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见殊途-开学式神隐中

填坑的速度比不上脑洞的速度。

轻度社障,希望能和你好好相处。

微博ID @音羽殊途

杂食。

【刀剑乱舞】花折

前方高能预警。

致郁向玻璃渣。

如有不适请允许我先在这里道歉。

压切婶(伪)

同背景:【刀剑乱舞】人偶

人偶后续:【刀剑乱舞】枷锁

这里是《人偶》的审神者死亡if线

此处在战场上死去的不是压切长谷部而是初代审神者。



【1】

“如果我英年早逝,请将我葬在绸缎中,用情歌中的词句为我送行。”

我曾对他说过这样残酷的话。

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有想过一语成谶。死是一瞬间的事,甚至都没有好好道别。

【2】

在与时间溯行军的遭遇战中我因失误丢掉了性命。

换句话说,我死掉了。只是现在看来,在意识消散前还不算真正死亡。

长谷部似乎把我的遗体带回了本丸,刚恢复理智时,我...

【刀剑乱舞】刀剑男士不出阵的时候都在干些什么?(12)

全员向 

ooc预警

女性审神者

认真您就输了


其十二   建设唯物主义本丸价值观


为了冬季安全用电,此区域的本丸需要进行电力增容。今天正好轮修到我家本丸,刚过晚上九点整个本丸准时停电,陷入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

早就做好准备的长谷部从身后取出支蜡烛点燃,会议室被小小的烛光照亮,营造出几分温馨的氛围来。
“这个月的内番情况不容乐观,”长谷部把内番安排本摊开在桌面上,“几乎都是零收益,再这么下去....”

“等一下,长谷部。”

长谷部的话被笑面青江打断。青江把唯一的照明移到桌面中央,光从他下巴处向上散射,温馨的气氛被硬掰成阴惨。

“...

【刀剑乱舞】不完全付丧神与伪物巫女(下)完结

ooc预警   私设遍地是   

cp 鹤丸国永 x 朝仓名  

审神者有名字请自行避雷,不过基本上是成为审神者之前的故事


【刀剑乱舞】不完全付丧神与伪物巫女(上)

【刀剑乱舞】不完全付丧神与伪物巫女(下)完结


【4】

“我是鹤丸国永。”鹤丸第三次自我介绍,朝仓像没听见一样无视他向前走,要不是她走起来同手同脚,鹤丸真的就要相信她毫无动摇了。

“为什么装作看不见我?因为我不科学吗?”鹤丸指着自己的脸说,“你是巫女吧,神还是相信的吧。”

朝仓对巫女两个字有了反应,她僵着身体回头。

“巫女?...

【刀剑乱舞】不完全付丧神与伪物巫女(上)

ooc预警   私设遍地是   

cp 鹤丸国永 x 朝仓名  

审神者有名字请自行避雷,不过基本上是成为审神者之前的故事

【刀剑乱舞】不完全付丧神与伪物巫女(上)

【刀剑乱舞】不完全付丧神与伪物巫女(下)完结


“说起来,在来到这里之前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突然被自家审神者这么询问,鹤丸国永筷子上的青椒掉下来落在盘子里。

“你在吃惊什么吗?”

鹤丸摆摆手,“都这个年代了,主上你还在使用这么老套的搭讪方式。这足够让我吃惊了。”

【1】

按照惯例,故事发生前我们应该对故事发生的背景进行介绍。...

【刀剑乱舞】枷锁

前方高能预警。

还是玻璃渣,抱歉(鞠躬)

前文【刀剑乱舞】人偶的后续。

可以接受的请继续。


“探视时间有限,尽量说些积极向上的话题。”护士长一边在纸上记录一边嘱咐道,“你是她的近侍刀吧,拿着这个直接过去,会有人帮你开门的。”

听见近侍刀三个字长谷部下意识的点了头,但实际上他的主人另有他人。

长谷部看向现主的方向。那位审神者分明听见了他与护士长的的对话,却装作不知情的样子,对上他的视线也只是笑了笑,示意他自由行动。

“您跟过来却又不问我来到这里的缘由。”长谷部回到现主身边,手里的通行证被他握出折痕,“主,若您有不满,我可以...”

