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原(2017.2—),非著名挖坑运动员,墙上劈叉艺术体操爱好者,杂食动物。

更新时间不定。

当前更新整合在索引页,请点击(电脑端LOFTER)主页“索引”项进行查看。
 
 

【刀剑乱舞】我在十四中门口修自行车·续13

ooc预警

私设预警

是个没有营养的短篇(努力让他有后续)

烛婶 


青年女子为何徘徊街头——是福利设施的失责还是家庭破裂造就的恶果?

震惊!妙龄女哭诉有家不能归背后的故事。

说不清的恶缘,道不明的情感,理还乱的关系!“她”与“他”与“他”与“他”与“他”之间到底.....


“够了!”我忍无可忍的暴起,抓起桌上放了三天硬的可以锤墙的面包塞进中二生嘴里,“这都是些什么东西!”

中二生面色不改,在一桌人惊诧的目光下就着凉水把面包咽下去。

“可能会是明天本地日报头条的标题。”他说。

我问的不是这个!

“解释一下,他为什么在这里!”

我和白衣男同时拍桌异口同声。...

11 Mar 2018

【刀剑乱舞】我在十四中门口修自行车·续12

ooc预警

私设预警

是个没有营养的短篇(努力让他有后续)

烛婶 


破烂木门从里面被拉开,咪酱难得皱着眉,一副要说教的表情。

我把背上的人向上托了托赔笑道。

“咪酱,我有一个坏消息和一个好消息,你要先听哪个?”

-----------------------

时间回到一小时前的便利超市。

“咳咳...唔...咳咳,终于...找到您了....要和我一起玩吗?”

这位不知名的小朋友(根据声音判断),要我陪你玩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你的身体状态怎么看都不是玩的时候吧。

腹诽卡在胸口回荡,头脑也稍微冷静下来。考虑到这可能是我作为人类代表首次与非科学物质进行会晤的历史性时...

10 Mar 2018

【刀剑乱舞】我在十四中门口修自行车·续11

ooc预警

私设预警

是个没有营养的短篇(努力让他有后续)

烛婶 


“名字的由来?”男人揉搓着番茄上干涸的泥点,“因为斩断了烛台。很不帅气对吧。但我对那个人并无怨恨。”

“名字是爱着你的人对你的期望和祝福,要好好的珍惜。”

名字是最简短的言灵,寄托着最初的爱意。所以,我不能忘记。

-------------------------------------------------------------------------


托那场意外的福,我过了几天清静日子。

白衣男自那日后鲜有往来,再加上我时常溜出去躲着,几乎没有再见面。本以为能一直就这么平静到跨年,事...

14 Feb 2018

【刀剑乱舞】我在十四中门口修自行车·续10

ooc预警

私设预警

是个没有营养的短篇(努力让他有后续)

烛婶(可能)

我坐在十四中门口,不知所措。三个男人手下动作不停,彼此间电光火石一副要把修车事业继承下去的认真。搞不懂他们的脑回路,我那廉租房到底有什么好,实在想住我搬出去让给你们不就行了?

“不行!”三个人异口同声道。

“重要的不是房间,是你。”中二生撩起自己的长发,“这一点您早就意识到了不是吗?”

我重要你们还抢我零食霸占我床?

懒得吐槽他们。

很快分针在表盘上划过四分之一个圆,恰好赶上对面十四中午间休息的铃声响起。咪酱放下扳手,第一个举手示意。

也难怪他拔得头筹,跟着我出过摊总比其他两人多些经验 。只...

10 Feb 2018

【刀剑乱舞】我在十四中门口修自行车·续9

ooc预警

私设预警

是个没有营养的短篇(努力让他有后续)

烛婶(可能)

简直丧心病狂!万万没想到,我躲得过初一,转过身就狠狠的摔倒在十五。

从刀剑博物馆回来的第二天,我刚迷迷糊糊的从地上醒来就听见门口吱呀吱呀的怪声。揉揉糊住的眼,视线越过在一边嚼着年糕的中二生,隐约看见玄关一黑一白两个僵持的人形。

“什么情况?”我伸手去够中二生手里的盘子,他不动声色侧身躲过我的手把最后的年糕塞进嘴里。

等等!这年糕是我昨天买回来的吧!为什么我一口都没吃上!

中二生无视我的抗议,嘴里含糊的回答道,“刚刚来了个自称你未婚夫的男人,咪——咪酱不让他进来。”

咪咪酱是谁?

