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见殊途-开学式神隐中

填坑的速度比不上脑洞的速度。

轻度社障,希望能和你好好相处。

微博ID @音羽殊途

杂食。

【刀剑乱舞】拿什么拯救你,我的阿鲁机(短篇完结)

前方高能预警

严重ooc预警

审神者没有名字,性别不明,所以是bl向还是bg向任君喜欢

cp  审神者  and 长谷部 

OK?


审神者是何许人也。

“上能除妖,下能驱鬼。动动手指迷障消散,他一瞪眼,可不得了了,方圆百里电闪雷鸣,寸草不生。”

以上都是瞎扯。

审神者轻轻咳了两声,歌仙兼定险些掉了手中抚尺。紫发的付丧神瞬刻附身向前,扶住审神者的肩膀。

“要紧吗?胸闷吗?喝点热水?”歌仙恨恨叹气摇头,“我就说不要您随便起来,万一出了什么事....”

审神者伸手捞来一把折扇挡在歌仙脸...

【刀剑乱舞】刀剑男士不出阵的时候都在干些什么?(12)

全员向 

ooc预警

女性审神者

认真您就输了


其十二   建设唯物主义本丸价值观


为了冬季安全用电,此区域的本丸需要进行电力增容。今天正好轮修到我家本丸,刚过晚上九点整个本丸准时停电,陷入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

早就做好准备的长谷部从身后取出支蜡烛点燃,会议室被小小的烛光照亮,营造出几分温馨的氛围来。
“这个月的内番情况不容乐观,”长谷部把内番安排本摊开在桌面上,“几乎都是零收益,再这么下去....”

“等一下,长谷部。”

长谷部的话被笑面青江打断。青江把唯一的照明移到桌面中央,光从他下巴处向上散射,温馨的气氛被硬掰成阴惨。

“...

【刀剑乱舞】归零

前方高能预警

留守语音衍生 

轻度 青江婶  

ooc有 私设严重 


更深露重。

审神者夜深归来,在本丸院落的柳树下遇见抱刀而眠的大胁差。石灯笼里萤火虫一明一灭,微弱的光打在笑面青江的眼睑上,审神者停住脚步不忍上前。

她也说不清楚自己是怕扰了他的清梦还是别的什么。说到底还是近乡情怯,不知道许久不见后第一句话该说些什么罢了。

笑面青江还未睁眼嘴角先划出一个弧度。

“欢迎回来。”他说,“你不在的时候这里连幽灵都不会出现,可是悠闲得很呢。”

审神者揣摩再三,认定自家近侍的语气里没有任何抱怨才走近,夺了青...

【刀剑乱舞】刀剑男士不出阵的时候都在干些什么?(2)

全员向

ooc预警

女性审神者

认真您就输了


其二 本丸怪谈


“您听说过...本丸的不可思议事件吗?”

青江食指放在唇边,他勾起的嘴角怎么看都带着某种危险的气息,但见得多了就完全影响不到我了。

“反正就是些‘石切丸的机动’、‘乱的性别’、‘和泉守的心理年龄’这样的话题吧。”

因为跑得太慢,太可爱,最年幼就被推上怪谈的位置实在有些不公平。

青江的眉头微微蹙起,“您认为我是这么无聊的人吗?”

不不不,某种意义上您相当有趣了。

“那我就...洗耳恭听?”

我把准备好的茶水连着茶点推过去,笑面青江正坐着摆出说书人的架势。

“今天我来讲...

【刀剑乱舞衍生】谁是凶手(木曜日)【23】-【26】完结

【我也不知道该打什么paro 反正故事背景不在本丸就对了】

【依旧是开放式结局】

【原创女主注意 无cp向注意】

【ooc预警  几乎全是私设】

木曜日

【23】

我曾以为世界上任何事物都能用科学解释,但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样。两天前才走过的小路完全消失,森林只是森林,根本没有人工修缮出道路的痕迹,我确实不是黄昏馆的常客,但不至于连走过的路都不记得。泊在路边下了车,树木特有的味道让我恐惧和愤怒的情绪稍微平复了一些。

原来三日月宗近曾对我说过的‘想要答案就从身边找’是这个意思,真是高明的挑衅。

在青江前辈那里找到的照片新旧程度不一,最早的距今超过60年...