审神者闻言放下手中的报纸,错愕写在脸上。

【刀剑乱舞】人偶


前方高能预警。

致郁向玻璃渣。

如有不适请允许我先在这里道歉。

压切婶(伪)

really?


后续请走【刀剑乱舞】枷锁

【0】

“真吵,”某个人向天空伸出手,仿佛要把那染红天空的夕阳握在手中一般,“就这么结束真不甘心啊。”

远处战马嘶鸣声与将死之人的呻吟声混在一起,空气里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腥臭味。异状的人形提着刀接近,生满獠牙的脸在嗤笑。

凶刃落下。

【1】

审神者离开本丸第××天,这里终于出现了某种异状。我作为压切长谷部,审神者离开前最后任命的近侍,有责任将这里发生的事情记录下来,以供审神者回城后审查。
只是审神者离开的太久,我已忘记之前是怎样称呼她...

刀剑男士不出阵的时候都在干些什么?(番外篇)(11)完结

全员向 

ooc预警

女性审神者

认真您就输了


其 番外  长发王子与白马公主(11)


简短的军事会议后我做出了决定。

“请问您要进来了吗?”洋屋的门完全打开到可以看见内部装修的程度,里面的灯盏也依次亮起,“现在进来可以给您B套餐的五折优惠。”

“嗯?爷爷我进去的时候没有听说这个呢。”三日月说,“B套餐为何物?”

“所谓B套餐就是本公司新推出的‘dokidoki’心跳骤停企划的新产品,”被关注的电子音突然来了兴致,竟事无巨细的介绍起来,“包括女性幽灵买一送一,无痛就死,和血液湿身spa等服务,收费仅仅三条灵魂,很划算不是吗?”...

刀剑男士不出阵的时候都在干些什么?(番外篇)(10)

全员向 

ooc预警

女性审神者

认真您就输了


其 番外  长发王子与白马公主(10)


吟游诗人。

既然挂上诗人两个字应该就是那种特别风雅出口成章的文化人吧,先说明白我不是怀疑平安老刃的文化储备,只是好奇被冠上吟游诗人头衔的三日月宗近有什么属性加成罢了。

右手边的歌仙兼定偷偷瞥过来,看来好奇的人不只有我一人。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

三日月盘膝而坐,从腰间的牛皮袋里抽出一把和他如今风格完全不搭配的和扇咻的声展开,一滴露水恰从他头顶的树叶上滴落,扇上绘着的枫叶荻花被露水打湿,红色颜料晕成一片,就像那荻花本就是红色一样。

“...

刀剑男士不出阵的时候都在干些什么?(番外篇)(9)

全员向 

ooc预警

女性审神者

认真您就输了

其 番外  长发王子与白马公主(9)


龙之谷,字面意思是龙所居住的山谷。自渡河后我就一直注意周围的地形,只要找到山谷就说明我们到达了目的地。我早该想到这个异世界的造物主根本不会按常理出牌, 这次又被他坑了个正着。

“药研,你看看我....”

“大将,你的眼睛没问题,也没发烧,更没有中幻术。”药研抢答道,“这里就是你想的那个地方。”

我们现在正站在一座破败的洋房前。

没错,洋房,就是那种百分之八十的冒险RPG里都会出现的废弃洋馆。要说它有什么特别之处,大概就只剩下洋馆名牌上歪歪...

刀剑男士不出阵的时候都在干些什么?(番外篇)(8)

全员向 

ooc预警

女性审神者

认真您就输了


其 番外  长发王子与白马公主(8)


奇怪了。

作为落难王子的歌仙兼定本该是在龙之谷等着我们救援的对象,怎会提前出现在这里?

歌仙接下小夜递的手巾总算擦干净了手,“虽然是文系,作为之定的作品,我可不是用来摆放在玻璃柜中的观赏品。”

算了吧文系,我都看见你凸出的肌肉块了。

“歌仙,告诉我实话也没关系哦。”

“您不认为作为主角之一的我戏份太少了吗?”歌仙一秒回答道。

我就知道是这个原因。

不过歌仙真的很有做主角的气质。

与我们不同,自掉进异世界以来,歌仙是目前唯一在外貌上产生了...

1 2 3 4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