中二生翻翻眼摊开手,手...

30 Jan 2018

【刀剑乱舞】我在十四中门口修自行车·续4

ooc预警

私设预警

是个没有营养的短篇(随时可能没有后续)

烛婶(可能)


我来总结一下。

关于动画中战斗场面的描绘,大多是采用了夸张的表现手法,短短几秒钟能完成的动作,展现在荧幕上就成了带着背景音乐与激情音效的华丽画面。

咚咚蹡蹡的效果音?哗哗哗的衣袂翻飞?

抱歉, 至少以反应速度如我的正常人类水准是什么都没听见,什么也没看清。战斗似乎在一瞬间就结束了。

当然不是依靠连扳手都没带的我。

现在我正躺在男人怀抱里,和早上来十四中路上时差不多的姿势。空着的双手刚好可以用来捂住脸,甚好甚好。

“主公,您突然冲过去让我很困扰。”抱着我的男人皱着眉抱怨道。

“抱歉。”...

07 Jan 2018

【刀剑乱舞】我在十四中门口修自行车·续3

ooc预警

私设预警

是个没有营养的短篇(随时可能没有后续)

烛婶(可能)


“现在就告诉我,我失忆之前是不是拯救过世界。”

忍无可忍抓住面前之人的领口,单脚撑地双手握把的中二青少年双颊浮起微红。

“就这么想让我染上你的颜色吗? ”

依旧是熟悉的答非所问。

我是失忆,不是眼瞎。这几天出现在身边的陌生人,不约而同留下的“等着你” ,无论我直球追问还是拐弯抹角的套话,他们宁愿憋红脸咬到舌头都不肯透漏更多的信息。

说不奇怪都是假的。来来往往中最奇怪的就是我身边的这位。

西装搭配毛线手套,和帅气完全搭不上边的蹲姿。男人正努力把旧轮胎从二手车上拆卸下来回收。...

06 Jan 2018

【刀剑乱舞】请恕我拒绝(2)

ooc预警  私设预警  

关于寝当番的猜想

并没有福利



笑面青江的场合


惊人的事实——参与寝当番排班的并非只有短刀。

大胁差笑面青江敲门进来的时候我正在收拾给短刀使用的毛绒玩偶。

笑面青江歪着头看我,“我喜欢那个竹子熊猫。”

谢谢,我也喜欢。

一秒把玩偶塞回橱柜,真后悔之前没有给橱柜配把锁。

“还没有准备好吗,我的主人。” 

青江的声音出现在较低的位置,他趁我收拾玩偶的间隙迅速换上睡衣钻进我的被褥,一手还拍着枕头。“我随时都可以哦,我是说入睡。” 

“很遗憾,你的位置在这边。...

19 Dec 2017

【刀剑乱舞】拿什么拯救你,我的阿鲁机(短篇完结)

前方高能预警

严重ooc预警

审神者没有名字,性别不明,所以是bl向还是bg向任君喜欢

cp  审神者  and 长谷部 

OK?


审神者是何许人也。

“上能除妖,下能驱鬼。动动手指迷障消散,他一瞪眼,可不得了了,方圆百里电闪雷鸣,寸草不生。”

以上都是瞎扯。

审神者轻轻咳了两声,歌仙兼定险些掉了手中抚尺。紫发的付丧神瞬刻附身向前,扶住审神者的肩膀。

“要紧吗?胸闷吗?喝点热水?”歌仙恨恨叹气摇头,“我就说不要您随便起来,万一出了什么事....”

审神者伸手捞来一把折扇挡在歌仙脸...

13 Nov 2017

【刀剑乱舞】刀剑男士不出阵的时候都在干些什么?(12)

全员向 

ooc预警

女性审神者

认真您就输了


其十二   建设唯物主义本丸价值观


为了冬季安全用电,此区域的本丸需要进行电力增容。今天正好轮修到我家本丸,刚过晚上九点整个本丸准时停电,陷入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

早就做好准备的长谷部从身后取出支蜡烛点燃,会议室被小小的烛光照亮,营造出几分温馨的氛围来。
“这个月的内番情况不容乐观,”长谷部把内番安排本摊开在桌面上,“几乎都是零收益,再这么下去....”

“等一下,长谷部。”

长谷部的话被笑面青江打断。青江把唯一的照明移到桌面中央,光从他下巴处向上散射,温馨的气氛被硬掰成阴惨。

“...

10 Nov 2017
1 2 3
© 未见殊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