【刀剑乱舞衍生】谁是凶手(木曜日)【20】-【22】

【我也不知道该打什么paro 反正故事背景不在本丸就对了】

【依旧是开放式结局】

【原创女主注意 无cp向注意】

【ooc预警  几乎全是私设】

木曜日

【20】

废旧仓库的灰尘味道真让人不爽快,差不多该放弃了吧。靠着墙壁坐着的男人对着我露出奇怪的表情。

“果然是你。”男人额上的血滴进他金色的眸中,双眼终于变成了一样的颜色。

 ——————————————————————————————————————

我突然惊醒,梦境中的场景历历在目,仿佛还能嗅到手指间血的腥臭味。胃里翻腾头痛的要炸开,昨晚摄入的酒精开始发挥它的副作用,却无法让我忘记...

【刀剑乱舞衍生】谁是凶手(水曜日)【16】-【19】

【我也不知道该打什么paro 反正故事背景不在本丸就对了】

【依旧是开放式结局】

【原创女主注意 无cp向注意】

【ooc预警  几乎全是私设】

水曜日

【16】

幼时的记忆很模糊,只有一件事我记得很清楚。

那天晚上和哥哥坐在有着青草香气的公园里,我看见的英仙座流星雨。真是奇迹般的美景。

—————————————————————————————————————

“前辈,您不觉得最近您的出现率高的离谱吗?”

我靠在门上,这个时间应该在工作岗位上的青江前辈手里捧着一束花站在我面前。

“不让我进去吗?”他把花束中的卡片摆放好,卡片上是‘祝早日康复...

【刀剑乱舞衍生】谁是凶手(火曜日)【14】-【15】

【我也不知道该打什么paro 反正故事背景不在本丸就对了】

【依旧是开放式结局】

【原创女主注意 无cp向注意】

【ooc预警  几乎全是私设】

火曜日

【14】

“吾名三日月宗近,是这座黄昏馆的主人。”庄园之主坐在我对面,右手的扇子轻轻晃动,他身边的仆从随即将茶水奉上。

在酒吧见过的那位仆从将茶盏放在我面前,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感觉他藏在兜帽里的眼睛狠狠的剜了我一下,似乎对我有很大的敌意。

“您邀请我来这里有什么事?”我不想和他绕圈子,“既然找到了警察局,您是知道我的身份的吧。”

我不认为这个人会随便邀请一个陌生人来自家庄园做客,我和他一样,来...

【刀剑乱舞衍生】谁是凶手(火曜日)【12】-【13】

【我也不知道该打什么paro 反正故事背景不在本丸就对了】

【依旧是开放式结局】

【原创女主注意 无cp向注意】

【ooc预警  几乎全是私设】

火曜日

【12】

私自脱离工作岗位,我做好了被处分的准备。回到刑事部办公室,等着我的是低气压围绕的和泉守学长。

“和泉守警视,”我决定先承认错误,“我...”

“梦野警部补,从今天开始你手上那个案子就不要做了。”和泉守说出我完全没想过的话,“先跟着加州清光他们去调查长街的爆炸案。”

开什么玩笑,让我接手这个连环案件不是长曾弥警视长的意愿吗?不是要找出上面故意掩盖的真相吗?这个时候让我放弃是什么意思。...

【刀剑乱舞衍生】谁是凶手(火曜日)【10】-【11】

【我也不知道该打什么paro 反正故事背景不在本丸就对了】

【依旧是开放式结局】

【原创女主注意 无cp向注意】

【ooc预警  几乎全是私设】

火曜日

【10】

没有绚丽的霓虹灯,这间酒吧入了夜之后很不起眼。我把手藏进袖子,呼出的白色雾气化在夜色里。

水色头发的年轻人推门出来的时候脸上带着温暖的表情。他提着的纸盒里散发出甜腻的香气,比起那些手工糕点,更吸引我的是这个年轻人脖颈间流过的生命力。

看见我的脸,他一时愣神。我向他走过去,缩短了我们之间的距离。

过来吧,再招待我一杯红色的饮料怎么样?

-------------------------...

1 2 ————