?”

像在自言自语,也像在问坐在身边的他。

作为山姥切国广的本科,无论有没有这个称号都不重要。他被仿造,不是因为“山姥切”之名。而是因为他本身足够优秀。

“我所在意的并非虚名。”

长义回神,回答说。

“若我失去了传说,会就这样消失吧。”

审神者顿悟。

是啊。

没有人类信仰的“神明”,终会湮灭在...

【刀剑乱舞】不应当,我只是一个NPC(1)

ooc预警

前方高能预警

私设预警

极化山姥切国广x女性审神者


彩绘玻璃红地毯,教堂钟声白信鸽。

神父先生站在我面前,面带微笑,他示意我把手放在圣经上。我照做,另一只手和我并排放着,我不敢回头,生怕看到对方的表情。

“山姥切先生,你愿意接受这位小姐作为你合法的妻子吗?”

一切的一切都如同童话故事般美好,除了这场婚礼的女主角是我本人这一点。

“我....愿意。”

山姥切的声音在教堂中回荡又回荡,参加婚礼的宾客纷纷噤声,我的后背快要被众人的目光烧出洞来。神父先生的视线转移,他目光炯炯的盯着我,就像我脸上刻着耶稣受难像。

“那么你愿意嫁给山姥切先生为妻,无论生老病死,贫穷富贵...

【刀剑乱舞】我在十四中门口修自行车·番外1

ooc预警

私设预警

是个没有营养的短篇(可能没有后续)

烛婶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我在十四中门口修自行车。

元月接近尾声,气温暂时回暖。可是我的生意却完全没有回暖的迹象。

早七点的铃声响过,接送学生的家长纷纷离开,学校附近安静下来。我擦净沾了露水的板凳,找个向阳的地方坐下,正准备打开保温杯嘬一口泡了枸杞的姜茶,一辆电动车吱的一声刹在我面前。 

毕竟修理电动车这种工作和我的专业不对口,我头都没抬,摆摆手示意来人去隔壁建设路上找电动车修理店。

“往前走右拐,有个....”

没想过对方没有听我指路的意思。唰的一声,一张超大海报展开在我面前。

反射着阳光的蓝...

【刀剑乱舞】RE:start !刀剑乱舞(22)

ooc预警

前方高能预警

不一定能填坑预警

女审神者第一人称 

其他设定没想好

写到哪算哪吧(毫无责任发言)


【3】

“阿琉姬小姐,接下来是时之政府下达的紧急指令,请您查收。”

…….

“吉行你拍一下,这东西怕是坏掉了。”

吉行狐疑的瞅了我一眼,伸手朝着苏言机的上方敲击。

咯噔。

苏言机发出不祥的声响。

嘀嘀嘀——

“阿琉姬小姐,接下来是时之政府下达的….”

我脱掉制服猛地把苏言机扣在里面,拉开门,准备一个投掷让这东西飞的远远的。

可恶。

我早猜到时之政府没这么好心免费送我道具,可完全没想到他们会大手笔到把一次性的苏言机当通讯器来用!

亏我还一...

【刀剑乱舞】漫长的告别

虽然题目长这个样,其实不是刀。

ooc预警

前方高能预警

梗源来自 @隐姓埋名的猫山猫团 

我估计我写跑题了。

请不要在意啊。

写在长谷部刀帐日这一天,也是我给他的答案。
(今天不是九号今天不是九号今天不是九号长谷部我错了啊啊啊)

【1】

“长谷部,你听说过孤独死吗。”

审神者的手指从报纸上划过,墨迹染黑指尖,她不在意。

“家中的水电气断了,信箱里塞满了邮件,公寓房里鸦雀无声。邻居们不会敲门。没有人来,也没人离开。”

她说。

“我以后也会是这样吧。”

长谷部背对着听她讲话,收拾文书的手停下来。他知道该如何效忠,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主人现在的问题。...

【刀剑乱舞/黑暗本丸】欢迎来我家本丸做客·现在可以公开的情报(2)

关于黑暗本丸(以下简称做客本丸)的故事,请允许我做出一些解释。


做客本丸系列背景是黑暗本丸,前期虽然看起来比较轻松....大概大家也感觉到了后期越来越黑的情况。(讲真,写的时候我超愉快!比起轻松娱乐向,我本人更喜欢残酷的人性。)

接下来我分别对出场人物做出一点设定补充,以便于大家理解。

1,压切长谷部·贪婪

作为前期出场的刀剑男士,长谷部被放在系列第一篇(理由当然是....对不住我本体是压切婶,我走的后门)。在做客本丸中其实只有七刃是真实存在的,其他出场的刀剑男士都是幻象(石切丸部分时再做解释)。长谷部作为第一个“暴露”的刀剑男士,无论是从“审神者”对他的“惩罚”上,...

【刀剑乱舞/黑暗本丸】欢迎来我家本丸做客·石切丸篇

大概?没有主线的短篇集

ooc预警 存在私设 

注意!本章节有血**腥***描写,请斟酌阅读!

女性审神者   

不要相信题目系列

一句话简介:被时之政府派遣前往黑暗本丸的审神者....等待她的命运是....?


风铃的声音、布料间的摩擦声、鸟鸣声。

手指在皮肤上划过,有一点冰凉。

现在已经没有余韵去思考这些。

如同海上之舟。

他带来的风推动着浪潮,一波一涌,接连着不曾停息。

直至呼吸凝滞。直至思考停止。

就算用力的向上伸出手,能抓住的也只有最近的那个人而已。

“......”

耳边温热。一次次呼唤你的名字。...

【刀剑乱舞/片段】雨

雨还没有停。

困在校舍的学生们终于耗尽耐心,纷纷喧嚷起来。少年们追逐嬉闹。少女们则靠着栏杆若有所思。

“林檎,怎么了?”

“.....没什么。”

林檎捻了捻被雨水打湿的头发,低下头,从积水中看天空的倒影。

“佳奈。”

“嗯?”

“雨若停了,你就先回去吧。”

“欸?”

林檎把提包交到友人手里,双手合十,满是歉意的笑着。

“我突然想起有东西忘记拿,一会儿追上你。”

林檎从屋檐下冲出去,身影很快被雨幕包裹,消失在教学楼的拐角。佳奈抱着两人份的书包,不知所措。

“真是的,这家伙,到底要去哪里啊。”

****

“林檎”在校舍与校舍间隙停下脚步,环视四周确认身处视线死角后,压低

就算我不讲明,你们也知道我在说哪个本丸。


姑且提一下。


山姥切长义睡相不错。直板板躺在那,呼吸声都几乎听不见。倒是审神者,晚上不抠会儿手机绝不可能入睡。


并非要讨论老年刃与年轻人睡相的问题。

我们来说点少儿不宜的。


大概是长义来了一年左右的那个时间。中间发生了很多这样那样复杂曲折又狗血的故事。总之这两个人终于明白了对方的心意,以自己最真实的模样,在一起了。


不是监察官和下属,而是山姥切长义和审神者。


你们也知道的,在长义来本丸之前特意隐瞒了自己刀剑男士的身份。


虽然他嘴上不提,心里还是挺在意的。


于是某个晚上。直挺挺躺在旁边的山姥切长义突然开口,隔...

北原(2017.1—),非著名挖坑运动员,墙上劈叉艺术体操爱好者,杂食动物。

更新时间不定。

当前更新整合在索引页,请点击(电脑端LOFTER)主页“索引”项进行查看。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